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二十四章 再來一部!

第二十四章 再來一部!

    先聲明,我不是打拳的!

    但是上個世紀的娛樂圈或者說演藝圈蠻不公平的,男的好色就叫風流導演,女的…大概就叫蕩婦?

    其實好色跟風流是一個性質,只不過風流好听一點。

    拍電影,混演藝圈,勉強也算搞藝術的,搞藝術的終極夢想是什麼?

    留名影史?

    那太難了!

    換一個,容易實現的,那大概是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吧!

    從這個角度來講,京圈難進,可能是源于雄性動物最原始的護食因素,畢竟要爭奪交配權的,雄性當然越少越好!

    坐在車上,沈林在翻看《血色浪漫》…

    他沒看過《血色浪漫》…

    這麼說吧,大部分電視劇,他都沒看過,偶爾也就吃飯的時候瞟兩眼,從頭到尾看過的只有《大唐雙龍傳》還有《仙劍奇俠傳》——那時候剛學會上網,網吧在線觀影,後來學會了玩《夢幻西游》…

    但他看過好多網文都寫過,大概知道劇情,他也看過原著!

    怎麼說呢…

    典型的傷痕文學…

    他非常討厭這類傷痕文學,當然啦,他讀過中國文學史,知道傷痕文學誕生的背景——階級割裂!

    但這幫作者,一方面假裝清高,另一方面卻又實踐著自己的特權!

    不是為了要平等,而是要特權,要地位。

    不信?

    你看他們筆下的主角大多都是農民,一口一個農民為了農民,但實際上只是把農民當做自己的槍罷了,你問一下他農村是什麼樣子的,農民是什麼樣子的估計十個有九個都不知道!

    ……

    抵達目的地,馬大元還真在,看到沈林,兩人打了下招呼,他問︰“你喜歡哪個人物?”

    “…我挺喜歡寧偉的,感覺這個角色有戲…但我的形象不適合…”

    “那倒是,你太帥了!”

    寧偉,一個偏執的人,鐘躍民的小弟,犯了錯被軍隊開除,出來混社會,不如意,進了局子,還被誒判刑15年,越獄出來做了職業殺手,最終自殺…

    故事線很明朗,戲份頗多!

    但沈林的氣質…

    就天生不適合當小弟!

    兩輩子加起來,他也沒給人做過小弟,很難演出來…

    “你試試黎援朝吧!”

    “啊?我還想試試張海洋呢!”

    張海洋是正兒八經的男二號,黎援朝…男不知道幾號,雖然貫穿始終,但戲份真不多!

    馬大元笑了笑︰“男二號已經有人演了,是海閏自己的演員…”

    《血色浪漫》出品方是閏亞,閏亞就是海閏和中亞廣告合資的新公司。

    一個負責篩選項目,立項制作,另一個負責投錢…

    “行,那我就演黎援朝!”

    說完,嘆了口氣︰“這回好了,連著演了兩電視劇,全是配角!”

    馬大元︰“有戲拍就不錯了…你剛拍了什麼劇?”

    “趙剛監制的電視劇叫《風吹雲動星不動》,我演個小白臉,出場兩集。”

    “剛的戲,不錯嘛,你才大二就能接剛導演的戲…”

    “沒戲份還沒錢…”

    “就當積累經驗嘛…”

    沈林點了點頭︰“我去見導演了…對了,試鏡要做什麼?”

    馬大元︰“…我哪知道,我又沒試過鏡!”

    一句話噎的沈林不要不要的,終于遇到一個比他更能裝逼的了!

    一個演員,說他從來沒試過鏡,你信嗎?

    反正沈林不信…

    ……

    沈林一臉懵逼的跟著陳婧出了辦公室…

    五分鐘沒到,角色已經拿到手了,就是黎援朝…

    “…這就定了?咱還沒見導演呢!”

    “導演在挑女演員,男演員交給制片方選角…”

    “這也太不負責任了吧,劉夜是我師兄,比我大好幾歲呢,我演黎援朝,一點也不合適!”

    “…化個妝唄…”

    陳婧發動車子︰“其實你來這個劇組,主要是跟海閏拉近關系,海閏這今年發展很好,沒準你能成為新一代岩男郎呢!”

    “…怎麼可能,現在海閏拍新劇,基本都從自己公司挑人。”

    “在圈子里,多認識一個人總沒壞處的,而且人家這次給你一集八千塊,很不錯的價碼了!”

    “…我也沒說不高興。”

    嗯,這次拿到片酬了,出場差不多四集,三萬二…

    算是比較不錯的報價了!

    陳婧接著道︰“我跟你媽商量了一下,現階段,好劇我們努力爭取,爭取不到主角,那就演配角,積累經驗…”

    沈林趕忙問︰“重心放在電影上?”

    “…最近確實有不少電影項目來找我們,但沒有適合你的角色啊,《紅顏》,你說你能演誰?”

    “《紅顏》是女人戲,我總不能反串出演…還有沒有別的?”

    “韓董介紹了一個戲叫《我們倆》,中影投一半,我們投一半,但那個戲也不適合你…”

    “《我們倆》?誰跟誰?”

    好熟悉的名…總覺得在哪讀過…

    “那個電影叫《我們倆》…”陳婧瞟了眼沈林,後者趕緊到︰“姨,姨,開車呢,別看我,看路!”

    “…沒事,這段路,我閉著眼都能開!”陳婧一張口就是老司機,接著道︰“《我們倆》這電影投資低,從題材來看,很有溫情,提名個金雞獎不成問題…”

    “張藝某的《幸福時光》也很有溫情,票房慘敗…”

    “票房才賺幾個錢?我跟你現在做電影最重要的是政府扶持,只要入圍金雞獎,就有補貼拿…”

    沈林皺眉︰“不是,陳姨,金雞獎是你家開的?你說提名就提名?”

    陳婧笑了笑︰“差不多吧,你別忘了,我以前也是北影廠的,體制這塊我熟得很!”

    “…那金雞獎還有意義嗎?怪不得媒體都開始報道香港電影金像獎,台灣那邊的金馬獎!”

    “你管它有沒有意義…這種是不是我們這種民營小公司能操心的…對了,你知道陳導明嘛?”

    “知道啊,怎麼了?”

    “我們現在去一個叫《中國式離婚》的劇組…”

    《中國式離婚》,听這個劇的名字就知道即便沈林出演,那也是配角…

    真尼瑪夠夠的!

    “…姨,我還得去學校呢!”

    “你演個配角,耽誤不了幾天…我都跟你班主任還有朱質兵說好了!”

    朱質兵是《中國式離婚》的制片人、監制,即使他找來的陳導明+蔣文麗陣容。

    “…又是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