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二百六十章我能為你做的

第二百六十章我能為你做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二百六十章 我能為你做的

    “那是因為是你做的。”霍延西的唇角勾起一個淺淡的弧度。

    甦千溪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她明明就沒有炖過魚……

    甦千溪不開口,霍延西接著說道,“以後除了你炖的魚,我都不吃。”

    果然……

    甦千溪突然就明白了一個道理,這個世界上最不能得罪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比如本拉登,比如門衛大叔,比如菜市場賣菜的大姨,再比如霍延西……

    然而,前幾個人,跟霍延西比起來,那都是小菜。

    上不去桌的小菜。

    霍延西把甦千溪曾經對她用的小伎倆,全部都還給她了。

    連本帶利。

    推著兩個兩個手推車到了結賬區,甦千溪的小臉瞬間就垮了下來,跟剛才興奮的樣子,截然不同。

    1000+美金,我都買了些啥?甦千溪翻著手推車里的東西。

    東挑挑,西揀揀……

    “這個不太想吃,就不要了吧。那個好像味道也不太好,我也不要了。這個這麼貴啊,早知道就不買了,應該看一看價格的。”甦千溪自言自語的在手推車里翻找著,半個身子彎起來,都快要埋進手推車里了。

    在兩個手推車里分分撿撿,最後剩了小半車,甦千溪才不情不願地看著收銀員︰“對不起,麻煩您再重新算一下吧,我只要這些。”

    收銀員看了看車里的東西,一點點地把原本計算好的價格減了下來,“嗯,你好,現在是300美金。”

    怎麼還有這麼多的錢?甦千溪看了看手推車里的鱈魚和三文魚,又不忍心放回車里。最後想了想,還是選一樣吧,剛想鱈魚拿出來,卻被一只手又塞了進去,連同剛剛她拿出來的東西。

    “刷卡……”

    霍延西把卡遞給收銀員,甦千溪就這樣看著……

    不是看著錢,而是看著霍延西,以前誰說什麼的,那個什麼,男人刷卡的時候最帥了,但是……

    甦千溪看著收銀員劃走了卡里的錢,心里這個不痛快呀!

    我的錢錢,我的錢錢,小聲的在心里面念叨……

    霍延西附在甦千溪的耳邊,薄唇微啟,“財迷小野貓應該改名叫貔貅小野貓。”

    甦千溪在心里吶喊︰我在意的不是這個好不好,那麼多錢,就買了這麼一丟丟東西。

    回頭,兩大購物車,別人的購物車里面都是小半車,或者干脆就是拿著手提的籃子,周圍貌似之後她這里……足足兩大車!

    額,好像比一丟丟多了那麼一丁點,更何況還贈送了免費大廚一只……

    甦千溪有時候也想不通,明明霍延西那麼有錢,可是她還是改不掉財迷的性格,舍不得花錢。

    抱著幾個自己愛吃的零食,走在前面,霍延西左手拎著一個大大的購物袋,右手是兩個大箱子,可是步伐依舊優雅。

    甦千溪特別喜歡現在的這種感覺,有一種被寵上天的感覺,長這麼大還只有媽媽寵過她呢!

    偶爾壞笑著對著霍延西拍上幾張照片,發個微博。她從來都沒有期望過有一天霍延西能夠像現在這樣,寵她入骨。她以為他們的婚姻只是契約關系,她以為有一天霍延西和她各取所需之後,一定會把她扔掉。

    可是,她始終沒有等到那一天,原本那種提心吊膽的感覺在霍延西每一次對她的好中,漸漸消失掉了。

    其實她也有想別的,比如當初霍延西到底為什麼娶她,如果真的是因為甦家的關系,那麼甦千影肯定是首選,而她只能是那個跟霍延西擦肩而過的路人。就不算是上輩子、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她都不覺得自己和霍延西會有什麼樣的交集。

    可是現實並不能像電視劇一樣,按照劇本來走。

    每個人的愛情都是一場沒有劇本的愛情電影,結果會發展成怎樣,要靠自己的努力,緣分是天定的,可是結局是你定的。

    上天安排你們相遇,你們修成什麼樣的緣分,便是你和他來創造的。

    這才是愛情。

    沒有狗血的強迫與被強迫的關系,他們之間從合作的冷漠,到現在的依偎。雖然愛著的方式不同,但是得到的效果是一樣的,他們努力把這份愛情經營到最美。

    听說,兩個人的愛情到了最美好的時候,等到兩個人百年歸後,兩個人的靈魂變會糾纏在一起,經久不滅。

    比如干將莫邪,梁山伯與祝英台……

    甦千溪相信,這些不是神話。

    似乎所有的女孩子都相信。

    明明就沒有親眼看見,可是還是篤定。

    甦千溪窩在車里,一邊剝著瓜子,一邊偷偷地笑,甦千溪你真能干,心靈手巧長得俊。

    車子駛到家門口的時候,剛好剝了整整一小盒。她記得她小的時候都是媽媽剝給她吃。

    現在,她懂了。

    這叫愛,默默地付出。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想要為另一方著想,哪怕是吃零食,她也會想把自己喜歡吃的東西讓給對方。

