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影帝穿成花瓶女星後 > 第二十四天穿了(驚喜)

第二十四天穿了(驚喜)

    顧南岸有一瞬間的晃神, 車子略微偏離線路,他趕緊扶正方向盤。

    高菲自然察覺到了車子剛才偏離了路線,不解抬頭。

    是她說錯什麼話了嗎?

    顧南岸不喜歡壓著滿腹的疑惑,直問︰“這是你第一次看我的電影?”

    高菲听後立馬愣住了。

    果然說漏嘴了。

    心里一萬頭小馬駒奔騰而過, 恨不得時間倒流, 把剛才的話都收回去。

    “啊……這個……”

    “嗯?”顧南岸一邊開車一邊等答案。

    高菲躊躇,對著顧南岸的側臉, 有那麼一瞬間, 她真的很想把所有事實都和盤托出。

    說顧大哥對不起我之前那四年說喜歡你其實是假的,那些真情實感感人肺腑的深情告白其實是湯淑捷提前讓我背下來的, 牆上你的海報是上一個租客留下來的,每年為你慶生的微博是我助理幫我發的,你的電影之前我一部都沒看過, 這些都是我為了草人設做出來的, 我其實不是你的粉絲, 也不怎麼喜歡你, 純粹只是想蹭你點紅氣。

    但高菲最後還是把這些話都咽了回去。

    因為她慫了。

    她不敢保證顧南岸听後不會生氣, 不會直接把她從車上扔下去。

    這月黑風高的,她被扔下去了怎麼辦?

    並且不止怎麼, 她想到了之前的那個吻。

    溫熱的, 顧南岸吻她。

    高菲閉了閉眼, 最終話還是硬著頭皮撒謊︰“我是說這是我第一次在電影院,看你的電影。”

    “你也知道,我之前工作挺忙的,沒有多少空閑時間去電影院。”

    “不過你的電影在視頻網站上上線後我都有看過!”高菲報了顧南岸拿影帝的那兩部作品, 因為這兩部實在太著名了,顧南岸的封神之作, 家喻戶曉,她想不知道也難。

    顧南岸想起高菲之前日程表上近乎007的工作安排。

    她沒時間去看電影,貌似也說得通?

    顧南岸于是說︰“以後還是去電影院吧。大熒幕的效果不一樣。”

    高菲沒想到這麼容易就糊弄過去了,點頭︰“嗯!”

    ..............

    《無路可退》上映後勢頭一路猛漲,力壓同期的兩部國外商業大片,顧南岸票房實績再次被他自己刷新。

    這還是他公開了女友,從前那些女友粉嗷嗷要脫粉的情況下。

    高菲每天刷著《無路可退》不斷上漲的票房,金錢化成數字也看得人咋舌。

    男演員獎項固然是重要,但其實再重要的獎項,也敵不過實打實的票房。

    這行沒有人做慈善,錢永遠是第一生產要義,電影不賣座不賺錢,再高的逼格也沒用。

    並且最令人驚悚地是高菲發現顧南岸還參與了電影投資出品,所以對于這部電影,他除了片酬以外,還會得到後續相應的票房分成。

    高菲掰著手指頭算了一下,最後倒在靠枕上。

    嗚嗚嗚嗚嗚這個男人好有錢。

    顧南岸經過,看一眼倒在靠枕上正一臉羨慕嫉妒恨的人,笑一聲。

    ..............

    《無路可退》熱映之後,顧南岸接著就該進組了。

    準確地說,是高菲扮演的顧南岸,馬上就要進組了。

    兩人一時半會兒換不回來,顧南岸把自己的劇本交給高菲讓她先看。

    高菲看完顧南岸的劇本。

    這次要拍的是古裝,名字叫《長安妖殺》。

    官場斗爭詭譎激烈,定北候世子陸荀朝下放擔任三年青州縣令,此番受昭回京,弱冠之年上任正三品大理寺卿,司刑獄法典,掌復核撥正。

    陸荀朝上任後京中各種大小案件頻發,其中以一起無頭尸案最是駭人听聞,百姓間紛傳是妖物作祟,陸荀朝每日奔忙查案,原以為能撥雲見日,卻逐漸發下這些離奇的案件之下,作祟的不是妖物,而是朝中的各派系之間數十年來暗無天日的斗爭……

