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四章 困惑

第四章 困惑

    “還有一點,就是對現在的流行音樂不太滿意,很多歌王歌後,就感覺很土,每首好像都一個調,編曲不走心,歌詞也得也那樣!”

    “你舉個例子?”

    舉例子?真以為大林子少不經事?

    他果斷轉移話題︰“我是覺得每一首編曲、歌詞、vocal的聲線都是圍繞著整個音樂的氣質去融合,而不過分追求某一句高音的音準、某一個切點氣息的拖長,又或是反復強調副歌某一兩個字眼的表達。”

    “你是在說孫南?”

    “這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頓了頓,沈林又說了一句︰“我覺得很這個圈子很多人1990年以後,就沒有接受過新的音樂,唱的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那一套東西!”

    “那你覺得音樂應該什麼樣?”

    “不能過于流俗,我也說不好土跟洋氣的區別,就你看王洛賓的歌土,但是特別洋氣。某些歌手的歌看著特洋氣,但一听就覺得特土!”

    這兩年流行什麼?

    搖滾、朋克!

    地下嬰兒、花兒、無聊軍隊、新褲子,一水朋克;

    汪峰、鄭鈞、許巍乃至清醒樂隊,一水的搖滾;

    這幫人玩的東西太老套…

    “現在音樂環境不好,這邊的唱片剛發行,那邊百度mp3已經可以免費試听/下載;街邊遍地的音像店里也都是盜版cd,價格只有正版的五六分之一。賣唱片早已變得不賺錢,用cd來做宣發,帶動歌手演出的商業模式反而成了主流。當然,這種大前提要求你的歌要盡可能的大眾化和平民化…”

    沈林很果斷點頭︰“在這方面,我做的還不錯。”

    “我感覺你不喜歡搖滾?”

    “對,搖滾本來多多少少都是有反主流的特質的,但我這個人特主流,我對我們的國家、民族很看好…”

    “而且,我始終覺得搖滾樂也沒多麼有思想,思想這個東西還是更多的體現在學術著作與文學作品中。電影、話劇,也是比音樂更好的思想的載體。”

    ……

    音樂方面聊完了,王曉峰看了看自己的題板,問道︰“你寫的話劇拿了五個一工程獎?”

    “嗯,確實拿獎了,單申報部門是北京人藝…”

    “能談談它嘛?”

    “當然!”沈林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這是一段真實歷史改編,安史之亂後,西域只剩龜茲和西州兩座城池,與大唐隔絕已經四十余年,當初守城的少年已變成白發蒼蒼的老人,但不變的是守護大唐的信念…”

    大林子把這段故事說完,順便補充一句︰“我挺想找個導演把這個片子拍出來,主演我都想好了,你覺得成大哥怎麼樣?”

    “如果我有機會見到成,一定把這個故事告訴他!”

    “拜托你了…”

    “你喜歡什麼類型的電影?”

    “有趣,不沉悶…我不喜歡賈章柯的電影,我覺得那幫第六代在拍攝手法方面似乎都有一個統一的模式,那就是喜歡長鏡頭,他們把自己當做成一個旁觀者,通過長鏡頭冷漠地審視著這個社會。我不是說這種審視有問題,但我覺得這類電影更像紀錄片,不好看!”

    “你投資的《盲井》也是這類電影啊。”

    “《盲井》不一樣,《盲井》其實是個犯罪片,李揚導演的劇本寫的也是三段式的商業片結構…可惜沒能在國內公映!”

    “那你對審查有怨言嗎?”

    沈林想了想,道︰“我還行…”

    “我以前特別反感審查,現在觀念改變了不少,我覺得審查對觀眾是一種保護…別急著反駁我,我說個事,應該是前年,我無意間看了一部《731黑太陽》,給我惡心的一個星期吃不下飯,真的,我現在想到那個畫面,還覺得惡心!”

    “電影,作為一種輸出媒介,遠比書籍來得更加直接和粗暴,如果說書籍是用勺喂到你嘴里,電影基本上是用灌的,畫面刺激遠遠超過文字的描述。”

    “總說審查苛刻,我跟你說《盲井》dvd版權賣了接近一百萬,有想看的完全可以買碟觀看,並沒有真正意義上趕盡殺絕,市面上也有很多地下禁片流傳…你想看,有的是渠道可以觀看的!”

    王曉峰愣了一下︰“你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樣…”

    “怎麼說?”

    “我以為你應該是比較激進的…”

    “這有什麼可激進的?我始終認為,不管做電影還是做音樂,都是要讓大眾喜歡…”

    王曉峰深深看了眼沈林,然後起身告辭…

    ……

    王曉峰是那種‘偏理性’的文人,不是公知,就那種對時代困惑的一類人!

    有點像許知遠,什麼東西,都看不慣,覺得大眾的品味就是狗屎的那類人…

    你覺得許知遠只會空談,那你看看他跟陶杰之類的港台文人的對談,會覺得他對當下有清醒的認知,觀點也很接地氣!

    王曉峰也差不多…

    他覺得沈林挺可怕的,不是說他很假之類的,做了這麼久的記者,采訪過一堆人,他能分辨真話還是假話!

    可怕指的是,沈林活的很通透,不掙扎…

    看得出,他對這個世界抱有好奇心,同時對于人世間的苦,保持著強烈的同理心,在看過人世間的痛苦過後依然熱愛生活。

    通常這種心態是上了年紀的老人才有的!

    孔子說的嘛,四十不惑…

    一個年紀輕輕卻活得這麼通透的人!

    很難得…

    他不止問了音樂、電影方面,也問了很多生活方面,例如‘成名之後生活、心態變化’,沈林回答的是‘現在還不好說,因為我大年初一就過來拍戲了,也沒感覺到有什麼變化,但我已經做好了準備!’

    ‘成名這個事,其實對演員或者歌手來說肯定有影響的,尤其是創作者本身,當你取得的成績和你在這個行業上世俗的地位越來越高的時候,事實上你的個人生活和精神世界如果在沒有主動意識去開拓的情況下,會變得越來越渺小了,你接觸不到過去那些讓你特有感覺的事兒了。’

    你看,大林子已經預想到了一切!

    王曉峰很頭疼,他在想怎麼寫這篇專訪,本來他想起的標題是《沈林︰挺把自己當人的》,現在可能要換一個了…

    不過沒關系,他可以再跟蹤兩天…

    前提是不耽誤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