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的吃醋

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的吃醋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的吃醋

    “那,就期待我們的合作。”甦千溪對吳杰笑了笑,目送他離開。

    待吳杰走遠,甦千溪就關上會議室的門。掐著腰,站在霍辰的面前,“說,是不是你爸爸讓你來的!”

    “絕對不是,辰辰可是一直都站在媽媽這邊的。辰辰在醫院里听說媽媽被人追,可擔心了呢?你知道我們學校里,很多小朋友的父母都離婚了,最後小朋友都沒有爸爸或者沒有媽媽,哭的可慘了,辰辰不想做那樣的小朋友。”

    霍辰一句一個慘兮兮,讓甦千溪的心疼了又疼。霍辰一邊說一邊眨巴著大眼楮,順便掉幾個金豆子。

    甦千溪立刻就慌張了起來,用手輕輕地幫霍辰擦干眼淚。“都是媽媽不好,辰辰不要哭了。”

    “不哭倒是也可以,但是媽媽要保證,以後再有叔叔追求媽媽的話,媽媽要第一時間拒絕。”霍辰一邊抽泣,一邊跟甦千溪談條件。

    “好,媽媽答應你。甦千溪看著辰辰,伸出小指準備跟霍辰拉鉤。

    霍辰搖了搖頭,“媽媽現在已經不流行拉鉤了,在法律上拉鉤是不被承認的。”

    “小屁孩兒懂得還不少。”甦千溪摸了摸霍辰的小腦袋,“那你說要怎麼做才可以?”

    霍辰從身後拿出幾張紙,遞給甦千溪,“媽媽,請簽合同。”

    丫的!

    這絕對是霍延西干的。

    絕對不會錯的,當初她就是拿著合同去找霍延西簽字來著。霍延西你個霍種豹,你就不能教兒子點好!

    甦千溪的心里謾罵,但是表面上又看不得霍辰的眼淚,終究還是乖乖的把合同給簽了。【愛書屋】

    她總覺得自己簽的不是合同,而是賣身契。

    合同一簽完,霍辰立馬就開心的在甦千溪的臉上啃了又啃。然後對門外喊道,“爸爸,媽媽簽字了,你快進來吧。”

    會議室門再次打開的時候,便看見黑色的身影站在那里,嘴角似笑非笑的表情讓甦千溪恨不得得抓過來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上去。

    霍辰舉起手掌跟霍延西,來了個擊掌!

    甦千溪咬牙切齒的看著辰辰,“辰辰你不是說你跟媽媽是一條戰線的嗎?”

    “可是爸爸給我買了兩個聖代,還有一盒蛋撻。”然後舔了舔嘴唇意猶未盡的樣子!

    “瞧你這點出息,你就不能學學媽媽有點骨氣!”甦千溪指點江山似得,還在霍辰腦袋上戳了兩下。

    霍辰看著甦千溪,“這樣啊,本來我還想說給媽媽留了3只蛋撻一個聖代的,現在可現在看來不需要了,那辰辰自己就吃掉嘍。”霍辰從輪椅的旁邊扯下來一個口袋,甦千溪的眼楮立刻就亮了起來。

    “骨氣這件事情真的沒什麼用,而且像你這麼小的孩子不能吃太多……”甦千溪話鋒一轉。

    辰辰開開心心的把零食遞給了媽媽。

    甦千溪本來就餓了,再看到這麼好吃的蛋撻,便立刻吃了起來。

    霍延西站在她的一旁,溫柔的給甦千溪擦掉嘴角的殘渣。“蛋撻好吃嗎?”薄唇微啟,慢條斯理的開口,像是有一股冷氣直接深入甦千溪的皮膚。

    心“咯 ”一聲,俗話說得好,拿人家手軟,吃人家嘴短,現在它就是最短的那一個。

    “好吃!”甦千溪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以後再見到有人追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霍延西緩緩的開口,唇角微勾,吃定了她這只小野貓。

    甦千溪快哭了,可還是迫不得已的點了點頭。對于一個吃貨來說,什麼玫瑰花了,什麼,被追求的桃花運了那些都是浮雲。在吃貨的世界里,東西只分兩種,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哇,外面下雪了,江左叔叔我們去堆雪人吧。”霍辰看著窗外眼楮亮亮的!

    江左點了點頭推著霍辰的輪椅,走了出去!

    甦千溪知道辰辰是在給她和霍延西騰地方,這小子該騰地方的時候不騰,不該騰地方的時候瞎騰,這不是明擺著霍延西欺負小野貓嗎?

    “媽媽跟你一起去堆雪人吧!”甦千溪說著便準備往外走。胳膊卻被霍延西輕輕拉住了。

    “這筆賬還沒有算完,往哪兒走?”霍延西細膩虐的看著小野貓。

    “剛剛不是簽了合同嗎?這樣還不行嗎?”甦千溪都快哭了。

    “哦?我記得當初你來霍氏集團的時候,跟我簽了合同之後還跟我討價還價來著。”抓著小野貓的手並沒有松開的意思。

    “霍延西你這是公報私仇!”甦千溪咬牙切齒。

    “有沒有人跟你說過,這稱呼老公的時候一定要用親愛的三個字,而不是直呼他的名字。”修長的手指輕輕劃過甦千溪的臉頰,帶著一絲溫熱。

    “好惡心的稱呼!”甦千溪撇撇嘴!

