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五十章 前往上海

第五十章 前往上海

    “醒醒…”

    “…結束了嗎?”

    “嗯…走吧。”

    沈林拉著唐妍出了放映廳。

    唐妍有點尷尬,昨晚抄作業抄到凌晨,電影院的椅子坐著又很舒服…

    所以,她就睡著了。

    沒話找話問沈林︰“電影怎麼樣?”

    “還可以吧,反正我挺喜歡的…”

    唐妍點頭,然後解釋︰“其實我看過了,那天我們去逛西單,看到了有賣盜版碟的…五塊錢一張,我們就買了。”

    “不是吧,這麼快就有盜版了?”

    “嗯,李連結、梁超維、張曼鈺,就是刺秦的故事嘛?”

    “好吧,你確實看過了…”

    悲哀,防盜版太難了,這才上映一個星期呢,滿大街都是盜版碟了!

    果然,張衛平跟許大佬沒得比…

    “那你覺得《英雄》怎麼樣?”

    “…不知道,但是挺好看的。”

    “哈哈,這就夠了!”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沿著胡同漫無目的的往前走…

    就跟很多小情侶一樣,軋馬路。

    “以後,你要是見到張藝某導演,他問你怎麼看《英雄》,你就說挺好看的…”

    “我哪有機會見到張藝某導演…”

    “這誰說的準呢,沒準他下部戲就找你了!”

    嚴格意義上來講,唐妍也算謀女郎——正兒八經的奧運寶貝。

    唐妍想了想,然後斬釘截鐵道︰“…他要是真找我了,我一定讓你演男主角!”

    “張藝某憑什麼听你的?”

    “…他要不你讓你演,我就不接了!”

    沈林有點驚訝地看了看唐妍…

    這姑娘真的是戀愛腦啊!

    所謂戀愛腦,就是一種愛情至上的思維模式。

    形容那些一戀愛就把全部精力和心思放在愛情和戀人身上的人…

    具體表現…

    反正紫萱就是典型的戀愛腦,還有《大魚海棠》里的椿…

    “別,”沈林擺手︰“張藝某導演拍女演員一絕,男演員就是工具人…除了姜聞!”

    “是這樣嗎?”

    “你听過謀女郎,听說過謀男郎嘛?”

    “…沒有…”

    “那不就是了…”

    挺有意思的,就閑聊,從電影界談到學習,然後扯到了校園八卦,比方說哪位老師好色之類的…

    中戲嘛,相當于演藝圈的中介,有太多校園八卦流傳。

    大概11點,沈林送她到了宿舍樓下。

    “我上樓了!”

    “嗯…”

    唐妍仰頭,期待地看著他,沈林伸嘴親了她一下︰“進去吧。”

    “晚安!”

    “…嗯,下次我希望你不要說晚安!”

    “那說什麼?”

    “說你剛才真棒!”

    “…我走了…”

    唐妍臉色微紅,跑上了樓…

    開了個車,沈林心情很好回了宿舍。

    ……

    校園戀情很簡單,不必經歷太多考驗,也不必有以後,甚至不用想得太清楚。

    很純真,即便是在一起滾床單,那也是一種純真的表現,單純就是在享受…

    記得當時年紀小,你愛談天我愛性,有一回並肩誰在桃樹下,不知怎麼睡著了,夢里花落知多少!

    就是錢花的有點快!

    你想啊,談戀愛,怎麼也得吃吃飯、看看電影,逛個街、開個房,順便購買計生用品…

    每趟出去都要花個好幾百塊的。

    好在,沈林家底還算豐厚——他拍廣告的片酬,寫書的稿費,劉菲讓他自己打理,或者留著做零用錢。

    她不知道沈林有多少錢…

    對了,沈林還帶著唐妍拍了兩次雜志封面,一次廣告。

    唐妍拿到片酬的時候,很激動,第一次自己賺到錢了!

    然後,下一秒就要全部交給沈林,一毛錢也不留的那種…

    大林子又不是專業吃軟飯的,當然不可能收錢,讓她自己攢著,實在想花錢,可以給爸媽買點禮物,放假了帶回上海…

    或者給自己買個手機。

    她很听話,給自己買了個手機還有一個mp3,至于父母的禮物,她準備回上海之後,帶著爸媽逛商場,讓他們自己挑。

    也不全是好事。

    唐妍也有執拗的一面,非要拉著沈林一起紋身,說是長長久久的意思。

    而且在勸說無用的情況下,她自己跑去在腳踝位置紋了個糖果…

    好吧,這段與本書不太搭…

    那就跳過吧,差不多過了一個月,匯演結束,正式進入假期,沈林也得去上海了!

    (主要我是真寫不了撒狗糧,單身三十年…)

    ……

    “我就去兩月,住在劇組提供的酒店,有吃有喝的,不用帶這麼多東西吧?”

    家里,沈林有點無語的看著劉菲幫她打包…

    按照他的想法,帶兩套衣服,帶點錢,直接就進組了,缺什麼東西,到了那邊再買唄。

    劉菲︰“你沒在外面待過…”

    “誰說的?我…我之前不是一個人去了山西處理喪事嘛!”

    “那邊有你二叔!”

    “媽,真沒必要,我是去上海,又不是俄羅斯,輕工業落後…牙膏牙刷就不用帶了!”

    “那要是酒店的東西你用不慣呢?”

    “用不慣,我再買唄…”

    劉菲嘆了口氣,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反倒問了︰“你過年回來嗎?”

    沈林掏出拍攝表,看了一下︰“應該回不來,我這邊說了要拍倆月…”

    “啊?不能回來過年嗎?”

    沈林︰“你可以飛上海,咱倆在一起不就是過年了嘛!”

    “我才不去呢,我要留在北京!”

    “你留北京干嘛?舉辦奧運會?”

    劉菲被兒子噎了一下,想了想道︰“…到時候再說…”

    “什麼到時候再說,過年誒,你不陪我,還想陪誰?”

    “萬一有什麼情況呢…”

    打包好行李,差不多兩大箱,劉菲道︰“行了,我送你去機場。”

    “你幫我送到樓下就行,我自己開的車,而且,我還得去學校接老王呢!”

    “呵呵,還有你那女朋友吧?”

    劉菲一直跟常麗有聯系…

    家長跟老師之間的聯系。

    沈林跟唐妍也沒有遮遮掩掩,就很光明正大,常老師知道也正常,但他還是愣了一下,有點心虛︰“什麼玩意女朋友?我不交女朋友!”

    “…別瞞著我了,不就是談戀愛嘛,媽媽也是過來人,大學談戀愛沒什麼的…”

    浮夸,這種台詞一般都是苦情劇里的惡婆婆…

    “不是,她是上海人,跟我們同一個航班,我就順路帶她一下,哪有你想得那麼復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