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一百七十七章貓爪向前伸

第一百七十七章貓爪向前伸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諞話倨呤 噠貓爪向前伸

    進了電梯間,甦千溪覺得自己都快有幽閉空間恐懼癥了。←百度搜索→【←書ソ閱

    這個時候,要是能狗血的穿越一把多好。

    像都教授那樣,一閉眼,就穿越到大街上。

    霍延西面無表情的把甦千溪拎回了17樓的休息室。

    甦千溪像是一只貪玩的小野貓,剛被主人逮到,聳拉著腦袋。

    進了房間,隨手一丟。

    甦千溪便陷進了柔軟的床里。

    掙扎著爬起來,卻被一個頎長的身影逼回了床上。

    修長的手指捏著她的下巴,淺笑薄涼,“單身?嗯?”

    甦千溪吞了口口水,“雙身,雙身。”

    “大批的男粉絲擁護?”想到那堆蒼蠅一樣的男人在她的身邊徘徊,他就恨不得吃了她。

    “那些都是幻覺。”甦千溪快哭了。突然想到了什麼,貓眸一瞪,“你還好意思說我!明明是你先跟林若言親親我我的!”

    “我只跟你親親我我。”霍延西三分笑意,兩分慵懶。俯身,薄涼的唇瓣吻上她的唇,琥珀色的冰眸里流光溢彩。

    柔軟的大床很好的將兩個人包裹住了,多了幾分蠱惑的味道。

    甦千溪掙扎著起身,卻不想,被他死死的困在臂彎里。“你這樣做是在塘塞我嗎?”

    霍延西的冰眸忽然變的有深難測,定定的望著她的臉,“不信我?”

    甦千溪的聲音里帶了幾分委屈,“你的領帶為什麼會在她的手里?”

    霍延西勾住她的下巴,在她的耳邊輕輕吐氣,“剪彩的那天,因為我是投資商,所以要給植物園的小樹上填一鍬土。屋】帶著領帶不是很方便,順手摘掉了而已。”

    甦千溪把頭埋在他的胸前,听著他的心跳,“我沒有不相信你,只是想親耳听見你對我說。”

    女人,都是缺乏安全感的動物,即便是明明知道對方不會背叛,可是還是會偶爾傷感,偶爾胡思亂想。

    只是偶爾而已。

    “她現在在盛泰工作,我們公司和盛泰之間之前還有一個合作項目,後面你還會接觸她。”霍延西有些擔心,林若言的手腕明顯惡毒了許多,只是認識這麼久,他還真的不希望看見這樣的林若言。再也沒有當初的善良可言。

    “沒關系,我可以直接跟她對接。”甦千溪說道。

    “你不怕嗎?”坦白說,他有些舍不得。畢竟是情敵的關系,而林若言也不是當初的林若言了。

    “貓有九條命,怕甚?”甦千溪勾唇。

    霍延西听見甦千溪這樣說,就放心了。本來他想要親自跟林若言對接的,因為案子比較棘手,但是又怕甦千溪會多想。所以這一次他要她親自跟林若言對接,生意即便是虧了,她還有他在。可是如果輸了她,他就徹底輸了。

    “甦千溪,我發現你一個新的技能。”霍延西幽深的冰眸望不到底。

    甦千溪興奮的看著霍延西,他這是要夸她的節奏嗎?“什麼技能?”

    “轉移話題。”霍延西嘴角洋溢著笑容,眸間璀璨如星。

    俯身,將她壓在床上,不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

    薄唇壓下來,霸道的廝磨糾纏。

    甦千溪被他含著的唇瓣,用力掙脫開,“ 霍延西,你這個霍種豹!”

    “霍種豹?很好。”霍延西的笑容越發的狂傲,雙手毫不留情……

    似是一只侵略的獵豹,帶了難掩的冷冽氣息。

    甦千溪瞪著貓眸不甘示弱的纏上他的腰際,雙手攀上他的脖頸,倒掛在她的身上,像是被捆綁在柱子上任人宰割的貓。

    霍延西看著甦千溪糾結的笑臉,薄唇微勾,“今天拿掉你的幾條命好呢?一條,兩條,三條……”

    甦千溪終于放棄了,松開纏著他的四肢,躺在床上。

    吻,鋪天蓋地的襲卷而來,帶了霸道的薄涼。

    帶了炙熱的溫度……

    伸手,反抱住霍延西。

    肆意的席卷,狂風駭浪的盤旋。

    陽光透過百葉窗,照在兩個人光潔的皮膚上,無可遁形……

    房間里到處充斥著蠱惑的氣息。

    甦千溪喘這氣,看著身旁好像絲毫沒有疲倦感的男人。

    霍種豹,果然不是蓋的。

    “你這樣看著我,我會認為你是沒有盡興。”獵豹般翹起一絲享受美食後的愜意微笑。

    甦千溪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胳膊酸痛不已,“我這只貓都快成死貓了。”

    委屈的開口,氣還沒有喘勻。

    長臂將她攬進懷里,“喂飽了小貓,就不用擔心我的小貓還出去拈花惹草了。”

    語氣里的薄涼,帶了一絲威脅的味道。

    甦千溪覺得頭皮發麻,“我今天回去就跟他們說,我結婚了。”

    “乖。”霍延西暗啞的嗓音在她的耳邊輕輕響起。

    敢不乖嗎!再不乖骨頭都不剩了!甦千溪在心里吶喊。

    “我該回去上班了。“甦千溪軟綿綿的說道。

    準備起身,卻被一只大掌拉回了懷里。

    “這麼有精神,看來還是沒有喂飽。”薄涼的舌尖掠過她的耳垂,蜻蜓點水的吻,帶著溫熱的氣息。

    甦千溪的臉蛋染上一抹紅暈,這個男人真的是禽獸來的嗎!都不會累的!

