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二百三十五章守護

第二百三十五章守護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二百三十五章 守護

    霍辰小心翼翼的用小手環上甦千溪的腰,“媽媽,辰辰會很乖,你不要扔下辰辰,如果爸爸惹你生氣了,我就幫你打他,打不過我就帶著你離家出走。”

    “噗,辰辰要保護媽媽了嗎?”甦千溪被霍辰的話逗笑了。

    “辰辰是男子漢,一定會保護媽媽的,辰辰從今天開始會拼命的吃胡蘿卜,長大個子,保護媽媽。”霍辰堅毅的眼神,恍然就是霍延西坐在她的身邊。

    “好,那媽媽等你保護,等你爸爸欺負我的時候,你就帶著我離家出走。”甦千溪嘿嘿一笑。

    都說吃多了容易犯困,絕對是真理。

    原本還在激情澎湃聊天的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此刻已經歪歪斜斜的睡著了。

    霍延西看見的便是兩個人互相依偎,睡的香甜的模樣。

    輕輕把霍辰抱進房間,接著把甦千溪也放到床上。

    一大一小兩個身影,睡的很沉。

    霍延西躺在霍辰的旁邊,看著霍辰趴在床上,睡的好不有趣。

    半夜的時候,霍辰醒了,確切點說,是被甦千溪踹醒的。

    甦千溪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噩夢,一直不斷的踢被子,渾身都是冷汗。

    “媽媽。”霍辰睡眼朦朧的用小手抱住甦千溪的身體,她的身上濕淋淋一片。

    甦千溪半闔著貓眸,臉上慘敗一片,說不出一句話。

    霍延西的臉色凝重,看著甦千溪身下一大片的紅色,琥珀色眸子里盡是擔心的眸光。“辰辰,你去給凌寒叔叔打電話,讓他到家里來,快。”

    霍辰慌慌張張的跑了出去,霍延西用熱水燙了毛巾擦了擦甦千溪的肚子。冰涼的肚皮上立刻便有種暖烘烘感覺,身下能夠感受到一股溫熱的液體從身體里流出來。

    大姨媽來了……

    甦千溪的唇色慘白。

    上次百度說,雙手搓熱了,放到肚皮上可以緩解疼痛,霍延西也這樣做了。用力的搓熱了手掌,放在甦千溪的小腹上,一次又一次。

    甦千溪的眉心緊皺,疼的直掉眼淚,“我再也不吃冰淇淋了。”

    薄涼的語氣,帶了微微的心疼,“好了傷疤忘了疼。”

    甦千溪縮成一團,窩在霍延西的懷里,“真的好疼,再次冰淇淋你就打我屁股!”

    信誓旦旦的開口。

    霍辰從外面跑進來,眼楮紅彤彤一片,“媽媽,你是不是生病了?”

    甦千溪扯開唇角,淺淺的笑,“媽媽吃壞了肚子而已,沒事沒事。”

    想要拍拍胸口,扯動了神經般的疼,卻還是忍住了,只是皺了皺眉而已。

    “以後辰辰再也不吃肯德基了。”霍辰的眼淚 里啪啦的落了下來。

    “不是肯德基的問題,今天媽媽吃了壞掉的水果,所以才肚子疼的,辰辰給媽媽吹吹,吹吹就不疼了。”甦千溪盡可能的伸展身體,讓自己看上去還好。

    霍辰乖巧的靠在甦千溪的身上,對甦千溪的身上不斷的吹氣。

    葉凌寒來的時候,便看見慘兮兮的甦千溪還有霍辰忙碌的樣子。

    葉凌寒的頭發有些亂,明顯是從睡夢里被叫醒的,向來對外形很在乎的他,竟然如此狼狽的出現在這里。

    “霍延西,你們家女人怎麼那麼麻煩!”葉凌寒暴吼。

    霍延西冰冷的掃了一眼葉凌寒,“她疼的厲害,想點辦法。”

    葉凌寒嘴上抱怨著,可是手已經開始忙活了,“甦千溪,以前霍延西一年給我打一次電話,現在一個月在你們家呆15天!”

    葉凌寒快瘋了,昨天想事情想的失眠,今天想要好好的睡一覺,卻被霍延西大半夜的打電話叫到這來,也是醉了。

    “你不是還有半個月的自由時間嗎?”甦千溪弱弱的開口。

    不提還好,提到剩下的半個月,葉凌寒有種殺人的沖動,“剩下半個月你們家霍延西一天200個電話讓我給你配藥、詢問治療方法!”

    甦千溪嘿嘿一笑,“葉凌寒,你生氣的時候特別贊,比電視劇里那些演員強多了,瞬間就能進入情緒,什麼表演學校的學生都弱爆了。”

    “甦千溪,你最好乖乖閉嘴,否則我會給你打上一針局部麻藥,讓你看著我吃光你的零食。”葉凌寒賊賊的笑起來。

    甦千溪乖乖的躺在床上,看著霍延西,“我的嘴巴好干,能不能喝一杯鮮榨的果汁。”

    “不能。”

    “no!”

    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的吼道。

    甦千溪扁了扁嘴,看向霍辰,“辰辰,媽媽告訴你,以後長大了千萬不要做這種男人,一定要做一個優雅的紳士。”

    霍辰用力的點點頭,表情認真,“媽媽,什麼是紳士。”

    噗!

