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一百九十六章吃的骨頭都不剩

第一百九十六章吃的骨頭都不剩

    一秒記住【愛書屋】,檳 ┘ 市 翟畝痢5諞話倬攀 吃的骨頭都不剩

    她的勾引又失敗了。

    就算是貓,也是有尊嚴的。

    三番五次的被打臉,就算是貓臉也會腫。

    呵。

    霍延西唇邊泛著笑意,起身,“你繼續夢游,我去吃飯。”

    飯!

    床上的一小團“噌”的從床上跳起來。

    對于吃貨小野貓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填飽肚子。

    “撕拉”

    裙子撕裂的更大了,她決定這輩子再也不要相信璇璇支的招數了。

    門板輕輕的合上,甦千溪三下五除二的換好衣服,出了門。

    門外,霍延西頎長的身影被暖暖的燈光照著,鍍上暖暖的香檳色。

    小媳婦兒似的跟在他的身後,客廳里的飯香味很濃。

    樓下,是璇璇和江左八卦的眼神。

    “霍少餓了吧,快吃快吃。”璇璇把熱騰騰的幾道菜往霍延西的面前推了推。

    霍延西的臉上,依舊薄涼一片,眼底似乎更沉寂了。

    甦千溪拿起筷子,去夾盤子里的食物,卻被璇璇攔住了,“你吃這個就好。”

    皮蛋瘦肉粥。

    甦千溪嫌棄的看了一眼粥,“璇璇,你這是那些菜的邊角料做的吧。”

    那幾盤菜里有的東西這里基本都有,皮蛋瘦肉粥什麼時候也加了韭菜還有牡蠣。

    璇璇笑嘻嘻的附在甦千溪的耳邊,“你姐我為你的幸福著想。”

    甦千溪皺了皺眉,一碗用邊角料做的粥也叫幸福!

    她她得是多久沒吃過貓糧!

    江左的臉上直冒冷汗︰“霍少,您不喜歡吃的話我重新做一份。”

    霍延西輕輕扯唇︰“不用。”

    錫紙烤羊排、銀絲牡蠣、韭菜煎包、鮮蝦湯。

    準備的還挺齊全。

    夾了一口牡蠣,優雅的吃進去,精致的牡蠣殼放在桌子上,上面的佐料一點也沒有溢出來。

    這個男人就連吃飯都如此的一絲不苟。

    “味道怎麼樣?”璇璇臉上的笑容似是春天的向日葵,普照大地般的溫暖。

    “還好。”霍延西簡單的應到。

    “好吃就多吃點。”說著,把菜更是往他的面前挪了挪。

    甦千溪瞪著璇璇,這是見色忘友的節奏嗎!

    明明還有一只貓沒吃飯,你丫的沒戴博士倫嗎!

    霍延西側眸,看著甦千溪氣鼓鼓的小臉,剝了根羊排,遞給她。

    甦千溪感激的笑笑,大口大口的吃起來,“璇璇的廚藝什麼時候這麼好的。”

    “剛剛。”璇璇笑嘻嘻的回答。

    “味道真好,你是怎麼做的?”甦千溪從來不知道璇璇這麼回做菜,難怪她一直嫌棄自己做的菜。

    璇璇舉起右手的食指︰“用這根手指從飯店拎回來的。”

    噗!

    甦千溪啃了一根羊排,喝掉了一碗湯,饑腸轆轆的胃總算是飽了。

    “吃飽了嗎?”低沉的嗓音飄過來。

    甦千溪甜甜一笑,“飽了飽了。”

    心里想著,璇璇還挺夠意思,雖然都搞砸了,但是作為閨蜜今天又是幫她出謀劃策,又是照顧她飲食的,真的很感激。

    上天關掉她爸爸的那扇窗,為她打開了一扇中國好閨蜜的門。

    謝謝。

    見霍延西和甦千溪都吃完了,璇璇從桌子下面拿出一瓶勁酒,“天氣這麼好,喝點吧。”

    噗!

    甦千溪要吐血了。

    她要收回剛剛的話,上次關掉她爸爸的那扇窗,為她打開了一扇中國好損友的門!

    霍延西竟然從容不迫的接過勁酒。

    甦千溪的貓爪直接奪過酒瓶,放到桌子上︰“明天早上要上班,晚安。”

    急匆匆的拉著霍延西的手,沖上了樓。

    江左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璇璇笑了笑︰“我都愛上我自己了,多好的閨蜜。”

    甦千溪拉著霍延西躲到二樓的樓梯口,大口的喘氣。

    霍延西站在她的面前,只要她的身體稍微側一點,便可以踫到他堅硬的胸膛。

    “甦千溪。”

    他叫她的名字。

    “嗯?”甦千溪疑惑的轉頭。

    琥珀色的冰眸里染上蠱惑深邃的光澤,薄唇吻上甦千溪的粉唇。

    甦千溪想逃,卻被他的長臂抵在牆上。

    雙眸微倪,隱藏著危險。

    甦千溪黑色的貓眸無措的動了動,她的計劃里沒有被壁咚好嗎!

    修長的手指挑起一縷她的碎發,掖在她的耳後。甦千溪緊張的挪了挪身體。

    “你不是要勾引我嗎?”邪魅的開口,帶了幾分戲虐。

    貓眸里忍著怒意,咬牙切齒的開口︰“再勾引你,那我就不是好貓!”

