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三十章 完全陌生…

第三十章 完全陌生…

    “畢哥,我馬上要進組拍電影,咱們簽約的時候說了…”

    沒等沈林說完,畢曉世搶話︰“我問陳姐了,他說了你的電影至少要道9月底才會開拍,這兩個月我是這麼安排的,兩個星期把專輯做出來,半個月時間鋪貨,一個月時間宣傳!”

    “宣傳?怎麼宣傳?”

    “首先要鋪貨,舉辦媒體見面會、首唱會;然後各大電台、網絡媒體、電視台趕通告宣傳。”

    說到這,畢曉世突然想到了什麼︰“不過我們海蝶有先天優勢!”

    “什麼優勢?”

    “下個月,阿杜和林jj來北京宣傳,到時候你也去!”

    “我也去?”

    “嗯,用他們的人氣帶著你!”

    “林jj應該沒啥人氣吧?”

    “…再沒有人氣,也比你強。”

    ……

    錄完《我的天空》,畢曉世放過他,讓他明天趕早…

    沈林有點懵逼…

    不完全是今天的遭遇,而是,音樂圈,他完全不懂啊!

    原時空寫華娛,壓根沒寫過流行音樂,原因很簡單,他對這玩意沒啥興趣…

    也不了解!

    原古時期,有一段時間娛樂文很流行歌手出道,轉型演員,然後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有寫的很好的,比方說《回到過去做明星》、《調戲文娛》…

    但大金毛不是這個風格。

    他總覺得音樂跟電影不太一樣,音樂流行與否充滿了偶然性還有時代性…

    而且不好抄!

    時代變得太塊,2010年後,似乎大師們都已經隱去了,樂壇有些青黃不接的局面,流行歌曲開始走入了低谷…

    開始流行各種奇葩的口水歌,這些歌曲曲子單調而庸俗,歌詞莫名其妙而幼稚,沒有什麼亮點可言…

    即便各種選秀,選出來的歌曲也接近韓國風格,完全沒有中國流行音樂的感覺!

    很簡單的原因︰互聯網時代,人們都開始關注個體之間的差異,不再尋求普遍性認同。而流行音樂又是大眾化的,需要一種普遍認同感,這個環境沒有了。

    現在既沒有共性也更沒有個性,流行音樂最基礎的環境沒有了!

    很難再誕生金曲了!

    現在樂單還是周揭倫的《晴天》、後弦的《西廂》、王立宏的《大城小愛》,五月天的《溫柔》,甦打綠的《小情歌》,孫艷姿的《遇見》,蔡依林的《說愛你》包括小豬的《精舞門》…

    這里面最新的是應該是《大城小愛》,這首歌是2005年12月發行的!

    所以…

    夏洛才會在《中國好嗓門》暴打周揭倫…

    其實你要是看過話劇,知道電影被刪減了一段︰在夏洛用打火機燒海報之前,成名多年的夏洛幾乎江郎才盡,靠著抄襲別人的歌曲火了那麼年,同時很多時代人物也已經登場了;

    他當時創作了一首《十年》,然後秋雅說這都是陳亦訊唱過的歌,讓夏洛別開玩笑了;接著夏洛又唱了一首《千里之外》,但是這首歌也已經被他暴打過的周揭倫唱過了…

    因為他一直都是在剽竊別人的作品,自己當初記得的那些歌都差不多用完了,現在實在是沒什麼歌可以抄襲了,最後才決定退出歌壇的…

    沈林真的有點懵。

    難道他要走夏洛的路子?

    ……

    先給陳阿姨撥了電話︰“為什麼《北京童話》要到九月才開機?”

    “你俞阿姨接拍了《金枝欲孽》!”

    “…她演誰?”

    “鈕鈷祿•如…”

    鈕鈷祿•如,《金枝欲孽》四位女主角之一…

    但她的性格跟俞妃鴻平日里的性格完全是兩個方面…

    沈林疑惑問︰“為什麼讓她演鈕鈷祿•如?”

    “她自己喜歡,想挑戰一下…”

    淡淡點了點頭,接著問︰“…那我這兩月真的要宣傳歌曲?”

    “嗯。”陳婧︰“你簽了合約,當然要出力,我听畢哥跟我說你這張專輯的成本超過100萬了!”

    “…這麼貴嗎?”

    好吧,確實很貴,一听就是錢的味道,他這張專輯,很多編曲里面用的效果器都是付費的,而且都很貴,縮混還有video等等都是高level的投入,那都是錢啊!

    所以,答應我,以後別白嫖了…

    當然,還有鋪貨、買榜…

    推一個毫無知名度的新人,沒有幾百萬怎麼可能?

    這還是這些歌基本上都是歌手自主創作的前提下!

    所以,才要他們參加選秀嘛!

    先把名氣打出去,然後就有粉絲了,粉絲養成游戲…

    “對了,我寫了幾首古風歌,很適合《金枝欲孽》…”

    “…我看了你的那些歌,我覺得完全可以找毛…”

    “陳姨,這是我的歌,我找誰唱有我的理由!你听就行了,我會讓畢哥錄音的!”

    電話那頭陳婧愣了一下,然後道︰“我沒有意見,但你要帶歌手去見見導演…”

    “導演是誰?”

    “陳佳林導演!”

    大林子有點驚訝︰“…可以啊,居然請來了陳導演?”

    陳佳林那是國家一級導演,頂級歷史劇導演,代表作《努爾哈赤》、《太平天國》、《康熙王朝》…

    插一句,《太平天國》算是拉低了央視投資大型歷史劇的下限,原創了一大堆愛情戲!

    編劇應該沒看過歷史書,首義王里頭一個荒淫一個專橫一個陰險一個偽善——大哥,去看看人民英雄紀念碑,第二幅浮雕雕的是誰!

    而且胡編亂造,簡直了,每三集一個戀愛小劇場…

    天國再差也比你大清好的多!

    永遠記得《太平天國》電視劇的最後一集播放的時候,家里面的報紙上有一個豆腐塊一樣的報道︰又臭又長的太平天國終于完了…

    又臭又長?

    多少集?

    45集!

    你看,那個年代,45集,就能被噴又臭又長了!

    陳婧笑了笑︰“我跟你說,《金枝欲孽》這個項目,韓董、馬董都很感興趣,中影、慈文傳媒都投了300萬…我們正在跟北京衛視聯系…”

    “…那加油啊。”

    掛斷電話,想了想,沈林又給畢曉世打了個電話,讓他去聯系姚備娜,畢竟老畢身份合適。

    為什麼是姚備娜?

    《菩薩蠻》、《鳳凰于飛》、《采蓮》、《金縷衣》、《驚鴻舞》這幾首歌,他只听過姚備娜版本的!

    突然清醒過來…

    老子這是在干嘛?

    怎麼主動往音樂圈子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