    高菲看完劇本,心里又是佩服,又覺得沉重。

    這個劇本無論是情節厚度還是人物深度,都是她以前拍的那些亂七八糟的爛片沒法比的。

    而陸荀朝這個人物更是復雜,出身定北侯府世子,卻甘願被下放到青州當三年小小縣令,他看似冷面寡言,冷血無情,三年來卻深受青州當地百姓愛戴。作為新任大理寺卿,他正直無私,決心要撥亂反正,卻似乎又撼動不了連同自己父親在內,朝廷無休止的爭斗。

    盡管心情沉重,知道難度太大,但高菲還是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棒的故事。

    她看劇本時一直代入的是顧南岸的臉,看完後就一直忍不住在想,如果陸荀朝這個角色是由真的顧南岸來演的話,該有多出彩。

    顧南岸對著看完劇本的高菲,問︰“現在有心理準備了嗎?”

    高菲哭喪起臉搖頭。

    她更沒底了。

    顧南岸的一世英名,這麼好的劇本班底和導演,這次要是被她毀了該怎麼辦。

    顧南岸又嘆了口氣︰“今天台詞練了嗎?”

    不同于電視劇,電影基本都要求演員原音,所以對台詞的功底要求很高。

    高菲︰“練了。”

    她憂愁看向顧南岸︰“顧大哥,你真的跟我一起進組嗎?陪在身邊教我演?”

    顧南岸點點頭︰“嗯。”

    他當然知道這樣會受人議論與非議,但與讓高菲一個人面對導演面對整個劇組演他的戲比起來,這能舍小求大,讓別人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

    他又說︰“只是明晚有一個跟導演和制片的飯局,你自己去。”

    高菲听到是飯局,似乎比較猶豫︰“啊?”

    顧南岸見高菲樣子猶豫,突然想起自己之前替高菲出席和代言品牌方的飯局,在飯桌上被那個品牌經理動手動腳。

    那天晚上的場景還歷歷在目。

    而這樣的飯局,高菲以前怕是不知道經歷過多少。

    顧南岸皺起眉。

    他開始對高菲解釋︰“明天你只是去吃個飯而已,最普通的吃個飯。”

    高菲也意識到自己現在是顧南岸,顧南岸又不是高菲,飯局對他來說無比簡單與正常的一件事,于是點頭答應下來︰“好。”

    這時,顧南岸突然坐下來問高菲︰“我能問你點問題嗎?”

    高菲︰“什麼問題?”

    顧南岸︰“以前的那些飯局,或者是社交場合,有人把手放到你這個位置,你怎麼辦?”

    顧南岸一邊說,一邊把手放到高菲腰部靠下,靠近臀部的位置。

    他觸踫的是自己原本的身體,所以也沒什麼顧忌。

    高菲不知道顧南岸問她這個干嘛,感受到那只手的位置後哆嗦了一下,然後側了側身,不著痕跡地就把那只手給撇了過去︰“應該這樣。”

    顧南岸似乎被她這一手技能給驚到了。

    他手又換了個位置,放到個更過分的地方,高菲同樣,無聲無息地就把身上的手給撇開了。

    她見顧南岸似乎表情驚訝,于是很認真地說︰“這我練了好久的。”

    “你總不能……就傻站在那里讓人摸吧……”

    顧南岸對著一臉認真的高菲,一時間突然說不出來話。

    這種不著痕跡無聲無息躲咸豬手的本事,她似乎比誰都厲害。

    顧南岸眼中突然蒙上一層說不清的復雜。

    高菲不知道顧南岸突然問她這個做什麼,于是試探著問︰“顧大哥,你也想學這個嗎?”

    這實在是很令人費解啊!

    他學這個做什麼?有人敢對顧南岸咸豬手?有人敢亂摸顧南岸?

    這年頭男人,還是影帝,都要擔心被亂摸嗎?

