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二百零九章據理力爭

第二百零九章據理力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二百零九章 據理力爭

    貓,也是有脾氣的。

    野貓,畢竟不是家貓,學不會溫順,裝裝樣子還可以。

    伸手,奪過霍延西手里的文件丟在桌子上,瞪著他冰冷的臉。“霍延西,我都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

    “你哪里錯了?”薄涼的開口,眸光淡漠。

    “我不該不信你。”甦千溪嘆了口氣,手把碎發繞過耳後,一副小媳婦知錯了的模樣。

    “然後。”霍延西挑了挑眉。

    然後?不是道歉了嗎?怎麼還有然後!甦千溪貓眸轉了轉,立刻捂著臉哭了起來,“我都說我錯了還不行嗎?嗚嗚,你都說了我是貓了,你怎麼能跟一只貓計較呢。”

    貓眸透過指縫看霍延西的反應。

    他坐在那里,雙手環胸,無動于衷。

    自尊心碎了一地。

    顯然,戲被識破了。

    松開手,看著霍延西,“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

    霍延西勾唇,她演戲演的這麼浮夸,還要他配合。“戲不夠走心,再來一遍。”

    噗!

    一口老血噴出。

    他竟然在她跟他道歉的時候計較她的戲不走心!

    但是,他跟她這樣說話是不是就代表他不生氣了。

    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你不生氣了吧。”

    琥珀色的眸子依舊薄涼,“學會相信我。”

    長臂一攬,便把甦千溪扣在了懷里,聲音低沉,“不是每個人都是甦千溪,我這里只容得下你這只貓。”

    溫熱的大掌拉著她的小手按在他的胸口。

    他的聲音低沉,喉結清晰可見。

    甦千溪伏在他的胸口,“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所有的委屈頃刻間都化成鼻涕和眼淚,毫不客氣的蹭在他的胸口。“霍延西,我心眼兒小,你不準帶別的女人出差!別的女人敬酒也不許喝,一滴也不行!”

    “好。”霍延西勾唇,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琥珀色的冰眸里盡是溫潤。

    這一場戰爭終究還是貓贏了。

    修長的手指突然扼住她的下巴,眸光戲虐,“那我們是不是應該算算吃冰淇淋吃到病的賬了。”

    貓眸嘰里咕嚕的轉個不停,手撫上額頭︰“我突然覺得我的病還沒有好。”

    冰眸含笑,雙手環胸。“你沒有學新的技能嗎?”

    被鄙視了……

    咬了咬牙。

    “你不是有學鋼管舞嗎?”霍延西唇角的笑意繼續擴大。

    甦千溪貓眸里的小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竄。

    她甦千溪今天擺不平霍種豹,就從此退出野貓屆!

    伸出貓爪,勾住霍延西的脖子,將他的頭拉下來,吻住他的薄唇。他的唇瓣依舊很涼,學著他曾經吻她的模樣,吻意漸深……

    貓爪開始撕扯他的衣服,貓眸挑釁的看著霍延西。

    冰眸里明顯的變化讓甦千溪竊笑,這算不算是新的技能。

    等一下,她好像並沒有佔到什麼便宜。

    抽出在他身上張牙舞爪的貓爪,準備逃跑。

    可惜,她忘了。

    豹子的速度永遠比貓快。

    溫熱的大掌繞到她的後背,在她的背部點燃一串串火苗。

    野貓遇到豹子,注定了是要被吃干抹淨的。

    可是,她明明什麼都沒做。

    額,就做了那麼一丁點。

    果然,孔子說的都是對的。

    孔子曰︰貓踫上豹子,死定了。

    夏風微涼,白露沾草。

    貓眸已經轉了180圈,可是還是沒有爬起來的勇氣。

    原因……

    她旁邊的男人也已經醒了,笑意盎然的看著她。

    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她昨晚跟他在書房纏綿之後,衣服丟在書房了。

    而現在,她一絲不掛的躺在臥室的床上。

    她本來想說等他起床了,她就可以起床了,可是這個男人今天早上鐵了心般的躺在那,紋絲不動,

    “延西。”甜甜的叫上一聲,甦千溪覺得她已經把吃進去的大白兔奶糖全部都丟出來了。

    “今天早上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所以我不急。”言下之意是︰我就這樣看著你,是怎麼穿上衣服的。

    甦千溪咬了咬牙,辦法是貓想出來的。

    扯了被子在身上裹了半圈,蟲子一樣的想要裹上剩下的半圈。

    “我走光了。”霍延西不慌不忙的開口。

    甦千溪瞄了一眼霍延西。

    她把被子都卷到了她的身上,所以此刻的他正光溜溜的躺在床上。

    噗!