    腦海里突然浮現出天蠍座性格的人的評價,某種要求特別多……

    下巴被修長的手指抬起,琥珀色的眸子里映出她清澈的倒影。

    薄唇覆上,沾染了她的氣息。

    甦千溪的雙眼迷離,感受著他的冰冷氣息,一點點滲透她的皮膚里。

    滾燙的大掌將她緊緊的抱住,似是要揉進身體里。

    墨一樣的長發糾纏著霍延西的身體,凌亂的散落在他結實的胸膛上。

    小手,攀上他的胸口,感受他狂熱的心跳。

    吻,越漸加深,帶了狂肆的毒。

    讓她徹底迷失,再也沒有後悔的余地。

    他的眸子一直盯著她的貓眸,帶了若有若無的笑意。

    伸手,將他的眼眸蒙上,羞怯的開口︰“別看。”

    大掌覆上她的小手,輕而易舉的拿掉,“看著我,不準逃。”

    不知道要持續多久,兩個人彼此攀著彼此,沒有松開的意思。

    房內,原本嚴肅的白色,逐漸染上了一抹殘陽的暖金色,帶了讓人浮想聯翩的味道……

    甦千溪醒來的時候,霍延西穿著睡袍,安靜的坐在椅子上,正在看著什麼。

    厚厚的一個本子,上面有陳舊的痕跡,有些眼熟。

    伸手,拿了他的襯衫,套在身上,露出白皙修長的腿。

    甦千溪貓一樣伸了個懶腰,靠近霍延西。

    見到她過來,冰眸里漾起淺淺的笑意,把本子收好。

    甦千溪軟綿綿的開口︰“是情書嗎?不能給我看?”

    撒嬌的口氣,只有求他的時候他才听得到。

    “嗯。”霍延西並不否認。

    甦千溪貓眸里閃著委屈,可憐兮兮的看著霍延西,“ 給我看一眼嘛,都是過去式了。”

    低沉慵懶的嗓音輕啟,“那是誰因為林若言的出現就對我伸出貓爪的?”

    甦千溪不染縴塵的貓眸眨了眨,無辜的望著他的臉,“是誰這麼沒有公德心,下次我幫你教訓她。”

    淺栗色的碎發被微風吹起,讓他原本冷硬的臉上,多了幾分生動的帥氣,“怎麼教訓?”

    甦千溪吞了口口水,“扔到紅酒池里泡上一天。”

    霍延西刀刻般的線條動了動,淡淡的笑,“你真是從來不吃虧。”

    甦千溪扁了扁嘴,“那是認識你以前,我向來是有仇必報的人。但是認識你之後……“

    甦千溪頓了頓。

    “認識我之後怎樣?”唇角微勾,帶了濃厚的興趣。

    “認識你之後,被吃的干干淨淨,就剩一下貓骨頭了。”甦千溪郁悶的開口。

    說到吃,她還是有點餓了。

    貓,也是要吃飯的。

    舔了舔干澀的唇瓣,上面還殘留著他薄荷的味道。

    想起剛剛那些畫面,不禁讓人臉紅。“今晚不回家了嗎?”

    “我還有點工作沒忙完,晚一點回去。”霍延西把她的衣領從領口的位置里翻出來,像是照顧嬰兒一般。

    甦千溪望著霍延西冰冷的臉,心里卻很暖,他所為她做的已經足夠。即便沒有甜言蜜語,甚至臉上如冰封般冷硬,可是做的卻是春風和煦的暖。

    “太累的話我們就不回家了。”甦千溪歪著腦袋,看霍延西認真動作的模樣。

    隨手拿了本書,慢慢讀起來。

    讀書,真的是很無聊。

    雖然她學的理科,也不過是因為理科容易找工作一些,眼神不斷的從書本上移開,偷瞄著霍延西的側臉明滅。

    霍延西忽而轉頭,琥珀色的雙眸里盡是夜晚的薄涼,“偷窺我?”

    甦千溪搖了搖頭。粉色的唇瓣拉開一個彎彎的弧度,貓眸含水,“我是光明正大的在看你。”

    霍延西勾唇,眼角都染上一抹愉悅。甦千溪總是能讓人感到出人意料,比如現在,如果是別的女人應該馬上避開他的目光,裝傻。可是甦千溪呢,卻理直氣壯的告訴他她在看他。

    “餓了嗎?”霍延西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

    “倒是不太餓,但是也可以吃點,飯這種東西就是為了吃下去心情愉悅,又不是非要等到餓了才吃。”甦千溪擺弄著他面前的掛件,看掛件來回搖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