    高菲覺得這是自己為數不多能拿得出手的技能,又說︰“你要是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顧南岸︰“………………”

    他最後還是rua了一把高菲頭頂短發,說︰“以後不會了。”

    高菲︰“唔?”

    她摸了摸頭上被rua的地方,發現顧南岸最近說話讓人越來越听不懂了。

    .......................

    第二天,高菲代替顧南岸去參加和《長安妖殺》導演與制片,還有幾個重要制作人的飯局。

    來之前顧南岸都教她認過人,高菲一一叫對了名字,坐下就開始吃東西。

    來之前她本來還被顧南岸搞得有點擔心,會不會這年頭連當影帝的男人也不安全,來之後才發現人家的飯局就是正經,連端茶水的小妹妹都長得很安全。

    導演和編劇正 里啪啦激烈討論劇情。

    高菲注意力全在一桌子菜上。

    菜一道道端上來她一道道吃,吃著吃著,突然被對面正激烈討論導演和編劇一起cue到。

    “南岸,你覺得呢?”

    高菲︰“啥?”

    她猛抬頭,嘴里是剛吃了一半的蝦。

    眾人︰“………………”

    為什麼覺得,顧南岸飯量變大了。

    參加這種飯局,竟然真有人是來正兒八經吃飯的。

    高菲見所有人目光都匯集在自己身上,默默吞了剩下的半只蝦。

    她扮演顧南岸的訣竅是少說話就等于少犯錯,高菲只好停下筷子,認真听其他人的討論。

    好在她已經提前看過劇本,基本上能跟上大家討論的思路。

    今天來參加飯局的除了顧南岸外還有另外兩個主演,導演說起演員,突然提起一個事情。

    《長安妖殺》劇中有一個角色名叫小織。

    這是個很小的角色,小織是街頭流浪的乞兒,莫名被卷進無頭尸懸案,最開始還被陸荀朝懷疑,差點一劍殺死。後來小織被放出來,繼續流浪于街頭,無意間發現了一件證據,為最後陸荀朝破案提供了幫助。

    就跟電影里的其他小配角一樣,小織只是案件環環相扣之中的一環,雖然不能缺,但是卻不起眼,從頭到尾總共也沒多少場戲。

    這個不起眼沒戲份的角色,本來定的是一個投資方的老婆。

    投資方老婆是個小年輕,想過過戲癮,導演當然不敢把重要角色交給來過戲癮的闊太太,所以挑了這個不起眼也沒太大難度的角色出去。

    結果現在馬上要開機了,原定的投資方老婆卻突然懷孕,先兆性流產在家躺著保胎,演不了。

    這種臨開拍演員掉鏈子的事情很煩人,要說好辦也好辦,大不了再找一個人頂上,《長安妖殺》的配置與班底,小配角都能被搶破頭,但說難辦也難辦,導演追求完美,即便那麼多人想演,他也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一個最合適的。

    高菲听導演在說這件事情。

    她本來沒怎麼放在心上,直到突然想起來,顧南岸說,要不顧外界的非議,陪她一起進組。

    反正顧南岸也會在劇組。

    高菲立馬來了精神,眼楮直勾勾看向導演。

    導演姓周,叫周萬。

    高菲︰“周導,小織這角色挺小的對吧。”

    周導︰“嗯。”

    高菲觀察周導表情,說的很謙虛︰“要不讓高菲來試試?怎麼樣?”

    “就是我女朋友。”

    周導一愣︰“嗯?”

    ..................................

    飯局結束,顧南岸來聚會地點接高菲。

    高菲一上車就難掩興奮︰“顧大哥!你猜我今天踫到什麼!”

    顧南岸不知道高菲為什麼這麼高興︰“怎麼了?”

    高菲把剛才飯局上導演說有個小角色空缺的事情原原本本轉述給顧南岸,然後搖著顧南岸的胳膊︰“我跟導演提起來,導演答應我讓我的女朋友,也就是你去試試戲!”