    之前的教訓還不夠嗎?那她得多沒心。

    “那這次換我勾引你。”頎長的身影壓上她的身體,她的背抵在冰涼的牆面上。

    她幾乎可以听見自己的心跳狂亂的拍打著牆壁。

    他剛剛說什麼?

    夾雜著薄荷味道的氣息,不斷的侵襲著她的脖頸。

    冰冷眸子里的那抹紅色快要吞噬了她。

    修長的手指,帶著炙熱的溫度,順著她精致的鎖骨,一路掠奪。

    牆壁上,人影交疊。

    窗外,木棉花開,一樹芳香。

    甦千溪坐在會議室里已經發了一個小時的呆了,昨晚明明不是這樣計劃的。

    會議室里滿滿的咖啡的香氣裊裊,卻怎麼也沖不散她眉間的憂愁。

    計劃里應該是小野貓成功勾引獵豹,然後驕傲一把的嗎?

    但是,昨晚……

    又被豹子推倒了。

    豹子和貓明明都是貓科動物,憑什麼給他那麼長的胳膊。

    她昨晚明明就有逃的,只是奈何他的手臂太長,她剛跑出兩步,那只豹子只是慵懶的伸了下手,就把她拎起來,重新丟回床上。

    被調成震動的手機在桌子上爬了幾下,便被一只貓爪抓住了。

    信息里躺著一條來自璇璇的短信,還配上一個大大的壞笑笑臉︰昨晚的十全大補餐是不是特別給力?

    甦千溪眯了眯貓眸,兩只貓爪都快把電話的鍵盤捏碎了︰璇璇,你是霍延西放在我身邊的臥底吧!

    璇璇立馬回復她︰不順利?

    甦千溪咬了咬牙︰我被吃的骨頭都不剩你說順利嗎!

    甦千溪透過短信都可以感受到璇璇的激動︰好激烈的感覺,今晚我再給你們加點菜,給你也補補。

    甦千溪完全忘了是在會議室,怒吼一聲︰補你大爺!

    全場都安靜下來了。

    孟佳慌張的看著甦千溪︰“千爺,這個彌補過失的方案不行嗎?”

    甦千溪抽回自己的思緒,假裝鎮定的咳了咳,“我覺得這個方案還有點問題,你再準備一下,然後找我。今天的會議先到這兒。”

    起身,迅速離開會議室。

    滿室的一頭霧水的人們。

    孟佳愁眉苦臉的看著陶佳︰“之前千爺知道我犯錯的時候說是小問題的,這咋轉身就這麼生氣了。”

    陶佳學著甦千溪的模樣,拍了拍孟佳的肩膀︰“加油吧,少年!”

    霍氏集團,17樓總裁辦公室。

    報紙上一則新聞佔據了整個版面︰海邊綠地一分為二,霍式集團助力盛泰國際公司,與甦式集團地皮隔岸觀火。

    所配的照片上一片蕭條,到處是破碎的瓦片,牆上印著大大的“拆”字。

    “最近甦式的動作不小。”霍延西的冰眸里沒有一絲波瀾,看不出此刻的心情。

    江左的眉頭一直放不開,他學不會霍延西的沉穩淡定,“霍少,甦式集團是故意的,我們和盛泰合作的事情早就被宣傳的滿天飛,甦式現在用高價買到這塊地明顯就是跟我們叫板。”

    琥珀色的眸子目光沉沉,深不可測,薄唇輕啟,帶了從容不迫的淡定,“和盛泰合作的地皮什麼時候動工?”

    “明年五月。”

    “甦式從買地到動工用了多久?”霍延西冷岑的開口。

    “一個月。”江左回答道。

    霍延西沉默著不開口,琥珀色的眸光在陽光下忽明忽暗。

    江左忽然抬頭,豁然開朗的感覺,“霍少您的意思是有人動了手腳?”

    “同一塊地,拆遷的速度差了剛好一年,一個度假村建立的時間。”霍延西緩緩開口,手指在桌子上有節奏的敲擊著。

    江左皺眉,“你的意思是說盛泰國際和甦式聯手?”

    霍延西面向窗口,沒有回答。

    答案已經顯而易見。

    江左從悄然退出辦公室,剛好踫上甦千溪。

    “該吃飯了,把璇璇叫來一起。”甦千溪晃了晃手里的披薩。

    見江左的臉色不好,甦千溪皺了皺眉,“發生什麼事情了?”

    江左欲言又止。

    “跟我有關。”甦千溪發現微表情心理學真是一個好東西,可以隨時看穿一些你想知道的東西。

    但是霍延西是個例外。

    江左終究還是開了口,畢竟甦千溪也是霍式的一分子,這件事並不是什麼秘密,就算他不說,霍延西應該也會說,但是目前這種狀況下,他寧願甦千溪問他,“我們之前和盛泰國際合作的那塊地皮,其實是那塊地的一半,另一半一個月前被甦式集團買到了,而且跟我們一樣,都要建立度假村。”

    甦千溪皺了皺眉,盛泰國際好熟悉的名字。

    江左以為甦千溪生氣了,趕緊解釋道︰“少夫人,對不起,我不應該在您的面前提起甦式集團。”

    “那里已經跟我沒有關系了,你知道的。”綁架的那次事件甦志清的態度江左是當事人,比她還要清楚很多東西。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