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二十九章 戛納

第二十九章 戛納

    《無雙》的劇本當然很好。

    故事層層疊加。

    有人明明在故事外,卻寫進了故事里。

    有人明明在故事里,卻寫出了故事外。

    整個劇情十分精彩,跨躍性雖然大,但是都能餃接在一起,不突兀!

    劇情處理參考了《非常嫌疑犯》…

    趙姍看完劇本,立刻意識到沈林為什麼要收回,她也點點頭︰“再等幾年吧,你現在想跟周閏發一起演戲,角色戲份還不弱于他,有點難度…”

    “…別安慰我了,什麼叫有點難度,根本就不可能。”

    “你可以寫一個年紀大的和年紀小的故事啊…”

    沈林翻了翻白眼︰“你以為寫劇本那麼簡單?”

    “《半支煙》那種挺好的。”

    “…我又不是謝亭鋒,出道就被人捧在手心…別聊這些了,咱們出發吧!”

    謝亭鋒——香港電影的兒子,才出道就能接拍《中華英雄》這種大制作,即便出了頂包案,也能演《新警察故事》…

    跟他比,沈林這叫自主創業!

    ……

    機場,見到寧昊,後者獻寶式的掏出自己的mp3︰“我下載了《童話》、《追夢赤子心》還有你的第一張專輯!”

    “…我謝謝你啊!”

    “這也是盜版?”

    “你說呢?”

    “但我看有下載排行榜…不給你錢嗎?”

    “…你覺得呢?”

    寧昊閉嘴,換了個話題︰“《獨自等待》拍完了?”

    “嗯,伍氏賢效率還很高。”

    說著話,沈林從隨身帶的包里掏出劇本,翻看起來…

    寧昊表面挺鎮定,其實心里早就美翻了——戛納誒!

    第一部電影就入圍了主競賽單元,說明什麼?

    戛納準備把他當成嫡系培養的!

    想跟沈林交流一下,但後者一直在看書,他拍了下大林子︰“你在看什麼?”

    “《仙劍奇俠傳》…”沈林把劇本扉頁給他看了一眼。

    “是你要投資的電視劇?”

    “嗯,游戲改編,你玩過嗎?”

    “沒…我對游戲不感興趣。”

    “我也沒玩過…”

    “你要演嘛?”

    “我去客串一下…畢竟自己投資了…”

    邢愛那插話︰“你說的300萬,什麼時候到賬?”

    “我看一下…”掏出手機,有記錄今年歐冠的各項征程…

    今年歐冠邪了門,傳統豪門集體拉稀…

    現在進行四強爭奪賽…

    沈林知道四強強選手分別是拉科魯尼亞,摩納哥、波爾圖,以及此時尚不強大的切爾西。

    他準備買個10萬塊,不買比分,他也記不得比分了,只買輸贏——按照賠率計算,能翻52倍…

    然後,再買波爾圖和摩納哥,最後買波爾圖…

    即便交完稅,那也能翻身億萬富翁!

    當然,他沒有那麼高調,差不多就行了——意外之財不宜多…

    收回手機,了解了日期,計算了一下戛納行程,他道︰“這次從戛納回來,我就把錢轉給你!”

    “你這記錄的什麼?”

    “歌詞!”

    “哦…”

    ……

    一行人從北京國際機場出發,飛了十二個小時先到巴黎,然後轉機去尼斯。

    結果這邊正在爆發一場席卷全國的大罷工,飛機、鐵路、城市公交系統無一幸免。

    法國嘛,發生這種事很正常!

    耽誤了好幾個小時,這才聯系到車…

    一整天的時間都在趕路!

    組委會有專門的車子負責接待,到了酒店一個個都是精疲力盡。

    “哎呀,總算到了。”

    “…我出去一下!”沈林則迫不及待跑了出去。

    “他去哪?連個翻譯都沒帶!”

    “…誰知道?”

    大林子拉住酒店服務員,費了半天勁,總算打听清楚哪里有足彩投注點…

    又花了半天時間,沈林回到酒店。

    心滿意足!

    財富自由總算快實現了!

    這才有心思吃點東西。

    趙姍則跟他算這趟旅程的花費,造型師和化妝師不能缺少吧,服裝搭配很重要,怎麼也得借一些名牌——其實也有另一種打法,沈林完全可有學習範小胖披著一身龍袍,宣傳中國文化…

    開創毯星新時代!

    他沒有那麼強大的心理素質…

    還是少算了,中規中矩就挺好。

    衣食住行,加上幾個工作人員的薪酬,全套電影節下來,一百萬都不定夠用。

    所以,《香火》至少要賣30萬美元以上,才有的賺!

    這趟,陳婧沒來——《北京童話》去了翠貝卡電影節…

    《香火》是趙姍負責帶隊!

    听完趙姍的每一項賬單,沈林搖頭︰“你想多了,咱們白天看電影,晚上混宴會,根本花不了多少錢!”

    “…電影交易怎麼辦?打廣告不要錢嗎?”

    “咱們是主競賽單元的片子,還需要打廣告嗎?”

    趙姍無語︰“算了,我不問你了,我去找一下電影協會的人…”

    沈林確實不太清楚打廣告的方式,他只知道戛納是全球最大的電影交易市場——這玩意,你一來就能感受到,滿大街都是海報︰《蜘蛛俠2》、《我,機器人》、《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國家寶藏》…

    他們住的卡其頓酒店整個酒店的外牆都是《飛行家》,上面掛著碩大的主要人物的劇照——戴著蛤蟆鏡的小李子!

    但這些都是一看就是專業的宣傳公司做的。

    華語片打廣告純屬浪費,你就算把整個戛納包下來了,大家不認識你照樣不認識!

    趙姍準備用最省錢的方式,在交易市場支個攤,印刷幾張海報…

    歐洲市場雖然不大,但買斷額度很可觀,尤其是法國、意大利、荷蘭、西班牙,非主流華語片還是有一定的市場份額…

    甚至連東歐很多國家也對這類片子情有獨鐘——便宜,一萬美金就能買斷,就算不能上院線,發行dvd或者賣給電視台,也有的賺。

    趙姍帶著邢愛那去忙活去了,沈林則跟寧昊一起出去瞻仰電影聖地。

    畢竟是戛納嘛!

    然後,一路上遇到一堆背包客——都是來戛納感受藝術燻陶的…

    沈林突然想起一件事︰“听說你只要亮一下房間鑰匙,就能跟大洋馬免費來一場藝術的交流!”

    “…真的假的?”

    “不知道,我以前在哪本書看過…要不你去試試?”

    “我跟你那姐住一個屋!”

    好吧,看來,形勢不允許…

    “我先說一句,《香火》拿獎的概率比較低,咱們能賣掉版權,這趟就算沒白來!”

    “…我知道…”

    寧昊心里也清楚,《香火》成本沒到三十萬,dv拍攝,連膠片都用不起…

    能入圍戛納主競賽單元已經很僥幸了!

    “你知道就好,但我估計…”

    沈林話還沒說完呢,寧昊忽然指了指旁邊︰“誒,那便的是咱們國家的媒體嗎?”

    循聲望去︰“我看看…好像是,走,跟她聊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