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開始,我只想做演員 > 第二十九章 八月

第二十九章 八月

    話說1995年,在香港電影市場逐漸萎縮的背景下,徐老怪仍然孤注一擲拍了風格獨特的《刀》,沒想到票房只有330萬港元,別說回本了,口碑也很慘。

    據說在接下來的10年里,徐老怪再也不敢踫武俠題材。

    2004年,徐老怪帶著自己的整個制作團隊北上,在新疆拍出了武俠巨制《七劍》。

    為什麼敢了?

    2004年,武俠片正沐浴著最後的榮光。

    美出新高度的章紫怡在《十面埋伏》中以袖擊鼓,驚為天人;往前,《臥虎藏龍》和《英雄》一前一後,讓中國武俠正式收割全球。

    踫巧也罷,千古文人俠客夢也好,總之,世紀之初,徐老怪、李胺、阿謀,風格上天差地別的三位電影宗師,不約而同地選擇以武俠言志。

    三人各有所長,成品各取所需。

    一個揮灑色彩如染缸,一個將特技玩至癲狂。至于李胺,他自己說了︰“悶不作聲的李慕白,就是悶不作聲的我。”

    作為香港電影的武俠宗師,徐老怪毫不掩蓋自己對另外兩位的看法——

    “《臥虎藏龍》完完全全是李胺喜歡的武俠,他完完全全把那種感覺拍出來了。”

    “對我來說,《英雄》的故事內容是不夠的,武打層面,它也依然停留在過去的一些形式上面。”

    《七劍》,徐老怪將自己這次嘗試稱為“紀實武俠”,那些曾經的飄逸、浪漫與靈動,他實在太熟悉了。

    或許現在,是時候改變了?

    從2002年建組開始,三年來,他傾注所有,畢其功于一役!

    仿佛人生成敗,在此一舉。

    當然,我們都知道,《七劍》敗了!

    七劍,真的是一部很失敗的電影,票房口碑,敗得徹徹底底。

    徐老怪是華語影壇的大師,我們愛的是那個縱意浪漫的江湖,是每一個武俠迷心中的夢。

    《七劍》不是…

    很多人說《七劍》跟《刀》自成一脈,但是《刀》陰暗詭譎,從頭到尾的癲狂cult而不失冷冽華麗,鏡頭運動有幾分實驗意味,雖然票房失利,但能看得出徐老怪對自己的革命。

    《七劍》還是算了,通篇看完,除了韓國女演員的嬌喘什麼都沒記住…

    劇情混亂,從頭到尾,主角是誰都不清楚,唯一塑造成功的角色大概是癲狂的孫紅壘。

    但孫紅壘的風火連城是反派誒!

    所以,這樣的電影票房失敗,沒什麼可意外的…

    好在今年暑期檔有《頭文字d》、《史密斯夫婦》,否則,兩月的票房根本干不過去年同期。

    ……

    不出意外,《大唐榮耀》劇組也在討論《七劍》…

    畢竟這是今年真正意義上的兩部大制作之一,另一部當然是《無極》。

    “《七劍》票房失利吧?”

    “嗯,他在戛納沒賣到多少錢…”

    “不是說賣了一個億嘛?”

    “想多了,大部分只是定金,後續資金會不會給,誰也說不準!”

    《七劍》海外票房加一塊沒到400萬美元…

    這幫片商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給足一個億人民幣的版權費?

    海外發行,通常是買斷和分成兩種形式。那些世界性的大片商,壓根不會出很高的價格買斷。

    一般會給個保底價,根據參演大腕的咖位上下浮動,比如老謀子、成可能是二十萬或者五十萬美元,菜鳥只有兩萬多。

    《七劍》的演員不具備海外號召力,徐老怪在華語區之外也沒啥知名度,當年闖蕩好萊塢拍攝了《雙重火力》、《k•o雷霆一擊》票房、口碑慘淡…

    他的片子,保底價碼最多十萬美金。

    然後,在這個基礎上,片商把宣傳發行的費用全部扣除,最後看能收回多少。如果還有盈余,那就可以分成,如果沒有,你就只能拿到保底金。

    不要看宣傳,國內有很多公司說一個片子賣了多少錢,動不動就幾百萬美金,那純屬出吹逼!

    《青紅》賣了五十幾個國家的版權,加一塊還沒到400萬美元…

    陳婧對這個太了解了!

    陳婧放下手上關于《七劍》‘票房大賣六千萬’的報道,嘆了口氣︰“我現在擔心海片商會不會對中國武俠、大片失去興趣…”

    另一位投資人江志強接過話︰“看《無極》吧,《無極》如果能大賣,意味著海外對這類題材還是很有興趣的…”

    “那如果《無極》票房失利了呢?”

    “…應該不至于,米拉麥克斯開價2500萬美元買斷了《無極》的北美發行…”

    嗯,看到片花直接開了高價,支付了90萬美元的定金。

    呵呵,都說《上海堡壘》關上了中國科幻電影的大門,怎麼不說《無極》關上了中國式大片的大門?

    《無極》之前,按照江志強的說法︰“古裝+動作”的中國制造大片在海外片商眼里,就是票房靈丹妙藥,只看片花就敢出手!

    《無極》之後,連《黃金甲》都得耗巨資請好萊塢片商探班——好萊塢片商不敢開高價了。

    黃忠磊干脆直言︰“因為《無極》情況不太好,導致現在海外片商對中國影片的購買速度放慢了、更謹慎了。片商不是簡單看一些片花就能做決定,他們要看到全片!”

    就這,陳大導演還說什麼‘十年之內,沒人看得懂《無極》’…

    我想吃個紅燒肉,然並卵,你做得難吃!

    你狡辯,我放了超級多最貴的辣椒,我放了很多高級鹽,我用昂貴的金鍋炒的。我放了花椒,我放了咖喱!這是中國第一盤放咖喱的紅燒肉!你敢說不好吃?

    這就是《無極》…

    扯回來,不知道為什麼,一說到《無極》,就激動了…

    “所以,《大唐榮耀》還是應該加幾場打戲…”

    “不能再打了,也沒時間了。”

    “…而且《大唐》不一樣,按照史實記載,這場戰是輸了的!”

    《大唐榮耀》最後一戰,郭昕集合所有弟兄,嘆了口氣︰“明早吐蕃攻城,必定是守不住了,大家今夜各自散去吧!”

    “真對不起你了,費勁千辛萬苦給我們送來軍費…”

    “將軍,我乃大唐宣威軍盧十四,我大唐軍人,永不後退!”

    所有人摘下頭盔——孤懸域外數十年,滿城皆是白發兵!

    鏡頭一個個掃過所有人,掃過成,最後聚焦到了洪金飾演的郭昕臉上,他眼楮望著星空,然後鏡頭切換,是長安的開遠門,一塊石碑,上面寫著“西去安西九千九百里”!

    這塊石碑的意思是示戎人不為萬里之行。

    然後年輕的郭昕率領大軍開拔河西,一群人唱著歌——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還有那首《從軍行》︰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

    《大唐榮耀》,拍的很快。

    從這個角度也說明了項目組籌備方面的用心,幾乎每一天的戲都是提前規劃好的!

    沈林本來計劃一個半月,但他一個月就殺青了。

    打包好行李,準備滾蛋。

    陳婧送他離開,問他之後的行程。

    “回去錄歌拍v…”

    “你的專輯?”

    “不是,只是一張ep,然後還得去美國拍個戲…對了,老畢給我打電話,讓我去一趟《超級女聲》。”

    “你去《超級女聲》干什麼?”

    “幫唱啊…算是比賽的一個調劑,畢竟是個娛樂節目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