    “惡心?”霍延西開口,透著絲絲寒意。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是知道我的,老公。”甦千溪急急的解釋,生怕下一秒就被霍延西推倒在辦公桌上,她知道眼前這個霍種豹是干得出來這事的。

    “那你是哪個意思呢?”霍延西叫起真兒來,她快要哭了。士可殺不可辱,他這樣欺負其小野貓明顯就是吃定了她不敢還嘴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大不了被吃一頓唄!吃完之後他又是一條好貓。

    “你丫的霍延西。別拿野貓不當貓,今天分明就是你派江走去接火車來的,別以為我不知道!看別人追求我你是不是吃醋了,吃醋證明就是明說呀!”

    “我吃醋了!”冰冰冷冷的聲音,淡淡幽幽的從霍延西的嘴巴里吐出來,讓甦千溪有一瞬的停頓。

    他竟然不反駁?

    就這樣光明正大的承認他吃醋了?這家伙打亂了甦簡溪原本所有的計劃,劇情不是應該激怒了對方,然後霍種豹突然發怒,再然後把她按倒在辦公桌上,嘴後小野貓奮力抵抗,抓住機會成功逃脫的嗎?

    現在這個劇情是要鬧哪樣?

    甦千溪瞪著這大大的貓眸。

    霍延西淡淡的勾起唇角,“沒听清嗎?那我再說一次,我說我吃醋了。”

    一次一頓,字字燙心。

    甦千溪被霍延西的突然一次表白,弄得滿臉通紅。

    “以後,別人追你的時候,你就告訴他,你有老公,懂嗎?”低啞的嗓音在甦千溪的耳邊縈繞,帶著絲絲蠱惑。

    甦千溪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轉頭剛想說什麼,卻被霍延西的薄唇,狠狠地覆蓋上。

    像是一個來自地獄的魔鬼,嗜血般的啃咬。

    霍延西每一次都可以讓她近乎癲狂。長臂將甦千溪抵在冰冷的牆壁上,吻瘋狂而猛烈。甦千溪感覺自己像是在一艘小船上,準備被狂風巨浪席卷……

    窗外雪花簌簌,會議室里纏綿悱惻。

    許久之後,累癱了的甦千溪,覺得自己迷迷糊糊的被抱出了會議室。應該是丟臉的吧,可是她現在就連捂臉的力氣都沒有了,頭暈暈的就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面的雪已經停了。傍晚的雪花,被陽光照的帶著絲絲的金色,看上去軟軟的。

    甦千溪從休息室里爬起來,穿上衣服。17樓的下面,有一大一小兩個黑點,正在不停地忙碌著。

    堆雪人?

    這種事情最有愛了,甦千溪笑呵呵地跑了出去。

    興高采烈的來到集團大樓,看著霍辰和江左兩個人蹲在雪地里,真認真真地堆著雪人。

    “你們兩個這個雪人堆的一點都不好看,來,我幫你們改造改造。”甦千溪說著便大步上前,走到雪人的旁邊。

    霍辰趕忙攔下甦千溪。“媽媽,你要是喜歡的話,你自己堆一個,這個是辰辰堆得。”

    “媽媽只是幫你修整修整,辰辰,雪人不是這樣的。”甦千溪一邊說一邊往前湊。

    霍辰一副誓死抵抗的模樣,死活也不肯讓開,畢竟甦千溪的手工課,他是看見過的,如果這個雪人交給甦千溪,那還指不定變成什麼呢!

    甦千溪皺了皺眉,沖著霍辰喊道,“你是不是嫌棄媽媽呀!”

    霍辰點點頭,“不是嫌棄,是非常嫌棄。”

    “切!我告訴你,媽媽堆雪人堆的可好了呢,好歹媽媽也堆了二十幾年的雪人了。”甦千溪看著霍辰,打算用這招讓霍辰改變注意。

    霍辰撅著小嘴巴,絲毫不買賬,“媽媽倒是吃了二十幾年的飯,也沒見廚藝見長呀。”

    站在一旁的江左實在憋不住笑,轉頭無聲的張大嘴巴,笑夠了才轉過頭來。

    “哼,你們就等著瞧吧,我肯定堆出來一個又大又漂亮的雪人,給你們看看。”甦千溪說完,便一個人走到雪地里。用手抓起一把雪,捏成一個小小的雪團,然後扔進雪地里,一點一點地滾大。

    說來也奇怪,明明雪球是圓的,可是怎麼越滾越像橄欖球呢?

    霍辰和江左正認認真真的看著她滾雪球,讓此甦千溪一陣臉紅。“你們堆你們的,不要看我堆的,你們這是偷學我的手藝!”

    “媽媽,你的雪球做的不對。要用手捏出來一個大一點的雪球,像人的腦袋那麼大,然後再放到地上滾,你這樣滾出來的雪球肯定不是圓的。”霍辰實在看不下去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