    “你是故意的!”甦千溪貓眸瞪著他。

    “嗯。”霍延西簡單的給了個回應,默認了。

    甦千溪可憐兮兮的把被子又蓋在他的身上,貓一樣窩在他的懷里,“我一直覺得我老公是個特別深明大義的人,不會因為我多吃了一點冰淇淋就生氣的……”

    “一點?”冰眸薄涼的落在甦千溪的臉上。

    “比一點多了那麼一丟丟。”甦千溪訕訕的笑。

    “呵!”她還真敢說。

    “好嘛,不要生氣了,你看我就是那個孫猴子,再怎麼也逃不出你如來佛祖的手掌心啊。你看你說不讓我去吃冰淇淋,我立刻就丟掉冰淇淋乖乖的回到你的手心里了,還坐了高鐵呢。”甦千溪貓一樣往霍延西的懷里蹭著。

    大掌揉著她的長發, 聲音沉沉。“我不想你每次月事的時候都疼的死去活來的,所以就算你覺得我對你太狠我也要把這個黑臉唱下去,懂嗎?”

    “嗯。”鼻子突然有些酸,他是為了她好,她一直都知道,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嘴饞嘛。

    人家不都是說︰小饞貓,小饞貓的,可見貓是動物界的吃貨。

    “不要生病,我會擔心。”霍延西將懷里的小貓圈的更緊了,雖然依舊是薄涼的語氣,可是卻听得出里面的心疼。

    躺在他的腋窩里,貓眸看向他,這樣的距離看上去,他的冷冽似乎少了許多。

    “我去給你拿衣服。”霍延西伸手,從床頭的抽屜里取出干淨的浴袍。

    那里面有衣服?

    甦千溪皺眉,又被耍了。

    等等,為什麼是又?

    誰說狐狸最奸詐的,分明就是豹子。

    當年在樹下讓烏鴉張嘴唱歌的絕對是豹子!她被語文老師騙了!

    霍延西從容的穿著銀色的真絲浴袍在她的面前來來回回走了兩次,把衣服遞給她。

    高領的白色無袖天絲背心,寶藍色的闊腿長褲,不得不說霍延西在搭配方面也是個高手。

    霍式集團,停車場。

    甦千溪和璇璇剛從紅色的蘭博基尼上走下來,陳浩便迎了上來,手上是一束火紅的玫瑰,手里還捏著兩張電影票。

    “甦部長。”陳浩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甦千溪打著招呼。

    “你先上樓吧,璇璇,我有點事情。”甦千溪對一旁的璇璇說道。

    璇璇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給陶佳的?”甦千溪一直都知道陳浩對陶佳有意思。

    “嗯,我親自給她怕她不收,您幫我帶上去吧。”陳浩摸了摸頭。

    二樓的密閉窗口,璇璇的臉都快從玻璃上擠出去了,也听不到他們說什麼。

    “好。” 甦千溪抱著一大束玫瑰離開了,心情還挺高興的。之前因為學了微表情所以還特別觀察過公司里這些人,想說算作練習,結果還真的被她猜中了,陳浩對陶佳真的很喜歡。

    這麼一大束玫瑰啊,這得多少錢。

    甦千溪抱著玫瑰上了樓。

    15樓預算部辦公室。

    “霍少好浪漫啊,都結婚了還給千爺送花。”陶佳羨慕的看著甦千溪。

    “大早上的,要不要這樣虐單身狗啊。”林峰皺了皺眉。

    “這花不是霍少送的吧,霍少跟我一起上的樓。”孟佳說道。

    “孟佳!”眾人低吼。

    孟佳趴在桌子上,假裝什麼都沒說。

    ”陶佳,你進來。”甦千溪路過陶佳的身邊對陶佳說道。

    “噢。”陶佳從幻想中回到現實,跟著甦千溪進了她的辦公室。

    門半開著。

    甦千溪指了指門,陶佳狐疑的把門關上,什麼事情還要這麼秘密。

    甦千溪指了指桌子上的花束,“這花給你。”

    陶佳愣了愣,“千爺,霍少送給你的東西,我不敢要。”

    “不是霍少送的。”甦千溪勾唇,貓眸里帶著神秘。

    “不是霍少送的我更不敢拿了,回頭霍少知道有男人給你送花,那他還不把我這個秘書給拆了。”陶佳苦著臉。

    甦千溪郁悶了,陶佳的腦袋是木頭做的嗎!“這是有人送給你的。”

    “送我?”陶佳看了看玫瑰花,又翻了翻手機,“不是我生日啊。”

    “陶佳,你戀愛過嗎?”甦千溪好脾氣的問道。

    “單戀過一次。”陶佳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確切的說是暗戀……

    還沒開始,便被男人把這份愛情扼殺在搖籃里了。

    “難怪你一直單身,別人送花你都不明白什麼意思。”甦千溪把電影票撕給陶佳,“這是陳浩送給你的,晚上約你看電影。”

    陶佳眼楮瞪的老大,”千爺,陳浩這是要追我的意思嗎?”

    “對唄,你對他有什麼想法。”甦千溪立馬璇璇附身,八卦起來。

    “我也不知道,他人是不錯啦,但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陶佳嘆了口氣。

    甦千溪抓住陶佳眼底的一絲閃躲,然後嘆了口氣,“那就算了,我把花和電影票給他送回去,可惜了,多好的男人,上次還為了你不惜跟工程部部長據理力爭。現在的好男人不是沒有,而是不被發現。大家都天天看著別人的幸福,感嘆為什麼自己身邊沒有好男人,其實這好男人嘛就在自己身邊了,可惜壓根就沒注意看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