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三十九章 見聞

第三十九章 見聞

    白血病的電影…

    沈林腦子里立刻想到了《星運里的錯》、《送你一朵小紅花》、《五尺天涯》還有…《北京童話》!

    他對《星運里的錯》最有感觸,因為這個片名︰《the fault in our stars 》源自莎士比亞的《凱撒大帝》︰‘the fault, dear brutus, is not in our stars’,翻譯應該是‘命運無罪,自己有責’,《the fault in our stars》這個名字表示無法同意莎翁的觀點︰有時就是命運弄人。

    皂化弄人啊!

    絕癥少男與絕癥少女的愛戀,生與死的瞬間幻滅,戲劇沖突感十足…

    這把穩了!

    他對這幾部電影可謂記憶猶新!

    為什麼記得那麼清楚?

    因為那陣子《送你一朵小紅花》上映,他為了跟某些人爭辯這是一部平庸的電影,把類似電影都看了一遍…

    甚至還有《北京童話》!

    嗯,大蜜蜜早期的電影,搭檔嚴寬,那時候的大蜜蜜下顎線還是很硬朗的…

    當然啦,那場辯論,他還是輸了,因為對方完全不听他的,就一句‘你行你上啊!’…

    好,沈林現在要上了!

    沈林琢磨了一下,還是圍繞《星運里的錯》改編。

    甭管怎麼編,這類電影形式單一,絕癥少男少女的愛情故事,永遠是三幕戲的結構︰相識、相戀然後永別…

    記憶最深的是《星運里的錯》里的激情戲,女主角從小就被診斷出肺癌,常年要背著一個氧氣罐子,帶著軟管才能呼吸,男主角則是患有骨癌被截肢的樂觀少年…

    這兩位的床戲既有激情又有缺陷——兩個人身體都有缺陷,原本充滿生命力的激情戲,看得人各種心酸…

    相比較一下,《送你一朵小紅花》拍的太純了…

    就你站在觀眾的角度想一想,兩位主角都是嘗遍人間疾苦、隨時會掛掉的癌癥患者,于情于理,真的應該讓他們享受到初嘗禁果的人間之樂!

    你家人間之樂是在雨中表白後抱了一下?

    過家家呢?

    來段激情戲怎麼了?

    《泰坦尼克號》告訴所有人︰愛情越是你儂我儂,生離死別就會讓人越心痛!

    對了,《星運里的錯》還有最後互相寫追悼詞,直接變成了跨越生死的情書。

    這電影整好了,沒準真能擼個獎…

    ……

    寫劇本好難啊!

    尤其是這種電影劇本,就你明明已經知道劇情了,但你還是得一點一點琢磨台詞…

    難怪六個編劇,《唐探3》依然一坨屎…

    (我沒跟風,我去看了,提前離場…為我兩年的等待感到不值!真比不上《你好,李煥英》,連《刺殺小說家》都比它好多了!)

    沈林沒寫過劇本,他之前是寫網文的,勉強算小說家…

    小說跟劇本是兩個概念!

    《大唐安西最後一筆軍費》,那玩意很簡單,幾千字就搞定了…

    而且台詞少啊。

    這回不一樣嘛!

    怎麼才能整一部投資少,還能讓人覺得牛逼的劇本呢?

    大林子寫了個開頭,介紹了一下雙方背景,然後很難下筆了…

    這麼說吧,劇本編寫講究留白,小說是偏文學化的,它從想象力和聯想力上汲取營養。

    它是一句台詞接一句台詞!

    《星運里的錯》最經典的台詞︰男主角︰“我總以為我跟別人不一樣,會上報紙,會被很多人記住,但是一直到現在…”

    女主角‘你怎麼可以這麼想呢?為什麼你總想要被那麼多人記住?’

    因為男主角是那種充滿幻想,覺得自己跟芸芸眾生不一樣的男人!

    劇本干巴巴這麼寫就行,但是小說則可以加很多心理描寫…

    總結一句話︰小說可以用文字來渲染各種氣氛、環境,描寫各種心理活動,感情等,文字給人的想象空間很大,影視作品的劇本主要靠人物的台詞和動作來呈現心理、動機和感情,需要更直觀的表現。

    所以,沈林寫完開頭…

    有點不知道怎麼繼續了!

    ……

    “你完全可以寫一本小說,然後找人改編!”

    第二天,中國美術館隔壁,人藝小劇場,沈林見到唐燁導演,說了自己的困惑,後者給了建議。

    “《大唐》小說版,我也看了,寫的很好,不比話劇差到哪!”

    中戲有自己的出版社,全稱就叫中國戲劇出版社,他們約的稿,沈林把《大唐安西最後一筆軍費》擴充到了五萬字,上個禮拜出版了…

    首印兩萬冊,賣的…也還可以…反正首周賣了兩千多冊呢!

    畢竟沒什麼宣傳渠道…

    還沒跟沈林結賬,但至少幾萬塊版稅是可以肯定的。

    “找人改編?”

    “術業有專攻嘛,人嘛,不可能全才,否則,我們也沒有必要設編劇職位了!”

    沈林點頭︰“那倒是…”

    唐燁︰“你有認識的編劇嗎?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幾個?”

    沈林果斷搖頭︰“…不用了。我去找戲文系的師弟、師兄們幫個忙就行!”

    唐燁︰“他們…他們水平不行吧!”

    “您給我介紹的,肯定是我的前輩,那他能听我的嗎?”

    唐燁琢磨了一下,笑了笑︰“確實,這幫人都覺得自己厲害…”

    文人有傲骨嘛…

    隨便舉個例子︰宋金方,編劇界劉信達,沒作品,還喜歡蹦,動不動就反抄襲,站在輿論制高點…他自己的作品呢?不管評分還是收視率,都不及格,就蛋殼那句︰啥也不是!

    還是新人好使,找幾個工具人,讓他們按照自己的意圖描寫…

    最後整合一下,挺好。

    唐燁︰“你要見一見主演們嘛?”

    “…都有誰?”

    “楊力新還有濮存昕…”

    沈林︰“都是老師誒,你們排練,我在底下看看就行,學習一下…”

    “行!”

    ……

    說實在的,沈林原本想著自己跟這幫大演員的差距…

    有肯定有,但更多應該是經驗或者形象方面。

    自己覺得自己還可以,反正他演盧十四的時候,自己挺入戲的…

    這就很了不起了,通俗來講,體驗派的要求就是︰從演員到角色!

    意思就是︰演員要進入角色,感受角色的喜怒哀樂,產生一種共情能力…

    翻譯成波叔的話︰真听、真看、真感覺。

    他演盧十四的時候,並沒有刻意模仿中年男人,而是把自己當成了中年男人,沉浸在情境中!

    能做到這點已經很不容易了…

    至于外貌上的差異,那沒辦法…

    他就十九歲!

    但現在看了台上的楊力新老師…

    就你听他說台詞,那聲音和語感把握,即便是喃喃低語,也能讓每個字清晰傳到你的耳中!

    真的就是心悅誠服…

    也不是一點毛病沒有…

    花活太多,有點戲曲遺痕,尤其是飾演楊將軍的甦民老師,就他亮相的時候,很明顯感覺到有點拿腔作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