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三十四章 交流(上)

第三十四章 交流(上)

    靠譜?

    這不是廢話嘛!

    《絕對隱私》,那是劉菲投錢做得戲!

    至于王壘合不合適?

    其實《絕對隱私》系列,就是社會與法。

    你用現在的眼光看,就跟法治報道似的,紀錄片風格,把故事赤果果擺在你面前,誰來主演都一樣…

    還是榮信達牛逼,拍個電視電影,都是周訊、陳昆擔任主角。

    對了,張老師有過提議,讓沈林簽進榮信達,直接被他拒絕了…

    尼瑪,一簽就是十五年,還是一九分成,他才不干呢!

    江湖傳言︰榮信達風水好,捧一個紅一個…

    你這不是廢話嘛!

    早些年,資源集中,榮信達有人脈,電視、媒體相對傾斜,互聯網沒有介入前,連個黑粉你都看不到,你可不是捧一個紅一個…

    連陳昆未婚生子的事情都能隱瞞!

    “什麼劇組?”

    “電視電影,叫《絕對隱私》,導演可能是齊星導演或者胡安導演…”

    這兩位導演都是北京電影制片廠的導演,都是陳婧動用的人脈…

    也挺好,兩位都很閑。

    大概率應該是胡安導演執導,畢竟齊星導演升職了,已經調入中國電影集團公司策劃部,擔任第三室主任,負責所有集團公司影視策劃及劇本審查,同時負責電視劇題材規劃。

    胡安導演也不錯,代表作《西洋鏡》…

    說她,可能很多讀者不知道,她老公,大家應該都曉得︰薛蠻子!

    就那個樸昌的薛蠻子…

    王壘疑惑問︰“可能是?”

    “還在聯系中…畢竟是電視電影,在很多導演看來,不上檔次…”

    “你怎麼知道這個《絕對隱私》在招演員?”

    沈林‘老實’回答︰“我有個親戚參與劇組創作,她推薦我去試鏡,但我寒假要去拍戲…”

    王龍正︰“對,我跟大林子放假一起去上海!”

    谷志鑫看了看王壘︰“電視電影…”

    王壘倒是很灑脫︰“有的拍就不錯了,現在的條件咱就不要挑三揀四了!”

    哪有那麼多好劇組?

    好劇組憑什麼用你?

    大一、大二還能用打好基礎強行替自己開脫一下,大三了,還找不到劇組要你,那就很成問題了…

    ……

    中戲、北電,同為兩大藝術類專業院校,互相比較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其實,從規格上來講,北京電影學院隸屬bj市教委,中央戲劇學院隸屬教育部,檔次不一樣的!

    但實際情況,差不了多少。

    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不過,互相拆台是很正常的事情,沈林他們台詞老師楊旭有次開玩笑說了‘你們以後要是丟臉了,就說你是北電的!’

    估摸著北電差不多也是這種說法——丟臉了,就說自己是中戲的!

    其實北電主要以電影、電視為主,很多院系的系主任要麼是知名編劇,要麼是知名導演,教育偏向電影,很多學生在大一大二就能接到活,不管是一些電影宣發公司,傳媒公司,廣告公司等等,都能輕松適應,因為本來就是學這個的,相對來說會容易一些。

    中戲,全稱中央戲劇學院!

    辦學目標就是戲劇舞台!

    學校的各個專業,包括到大學之後所學的東西也更偏向于舞台。

    所以,人藝、國家話劇院,很多導演都是中戲畢業的!

    資源和電影學院差不多…

    中戲出演員,北電出明星,這話不太對啊!

    不能用個例代表普遍性,幸存者偏差要不得。

    不過呢,從畢業大戲題材選擇來看,中戲多是話劇,《眉間尺》、《孟麗君》、《屠夫》,包括98級的《思凡之後》,也是根據孟京輝的話劇《思凡》改編——98級有鄧朝!

    北電的畢業大戲多是聯合作業,即故事短片…

    反正沈林沒怎麼听說過北電出了話劇方面牛逼的人!

    所以,戲劇節,中戲天然佔優勢!

    就比方說沈林他們去交流,帶了好幾個節目,除了《大唐》,還有戲文系的《最後的小丑》,導演系《血紅的綬帶》,其實學弟們也有《理發店》,沒能入選…

    ……

    “說實話,我對清朝歷史不感興趣,我對盛唐、強漢更有想法…”

    “翻看歷史,《舊唐書》,根本不用編造劇情,隨便拿來一段,用心演繹和還原,即成一部史詩!”

    “郭長安口中的建中十一年,是因為與中原通訊斷絕,早已不知年號改了,建中年號只有四年。他們認為的建中十一年,實際上應該是貞元六年。”

    “萬里一孤城,盡是白發兵。生是漢家人,死亦大唐兵!”

    “我們不知道安西都護府是在哪一年陷落的,郭昕是在哪一年犧牲的;但愛國主義精神、保衛祖國領土完整的意志,以及作為中國人的榮譽感與自豪感會刻在中華民族的精神中永遠傳承下去的。”

    “這個戲劇雖然簡單,但我創作的時候,想到的確實是這些。”

    散場,沈林拿著話筒,回答了一些北電老師、學生的提問…

    這話不是他自己說的,是唐燁導演總結出來的,告訴他,讓他背誦…

    說了對他有好處!

    還勸他改編成小說…

    有個女老師問他︰“從頭到尾都是你寫的?”

    “那倒不是,我找了戲文系的師兄幫忙個潤色了一下…”

    “很不錯啊。”

    女老師夸獎了幾句,沈林退場…

    後台的王龍正趕緊圍了過來︰“問你什麼了?”

    沈林︰“就問我創作靈感啥的…”

    “然後呢?”

    “然後就讓我下場了…”

    “就這?”

    最煩這倆字了!

    沈林無奈︰“…你還想咋地?”

    “…”

    王龍正嘆了口氣,正準備說點啥,王壘跑過來︰“快,收拾一下,大林子,卸妝去!”

    沈林愣了一下,然後才問︰“怎麼了?你有事?”

    王壘挑眉︰“我剛跟北電的約好了,一起去唱歌…”

    王龍正搖頭︰“唱歌?我不想去,我還想吃飯呢,大林子,你吃了沒?”

    “我也沒…”

    沈林也有點餓…

    王壘急了,但還是壓低聲音︰“吃什麼飯,好多北電的姑娘也一起去…”

    “那我也要吃飯啊…”沈林才說話,王龍正一把捂住他的嘴︰“真的嗎?馬上好,趕緊去卸妝!”

    “…不是,我餓呀!”

    “給!”

    王龍正從口袋摸出一塊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