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十六章 為國爭光

第十六章 為國爭光

    今年戛納,《青紅》是唯一一部獲獎的華語電影。

    《最好的時光》一獎未拿,侯曉賢自己說‘戛納的評選是這樣,先去挑片子,然後找到評審團,來決定今年的方向。不同的評審團最終的結果不一樣,每年都會調整,有時候選的片子會很悶,有時候比如去年選的就是新導演比較多。’

    還有媒體替他惋惜,說什麼‘侯曉賢戛納定律六次應驗︰入圍必遇華語勁敵!’

    哪有什麼勁敵?

    《活著》那年踫到了《低俗小說》,依然斬獲評審團大獎和影帝…

    就這,一堆人吹捧侯曉賢是電影大師…

    景未動,人未動,只有羊吃草的嘴在動;

    山未動,水未動,只有拍水的鏡頭在動;一圈羊,一灘水

    請問這叫哪門子的大師水準?

    拍水拍得時間長就叫有水平了嘛?

    文藝片也不用這麼拍攝啊,一味的沉悶、晦澀真不算是好電影,拍沉重題材而同時又能拍的不沉悶、不苦逼這才是算有真本事!

    白居易的作品給老太太听听懂了才公布,導演沒本事把文藝表現的通俗易懂關觀眾什麼事?

    貝多芬的音樂不懂的人也會覺得好听,即使審美鑒賞低的人,听他們的音樂听不出什麼內涵深奧以及反映他們創作時的內心活動,但就音樂本身而言,他們听著也會覺得挺悅耳,不是噪音…

    楊德昌的《一一》、《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都很長,但看著一點也不悶。

    侯大導演有這本事?

    別總說小眾,電影好歹還有聲音,有影像,算是生動有趣了。真說小眾,那還得是文學作品中比較先鋒,實驗性的作品,無論小說還是詩歌,比電影難懂多了!

    當然啦,大林子這種理論是基于主流思想,我們就是認為藝術要為人民服務,這是延安文藝座談會之後逐漸成為主流的思想,核心是馬克思主義美學和中國傳統文以載道的觀念…

    但是這並不能稱之為普遍意義的標準,以人為本之外,還有唯美主義、意識流、荒誕派這些理念…

    也許人家不是裝逼,就是懂呢?

    既然懂,那為什麼戛納不給他獎呢?

    不知道…

    ……

    老美的音樂宣傳跟國內差不多,各種趕場子打歌。

    當然,他們沒有什麼特別專業的類似韓國三大電視台那種打歌節目,他們主要集中在電台,還有gray,va,aa,bba等等頒獎禮,上去來個經典現場就有可能冠n周,還有維密,聖誕季等等造成一定效應都能促成單曲大火…

    不過時間不合適,環球安排了他上了一次《今夜秀》,主要宣傳歌曲。

    效果很好,沈林本來就是很坦誠的人,人家問什麼,他就回答什麼。

    “我是單純運氣好,沒想過征服美國粉絲,我就唱個歌,環球的人看重了,覺得不錯,幫著發行了一下;”

    “那我覺得他們也不會騙我,畢竟我也沒什麼值得他們騙的!”

    “我覺得挺神奇的,真的,沒想到自己在美國也有這麼多歌迷,我印象里美國流行音樂是全世界的潮流,能唱,會跳,能唱跳,玩鄉村音樂,舞曲,抒情的,都有世界級巨星,誰care你一個東亞來的生面孔?”

    “挺感動吧…”

    對了,他還當場拿吉他彈奏了一段《you are bueatful 》

    這期節目播出後,《you are bueatful》單曲百強榜排名上升了八位,排在第六位了。

    沈林交了一首《boo cp》,環球想交給林賽•羅韓演唱。

    這個時候的林賽•羅韓還是環球力捧的超級新星歌手,去年的首張專輯《speak》,全美銷量超過300萬張!

    但找不到她錄歌——人家忙著跟巴黎•希爾頓、妮可•里奇混在一起,過紙醉金迷的生活。

    旗下天後瑪麗亞•凱莉不適合這種歌,干脆沈林自己唱了!

    環球跟沈林意見一致,暫時不要發專輯…

    ……

    “《青紅》是藝術電影,能拿到1200萬的票房成績,已經出乎意料了…”

    “沈林演什麼片子,主要看他自己…”

    六月初,北京,《青紅》票房慶功,面對記者提問,趙姍回答的很坦誠。

    沈林雖然不在,但他依然是主角!

    “他現在還在美國,匯合福克斯方面的編劇,做美版的《北京童話》…進展,還挺順利,不出意外,再過一個禮拜,他應該能回國。”

    “為國爭光?算不上,他只是拿錢辦事…”

    有記者詢問沈林會不會出演好萊塢電影。

    趙姍點頭︰“確實有一些片子發了邀請,但是形象、戲份不是很好,我們一旦接了,意味著以後就只能走這種路線了…”

    “好萊塢主流電影體系里面,男演員一般是某種意義上的英雄角色,在好萊塢的眼里,很多膚色的人已經被賦予了臉譜化的定義!白人世界不容易接受一個黃皮膚不太講英文的英雄。女性角色一般是某種意義上的幻想對象,這個層面上異域風情是一種重要的審美。當然,這里多指的是商業片,如果是藝術片,美國電影也就沒有多少必要植入一個亞洲面孔了,不過我們也不放棄,美版《北京童話》里,他會出演男二號…”

    頓了頓,她補充一句︰“美版的《北京童話》叫《星運里的錯》…”

    旁邊,廖番問寧昊︰“你最近有跟他聯系嗎?”

    “有…但聊的不多,感覺他挺累的!”

    廖番點了點頭︰“在人家地盤混飯吃,哪有那麼容易!”

    寧昊也感慨了一下,兩人踫杯,替遠在美帝深處水深火熱的大林子致以誠摯的敬意!

    遠在洛杉磯的沈林正在酒店忙碌…

    別誤會,就是字面意思,忙著給大洋馬灌輸來自東方的正能量!

    《星運里的錯》劇本框架,去年沈林就已經發給了大衛•t•弗蘭德里,他是福克斯探照燈的大制片人,很滿意沈林的修改——廢話,就是按照《星運里的錯》修改的。

    沈林這次去美國,跟他一起選定了導演,馬克•韋布,美劇《辦公室》的導演,也是後來《和莎莫的500天》的導演。

    一個星期沒到就搞定了!

    然後是選角…

    大衛親自帶著沈林,讓他親自體驗了一把試鏡紅沙發是什麼感覺…

    沈林最開始有點擔心,大衛擺了擺手,我們是獨立電影!

    ——《星運里的錯》成本是750萬美元,標準的小投資,但也跟獨立扯不上關系啊…

    不過大衛都這麼說了,入鄉隨俗嘛!

    然後,他就有點樂不思蜀了…

    愛國者大炮發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