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十九章 文藝女青年

第十九章 文藝女青年

    《十八歲的天空》不是第一部找沈林,被他拒絕的戲…

    不對,應該說被常麗拒絕掉…

    之前已經有好幾個作品想通過常麗聯系沈林,都被老師直接拒絕了。

    其實,沒有所謂的硬性規定,只是不鼓勵,還有相關的懲罰措施︰大一大二課比較滿。你如果出去接戲就相當于你翹課了,翹課的下場嘛…不及格都是小事,讓你重修一遍,或者直接開除也是有的!

    沈林肯定想演戲…

    不說別的,多賺點錢也是好的嘛。

    但他確實承擔不了翹課之後的後果。

    老師根本不會管你是誰,說了開除真的就開除!

    所以,這次的《十八歲天空》,他也沒怎麼細想,再說了,他也不認識李濟昌、劉德洪,壓根不知道找他的戲是《十八歲天空》…

    他忙著攻略俞姐姐…

    不是,應該說快速跟俞姐姐拉近關系。

    原時空,大概知道她的一點信息︰性格獨立、自主,其它的沒了…

    就很神秘!

    這樣的阿姨,不好弄啊!

    善良?

    再怎麼善良,人家也不會主動跟你親近起來的。

    聊房產信息?

    他懂個屁的房產!

    還是聊《銀杏銀杏》吧…

    校門口的書店,買了本須蘭的《銀杏銀杏》,然後看到了旁邊的《沙僧日記》…

    那是他的作品,銷量還行。

    就是一部蹭《悟空傳》熱度的作品!

    《悟空傳》之後,《唐僧日記》、《天蓬傳》,很多人跟風寫,沈林照著整了個《沙僧日記》,是以沙僧的視角寫的日記,記錄西游途中種種瑣碎的事…

    反正賺了一點錢。

    名聲沒有…

    他甚至不敢用本名!

    太丟人了!

    沒辦法,穿越沒帶優盤,實在寫不來經典巨著,《沙僧日記》這種全篇不到五萬字,段落簡單的文字最合適!

    為什麼要出書?

    賺錢,順便混個文藝青年、才子的名號,好約火包…不是,好跟人溝通嘛…

    其實,最好的辦法是混成搖滾青年,可他不愛喝酒,更不愛放縱自己…

    更沒有覺得不自由啥的。

    搖不起來!

    ……

    趕緊把《銀杏銀杏》讀了一遍,然後回憶一下以前看過的小說——他沒看過這電影,只知道是段亦宏和俞妃鴻主演。

    但他在很多華娛小說都看過《愛有來生》,甚至他自己都寫過…

    反正故事框架就在那!

    對比一下,老實說,看完原著,第一想法俞妃鴻真的不合適角色。

    她年紀太大了…

    書中的阿九二十歲上下,俞妃鴻演這個角色的時候已經三十五歲了。

    雖然她保養得好,阿九的形象偏冷淡,但…還是不合適。

    這玩意不是演技可以彌補的…

    年齡感很直觀的!

    就你看松下紗榮子就適合輕熟女造型,你讓她去演蘿莉、女學生,太扯淡了…

    暗黑界都明白的道理,不知道咱們的娛樂圈為啥不懂?

    而且,他第一感覺,這個故事改編成電影,不能這麼直接改編,尤其是《愛有來生》這種改法很不合適…

    故事的主視角應該是阿明,也就是段亦宏的角色,既然他已經明白了不應該打擾轉世後的阿九,為什麼還要告訴阿九這個故事呢?

    舔的不夠徹底啊!

    或者說深情的程度不夠!

    當他跟俞妃鴻見面,後者看到他手上拿著《銀杏銀杏》,兩人初步交流了一下,沈林說了自己的看法,後者反駁︰“如果不告訴她,這個故事怎麼展開?”

    “用阿明的視角,阿明等了50年,為了再續前緣。可是就在這最後的關頭悟到了這個道理,于是放棄了相見…”

    “但如果放棄相見,這個輪回的目的是什麼?”

    “…不知道。”沈林見她急了,趕緊解釋︰“這只是一個男性讀者的內心看法…”

    他哪知道這麼多…

    人家俞妃鴻為了《銀杏銀杏》籌備了快五年了,他只看了一遍…

    只是最低端的鍵盤俠而已。

    俞妃鴻這才打量了一下沈林︰“你是大學生?”

    “我是中戲表演系大二的學生…”

    “表演系?”

    “嗯…”

    “那你應該認識我吧?”

    “當然,俞老師嘛…”

    俞妃鴻︰“這房子你要買?”

    “嗯…我媽在山西呢,好像在跟組一個叫《盲井》的電影,她讓我自己做主就行。”

    “你媽?她是做電影的?”

    “不是,”

    這個事怎麼解釋呢?

    想了想,沈林總結了一下︰“我媽很喜歡看小說,去年看了一篇叫《神木》的作品,很有感觸,剛好有個導演要拍這個戲,她就擔任了投資人還有制片人…”

    “電影?”

    “嗯…”說到這,沈林嘆了口氣︰“我也勸她別投資電影,因為做電影就是白白扔錢,我給她看了去年的中國電影盈利報告,90%以上都在虧錢…”

    “她怎麼說?”

    “她說她是為了精神上的滿足,一件東西從無到有,這種成就感會很大…我就任由她折騰了…反正我明年就大三,可以外出拍戲補貼家用,總不會餓死的!”

    “你爸爸呢?”

    “…爸爸不在了…”

    ……

    俞妃鴻很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跟這個叫沈林的聊了一下午!

    還有點意猶未盡,要不是晚上約了人,估計要秉燭夜談了…

    甚至還交換了聯系方式!

    是她的私人聯系方式啊…

    不可思議…

    可能這就是傾蓋如故?

    好吧,也不算,她感覺自己對沈林的媽媽更有興趣,就覺得這個世界上有另一個自己,而且遠比自己出色——畢竟她養育了沈林這麼一個獨立、有想法的年輕人。

    廢話,沈林完全就是根據俞妃鴻的一些訪談虛構的母親形象。

    或者把這些人設加在劉菲身上…

    總不能聊電影或者導演吧…

    他只是寫華娛的,雖然在中戲學了一年,但對圈子、電影的認知也只是剛剛入門而已。

    這麼說吧,連趙括都能吊打他,人趙括好歹還能紙上談兵呢。

    他呢?

    最多紙上開開車…

    所以…

    還是樹立一個獨立、有理想的母親形象吧,方便拉近距離…

    畢竟俞妃鴻也算隱藏的大佬之一,人脈、圈子都是沈林現在可望不可及的,跟她搭上關系,對將有好處。

    單純就是抱著比較尊敬的想法…

    畢竟年齡懸殊有點大,沈林並沒有非分之想…

    人家什麼人沒見過,跟她玩心眼,立人設,有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