    顧南岸听到高菲口中那句順溜的“我的女朋友”,臉黑了黑。

    他知道這句話翻譯過來的意思,大概就是,導演同意讓顧南岸的女朋友,高菲去試試小織那個角色。

    高菲︰“如果你也試戲成功的話,我們兩個就可以名正言順地一起進組!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現場教我啦。”

    高菲覺得試戲這種事情以顧南岸的演技簡直是易如反掌,星星眼問︰“顧大哥可以嗎?”

    顧南岸扭頭看向高菲,只是問︰“你對這個角色沒有意見嗎?”

    因為高菲再怎麼說,畢竟黑紅也是紅,在圈里都是二線女藝人。

    而小織這個角色,顧南岸看過劇本,小的不能再小,只比打醬油的群演好那麼一些。

    更別說以後上映的番位問題。

    這其實是某種意義上的自降身價和咖位,而咖位和身價這兩樣,降下去了,就很難再拉回來了。

    顧南岸覺得如果高菲想演,以後,他能幫她爭取一些更重要,更有分量的角色。

    高菲知道顧南岸在擔心什麼,搖搖頭,笑著說︰“沒關系。”

    她撅了噘嘴︰“不瞞你說,在這之前,我都很久沒有戲拍了。”

    “因為沒有劇組願意找我。十八線網劇都嫌我趕客。”

    顧南岸知道這應該是實話。高菲演技爛出圈,口碑基本上敗光了,所以沒有戲可演,工作變成了跑綜藝和商業站台。

    高菲表情認真︰“所以我覺得,從頭開始也可以呀。”現在沒有湯淑捷每天逼她馬不停蹄地跑通告,有很多事情都可以改變。

    她不好意思地看向顧南岸︰“額。雖然是你替我從頭開始。”

    顧南岸最後扶著方向盤嘆了口氣︰“好。”

    .............

    顧南岸準備了兩天“小織”這個角色。

    角色再小他也不敢大意,最主要的,是這個角色人物屬性的性別“女”。

    等于是在反串的基礎上再表演。

    顧南岸觀察高菲雖然佔用他的身體,舉手投足中卻流露出的各種屬于女性的動作和神態,在練習試戲橋段時有意地模仿。

    兩天後,顧南岸結束試鏡,從試鏡現場出來。

    周萬當然知道高菲是誰,本來對于“顧南岸”這種想塞女朋友進組的行為頗有微詞,但畢竟是“顧南岸”提出的要求,他不得不給個面子,並且好在是個小角色。

    直到他看了來試戲的“高菲”試演的那場戲。

    周萬看過後幾乎立馬敲定這個角色給高菲。除了外形太好看其實不怎麼符合人物要求外,演的活脫脫就是劇本里的小織走出來。

    怪不得說什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高菲跟顧南岸在一起了,連演技也脫胎換骨了。

    顧南岸在結束試戲,看到周萬瞠目結舌的表情時,就知道這件事妥了。

    高菲對他倒是信心滿滿,一點都不擔心。

    顧南岸想起高菲,笑了笑。

    作為“高菲”來試戲,現在跟他身邊的是高菲的經紀人向原。

    向原發現“高菲”試戲完出來竟然在笑,湊過去問︰“菲菲,試的怎麼樣啊?”

    他一開始知道高菲要演這麼小的角色時其實也不太理解,後來又覺得不管怎麼樣,高菲現在能願意工作,他就應該燒香拜佛了。

    跟湯淑捷解約後的高菲性格大變不說,還什麼通告都不願意跑,一一全推。

    顧南岸心情很好,難得多說話︰“不錯。”

    兩人出了大樓,還沒來得及上車,顧南岸和向原手機同時收到了短信。

    周萬很快就敲定了,小織這個角色給表現稱得上是驚艷的“高菲︰”。

    向原︰“菲菲你做到了!”

    顧南岸倒是不怎麼驚訝︰“嗯。”

    他把短信轉給現在正在家里等待的真正的高菲。

    向原喜滋滋地去開車,問後座的“高菲”︰“菲菲,回靜南苑嗎?”

