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五章 拍攝日常

第五章 拍攝日常

    《香火》的拍攝很簡單。

    沈林穿著不合身的僧服,騎著一輛破舊的掉鏈子的永久牌51型自行車,在縣城的大街小巷騎來騎去…

    杜杰還有寧昊則是隔著一條馬路架起機子,或者坐在面包車里一路跟拍。

    記錄片模式就是這樣!

    這對演員來說,也很省事,就該干嘛干嘛,別看鏡頭,假裝鏡頭不在就行了。

    千萬別演上了…

    當然啦,沈林還是有點顯眼——畢竟他是跳舞出身,形體動作往那一站就是筆挺…

    你讓他佝僂身子,慢慢的他自己就站直了…

    這時候寧昊就會咳嗽一聲…

    然後重新變得佝僂起來。

    沈林的長相實在有點過于帥氣…

    好在道具掩蓋了少許不足,劇本也加了一段,和尚去找了大師兄,大師兄勸他︰“你那個破廟快別住了!來這以後,過完年,初一十五的香火,這也挺旺!到時候我給你分點股份倒行了,你生的這麼俊,肯定有很多女施主點名找你的!”

    除了形體,寧昊任由他發揮,比方說他加了很多小動作,比方說擤鼻涕,擤完後,捏鼻子的手很自然的往牆上或者電線桿上一抹,接著抬起袖子擦擦鼻子,還有個搓手的動作…

    這是他自己觀察出來的!

    ……

    和尚,絕大多數的時間,不是在廟里安心修行,而是奔波忙碌于來往縣城的路途之上,游走在街頭。

    他要籌錢修廟!

    首先,一村都是殺羊的,總得有個廟吧,沒個廟不行!好賴也一百多年了,它也不能倒在我手里邊吧!

    其次,和尚需要正月十五的香火錢,一年了,我全靠十五這點香火錢了,要不我這一年咋生活呢?

    所以,他必須要在十五之前把佛像修好!

    先去找了宗教辦。

    飾演宗教辦主任的是燈光師李強的父親,好像是他們當地的小領導,本色發揮,演的極好!

    “現在上面說了抓大放小,大廟都來不及修了,你那小廟根本排不上號…”

    沈林為難︰“那你幫我想想辦法,不然我這一年咋過?”

    “兩個辦法,要麼你還俗,做點小生意,養活自己問題不大,以你的長相,娶個媳婦應該挺簡單的;要麼,你師兄的廟才修好,听說那邊香火很旺,你去投奔他…”

    “…”

    沈林低著頭,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接話,這時候寧昊安排的另一個群演出場了,拿了一箱隻果,一盒腦白金,說是感謝宗教辦修教堂…

    “修教堂是大事,年後肯定繼續開工,你放心…”

    扭過頭看了看沈林︰“你還不走?”

    “我怎麼走…”

    “這樣,我給你出個主意,你去隔壁找文物局的小田,別說是我出的主意,去吧!”

    和尚很想說點什麼,諾諾的張了張嘴,還是離開了辦公室,鏡頭下,旁邊幾個打牌的並沒有露臉…

    和尚離開辦公室,鏡頭給了一張報紙,定格一秒,上面寫的是‘沐浴在改革開放的春風里…’

    有點《盲井》,唐朝陽、宋金明那倆殺人犯擱ktv唱歌的意思了…

    黑色幽默嘛!

    《香火》這電影用的演員基本都是當地群眾。

    當地群眾對拍電影的熱情特別高,演的也真自然。

    找一個群眾演一天,給三十塊…

    有好多人錢都不要,就是為了好玩。

    耍電影嘛!

    有意思的很…

    這幫群演壓根沒學過表演,一遍一遍的重來,能不煩嗎?

    寧昊有辦法,你演一遍,他拍一條,完了先表揚你,說你演的好,像大明星,可是有一個地方還應該更好一點,應該這樣這樣做,再來一遍吧。

    群眾演員心里高興,那就再來一遍…

    就這樣,即便有的鏡頭一拍就是半天,回去一剪輯就成了。

    反正數字攝影機,不擔心膠片問題…

    ……

    其實和尚…

    他就是在自己一畝三分地呆習慣了,加上性格實在憋屈說個話都磨磨唧唧,與別人打交道也被嫌棄,索性不怎麼與人打交道,久而久之,性格越發呆滯。

    這種人吧,最開始別人介于他的身份還對他有點尊重,還了俗就會沒有人在意,所以他想修佛像,繼續呆在自己熟悉的地方還能有香火錢生存。

    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

    他自己也說了‘當慣了和尚,其他的做不來’…

    這類人不懂得變通,不願意主動去學習新知識,自己把自己困在了狹小的圈子里。

    說回王曉峰,他跟著劇組看了兩天,大概明白《香火》拍攝的是什麼,也明白沈林演的和尚是個什麼人設。

    晚上回去,幾個人聚餐,沈林把剩下的兩瓶茅台擺上…

    王曉峰直接問他︰“你不是說你不喜歡賈章柯嘛?”

    “對呀,我不喜歡!”

    “那你怎麼還拍這類東西?”

    沈林看了看寧昊,然後道︰“我說實話,《香火》這類題材很取巧,很容易在歐洲電影節打開局面…我做過《盲井》,知道怎麼入圍這些獎項,知道怎麼把它賣出去…這片子賺的錢,全部投給導演的下一部電影!”

    “你這麼篤定能賣出去?”

    “歐洲電影節對第三世界電影有一種獵奇的心態,《香火》的故事滿足了他們的獵奇心理…”

    “就這麼簡單?”

    “這麼說吧,意大利新現實主義電影旨在強調普通人和日常生活為電影的探討焦點,表現對象是那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普通人,展現普通人的生存歷程;法國的新浪潮則是力主用紀實的方法拍電影,力圖表現當代生活,反映生活…《香火》這兩條都滿足了!為什麼不能獲獎?”

    “那寧昊導演下一部電影準備拍什麼?”

    寧昊搖了搖頭︰“我還沒想好…”

    “那你會堅持這種路線嗎?”

    “誰知道呢,我覺得導演拍一個作品,肯定是自己心里想表達的東西,我現在對世界的印象就是山西的小縣城,很舊很慢的這些東西,沒準以後會拍些別的…”

    沈林聳了聳肩,問道︰“導演,給你倆選擇,拍一部面向本土大眾的電影和拍一部適合走出國門的電影,你選哪個?”

    “那我肯定選面向本土大眾的!”

    “就是,作為導演,拍出來的反應本土風貌的作品就是應該跟本土觀眾見面,而不是為了迎合國外觀眾而拍片。”

    王曉峰點頭,不置可否,突然看了看邢愛那,然後問沈林︰“你有女朋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