    如果是以前,她會一個人吃掉,但是現在,她一點點的剝出瓜子的肉,放到一個小盒子里,想要霍延西吃到她親手剝的瓜子。

    瓜子的肉很小,要剝很久,才可以剝到一小盒,甦千溪沒有長長的指甲,所以剝到手指通紅。

    可是……

    不疼。

    心里只有興奮,一會兒霍延西吃到她親手剝的瓜子的時候會說什麼呢?你真賢惠,或者,你是我見過最體貼的女子,再或者丟給她一個支票也是可以有的嘛,甦千溪在心里美滋滋地想。

    車子停下來,甦千溪端著手里的小盒子美滋滋的從車上走了下來。雙手捧著遞給霍延西,等待霍延西情意綿綿的話語。

    可惜。

    琥珀色的眸子在看了甦千溪亮晶晶的貓眸之後,篤定地開口,“有事求我。”

    一盆冷水從天從天而降的感覺。

    霍延西果然不是一個可以談情說愛的好對象。

    以前有個成語叫什麼來著?

    對牛彈琴。

    甦千溪覺得自己這是對豹說愛。

    深呼吸三口,氣沉丹田,甦千溪告訴自己要淡定,然後笑嘻嘻地看著霍延西,“我只是覺得我老公今天特別的帥,我就想給我親愛的老公,剝幾個瓜子吃嘗一嘗。”

    霍延西劍眉微挑,這只小野貓這技能升級了,24小時不間斷的賣萌。“最近良心發現,不搗蛋了?”

    甦千溪再次深呼吸三口,有本書說過,對待男人要像對待嬰兒般的溫柔︰“我一直都是特別善良的天使呀,搗蛋那種事情怎麼可能是我這種天使做的呢?”

    霍延西的嘴角牽起一個淺淡的弧度,“你知道什麼是天使嗎?”

    貓眸眨了眨,真想掐死自己。

    是哪本書上說的對男人要像對嬰兒一樣溫柔的,作者你出來對他溫柔到底我瞅瞅!

    淡定,淡定。

    看在今天自己心情特別好的份上,看在兩大袋子零食的份上,要忍一忍,瓜子肉送到霍延西的嘴邊,語氣溫柔的可以擰出水來,“嘗一下嘛。我親手剝的,嘗嘗味道怎麼樣?”

    霍延西優雅地吃掉她手里捧著的一點瓜子,舌尖無意的掃過她的手心,甦千溪觸電般的抽回手,臉上酡紅一片。

    聲音魅惑,“嗯,好吃。”

    黑漆漆的貓眸里帶著期盼,“是什麼味道的?”

    其實她是想說今天買的瓜子,听說是水果味的,但是上面又沒有寫是什麼水果。

    霍延西劍眉微挑,思忖了下,才慢條斯理的開口道︰“瓜子味兒。”

    什麼叫不作死就不會死,她這就叫作死,好端端的有瓜子不吃,還屁顛兒屁顛兒的給霍延西剝瓜子送過去。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自己都被蚊子咬了,還給別人去撓癢癢。

    轉身,咬牙切齒的說道︰“回家!”

    如果她再待下去,她一定會被霍延西氣炸毛的。

    卻被一雙有力的大手輕輕牽住了手,“笨蛋,謝謝。”

    4個字,情意綿綿。

    修長的手指捏著甦千溪的小貓爪,心疼地看著上面紅紅的一片,“以後不要給我剝瓜子。”

    甦千溪抽回手,笑的沒心沒肺,“沒事,沒事,一點兒也不疼。”

    “以後想給我剝瓜子,用嘴巴就好。”霍延西沉沉地開口,帶著一絲心疼,指腹輕輕按在甦千溪的唇瓣上。

    霍延西的眼楮真的很漂亮,像是深邃的海,琥珀色的海,只要一瞬間便被他勾引了進去。

    不,是吸引。

    “那如果我用嘴巴給你剝瓜子,你會嫌棄嗎?”甦千溪學著電視劇里,矯情的開口。

    她想霍延西一定會說︰不嫌棄。

    但是她又想多了。

    霍延西微微勾唇,淡定的開口,“權當是被貓咬了。”

    貓眸縮了縮,在心里憤憤地罵道︰你真是生晚了,你要是生在戰爭年代,還用什麼長槍短炮,有事兒就派你去,嘴炮跟他們對壘。開戰之前,敵人都氣的吐白沫,我們連子彈都省了。

    氣哼哼地進了公寓,窩在沙發里,抱著一堆零食吃了起來。指揮著霍延西,“我今天晚上想吃培根披薩,還想吃鱈魚還想吃……反正今天買的好吃的我都想吃,怎麼辦?”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