    向原對于高菲跟顧南岸交往並同居這件事看得十分淡定,不過他覺得高菲這陣子性格大變沒有事業心了,肯定和她傍到影帝有關。

    顧南岸不回靜南苑,報了個商場的地點,讓向原先開車去那里。

    顧南岸來到商場,走vip通道,去一家店里取了件他之前訂的東西。

    店里能直接買的其實也有很多,盡管一顆最普通戒指都是六位數打底,而比這些還要高一個檔次的,則需要提前預定。

    ba恭敬把東西交到vip客戶手上。

    回靜南苑的路上,向原忍不住從後視鏡看後座的“高菲”,看到“她”從紙袋里拿出一個小盒子。

    顧南岸打開手里的緞帶盒。

    里面是條項鏈,吊墜設計的很別出心裁,上面的鑽石純淨而閃耀。

    向原也從後視鏡里看到了“高菲”手里的那條項鏈,然後內心忍不住彪了句髒話︰臥槽這鑽石,真的好閃,好大,看起來好貴……

    顧南岸看著眼前的項鏈。

    其實就送禮物這件事,由于他和高菲目前的狀況,比較難辦。

    他送她女人喜歡的衣服鞋包首飾,高菲目前生理上是個男人用不上,送她男人喜好的手表領帶袖扣,又等于繞了個彎兒送給了他自己。

    所以最後顧南岸還是決定送個簡單的,等以後換回來了,高菲能戴,如果換不回來,在家里,他也允許高菲用他的身體戴戴,過過癮。

    顧南岸覺得今晚是個不錯的時候。

    沒什麼羈絆了,去回應她的喜歡。

    顧南岸開始幻想高菲的樣子,害羞的,激動的,興奮的,毫無保留的。

    向原看到“高菲”拿出來的那條項鏈。

    他沒想到顧南岸竟然是這麼懶的男人,送個禮物都要高菲自己去店里取。

    不過就東西來看,出手還是很大方。

    向原想起“高菲”剛才在店里,毫無保留地刷那張署名為“顧南岸”的銀行卡付錢時的樣子。

    他其實一直不知道高菲為什麼突然跟絕無可能的顧南岸好了,面對這條項鏈,他甚至突然開始懷疑,高菲喜歡的到底顧南岸的人,還是顧南岸的錢。

    然而在向原的心里,高菲並不是那樣的女人。

    現在能這樣肆無忌憚地花錢,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

    向原思索再三,終于開口︰“菲菲。”

    顧南岸把項鏈放回盒子里,答應一聲︰“嗯。”

    向原︰“你可不可以跟我說說你跟顧南岸是怎麼開始的。”

    顧南岸︰“怎麼開始的?”

    “對啊。”向原點頭,“你不是不喜歡他的嗎?”

    不喜歡?

    顧南岸眉頭一皺,然後覺得這小子是不是有問題,笑︰“我不喜歡顧南岸?”

    高菲不喜歡顧南岸?

    高菲喜歡顧南岸喜歡的海枯石爛天崩地裂人盡皆知好嗎?

    顧南岸記得此刻自己是高菲,糾正向原的思想,說︰“什麼叫我不喜歡顧南岸,我喜歡了顧南岸整整四年。”

    向原卻噗嗤一笑︰“你在我面前就不要裝了好伐。”

    他一一念叨著︰“從前那些跟顧南岸的深情告白都是湯淑捷提前讓你背下來的,牆上顧南岸的海報明明是是上一個租客留下來的,每年給顧南岸慶生的微博還都是我幫你發的,你根本記不住他生日,連他的一部電影都沒看過。”

    “都是假的啊,喜歡顧南岸明明只是你的人設,蹭影帝熱度,蹭著蹭著就把自己蹭紅了。”

    "所以我現在就挺奇怪的,你不是說只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嗎,現在怎麼突然跟他在一起了。"

    “你圖他啥呢?”

    “嗯?”

    向原問“高菲”問題,卻發現後面的人沒動靜。

    他又叫了兩聲︰“高菲?菲菲?小菲菲?”

    顧南岸沒說話,手里的項鏈盒“啪嗒”一聲,滾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