    甦千溪吐血了,不知道什麼紳士還點頭點的那麼用力,孩紙,你這樣真的好嗎!

    “紳士啊,就是除了這兩種男人以外的人。”甦千溪實在沒有辦法跟一個小孩子解釋什麼是紳士的。

    因為打了點滴,甦千溪漸漸睡著了。

    霍辰站在旁邊,一副孝子的模樣。

    “辰辰,去睡覺吧。”霍延西摸了摸霍辰的小腦袋。

    “我要守護媽媽,我們老師說男子漢要照顧媽媽。”霍辰仰起小臉,看著霍延西。

    “爸爸來照顧媽媽,你去睡覺,明天早上來換爸爸的班好不好?”霍延西難得的溫柔。

    霍辰想了想,終于點了點頭,“那我去睡一會兒,然後來換爸爸。”

    小樹袋熊消失在房間里。

    葉凌寒依舊站在那兒,“霍延西,甦千溪不可以一直用止疼針止痛的,你最好讓她停掉所有的冷凍食物。”

    霍延西的眸光落在甦千溪蒼白的臉上,“好。”

    葉凌寒退了出去,把空間留給兩個人。

    霍延西躺在甦千溪的身邊,整整一夜都沒有合眼。

    甦千溪的這一晚睡的並不安穩,夢里總是有亂七八糟的東西出現,讓她好累。

    早上睜開眼的時候,甦千溪的疼痛完全消失了,身旁也沒有了霍延西的身影。

    推開門,是霍辰粉嘟嘟的小臉,端著一個搪瓷碗,小心翼翼的走過來,看見甦千溪,甜甜一笑,“媽媽,喝紅糖水。”

    甦千溪站在那,接過碗,眼淚不自覺的往上涌。

    總是看別人曬幸福,說兒子幫媽媽倒了杯水,幸福的要死。兒子給媽媽洗手絹,媽媽高興的落淚。甦千溪直到這一刻終于能夠理解,為什麼這些媽媽會拼命的曬幸福了。

    真的很幸福。

    捧著碗,喝干了整碗的紅糖水,蹲下身,看著霍辰,“媽媽送辰辰上學,晚上再接你回來好不好?”

    霍辰亮晶晶的眼楮眨啊眨的,“辰辰放學媽媽還會去接我嗎?”

    “當然了。”甦千溪刮了刮霍辰的鼻子。

    “媽媽最好了,辰辰最愛媽媽了。”霍辰抱著甦千溪的大腿,一頓贊美。

    這嘴巴到底是跟誰學的,這麼甜?甦千溪皺眉。

    璇璇開車把霍辰送到了學校,臨走的時候,霍辰各種舍不得,“媽媽說話要算數,晚上來接辰辰。”

    甦千溪遞上一盒巧克力,“放心吧,媽媽肯定來接你。”

    霍辰把巧克力收到,蹦蹦跳跳的上學去了。

    “走吧,孕婦,該上班了。”璇璇拍了拍甦千溪的肩膀。

    甦千溪郁悶了,合著昨晚的事情璇璇一點都不知道。

    從霍辰學校到公司的路似乎特別的近,以至于甦千溪明明到了地方,也不想要下車。

    自從自己被懷孕之後亞歷山大。

    甦千溪進了公司的大門,便被一個帶著太陽鏡的女人堵住了,滿身的香水味讓人不由得懷疑這個女人的工作性質。

    “hi,千溪。”故意做作的聲音讓人的身上一陣惡寒。

    “萱萱。”甦千溪皺眉。

    “你還記得我啊,我快遞給你的巧克力里面有張卡片,讓你給我回電話你也沒有給我回,害的我下了飛機家都沒回就先找你來了。”萱萱從包里掏出一個精致的絲絨盒子遞給甦千溪。

    甦千溪接過絲絨盒子,抱怨道,“我根本就沒有收到什麼巧克力,你說快遞昨天就派送了,我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萱萱皺眉,“我給快遞打過電話了啊,快遞說你們前台簽收了。”

    甦千溪轉頭,看向前台的幾個女生,大家立刻低下頭,甦千溪好像明白了什麼。

    懷孕你個馬賽克!

    “喔,可能是被人代收了。”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手里的盒子拆了半天也沒有拆開。

    萱萱拿過來,很容易的就拆開了,“你動手能力果然一直保持負分水平。”

    “如果你不提手工,我們還能愉快的聊天。”甦千溪白了她一眼。

    藍色的絲絨盒子里,躺著一條縴細的黃金腳鏈,“都說腳鏈是拴住的意思,我得在你扔掉我這個朋友之前把你拴住。”

    萱萱嫵媚的撩了撩長發,路過的男人都各種回頭看。

    甦千溪皺眉,“結了婚你也不老實。”

    “結了婚也是女人啊,女人就喜歡長的好看的,我先走了,明天晚上回門宴你得來。”萱萱挎著包,扭著腰走了。

    “她就是萱萱?”璇璇盯著萱萱的背影,明明只是讀音不一樣啊,怎麼人家就是一身的嫵媚,她就是一身的……

    爺們味兒。

    絕對不能讓江左認識萱萱,否則江左不得一天笑話她八次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