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三百九十章被趕走

第三百九十章被趕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三百九十章 被趕走

    老太太看著看了眼陳月茹,“原來你就是那個報紙上說的強行嫁進甦家,把人家正室趕走的陳月茹,剛剛我還沒有看出來呢,我現在好像是有點印象了。今天之內給我搬出去,不管你去住哪,我們何家的酒店也容不下你,陳管家。”

    陳管家大步向前。“老夫人。”

    “通知下去,從現在開始任何酒店不得接納叫陳月茹女人,就連同名同姓的也不可以,從今天開始,家里禁止再帶任何人來,跟何敘說一下,他如果被我發現給這個女人花了一分錢,那就取消他集團的總裁身份。”

    老太太說完絲毫不給陳茹解釋的機會,便又拄著拐棍上了樓,全程陳月茹的臉都是一片慘白。

    “陳夫人請吧。”陳管家對著陳月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陳月茹在心里窩了一肚子火。剛剛還是被上賓一樣的請進來,現在就趕她走,可是她現在身無分文。除了那個小破出租屋子以外,兜里上下連1萬塊錢都沒有,從甦家出來的時候,也沒有帶任何的首飾,唯一的首飾就是手上的這個祖母綠的戒指。這老天是要跟她作對吧!看來,要回去再想辦法了,再待下去,一定會跟老太太撕破臉的,到時候她就更沒有再搬回來的可能了。

    現在的新聞媒體還真是會亂寫,什麼叫做她強勢入駐甦家,明明是甦志清死纏爛打要娶她的,雖然她是用了一些手腕,但是如果甦志清是個好人,也不會背叛孟宛如不是嗎?

    陳月茹訕訕地從何家別墅離開。

    霍家別墅里。

    甦千溪拉著霍辰的手,下了車,便跑進客廳。

    站在客廳里的霍延西,身影頎長,穿著一件灰色的v字領體恤,被暖暖的燈光照下來,卻怎麼也照不暖他的表情,甦千溪快步跑上前,撲進霍延西的懷里。

    “怎麼了?”霍延西被甦千溪抱住,腦袋里突然有一瞬間的空白,這只小野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感性了。

    甦千溪有些哽咽,緩緩的開口“,謝謝你,讓我有機會,在仇人的面前,看到她如此狼狽的模樣。”

    “笨蛋。”霍延西輕輕撫摸著甦千溪的墨發。“被你需要,是我最引以為傲的事情。”

    “霍延西,有你在真好。”甦千溪抱緊霍延西的身體,緊緊的不肯松手,霍延西同樣抱緊甦千溪,淺淺的勾唇。“我的身邊有你,也特別好。”

    霍辰看到甦千溪和霍延西抱在一起,便張開兩只小手,跑到兩個人的中間,硬生生的鑽了進去,左手抱著霍延西,右手抱著甦千溪的大腿,“爸爸媽媽,謝謝你們來做我的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

    噗。

    甦千溪忍俊不禁的松開霍延西,低頭看著霍辰。

    霍辰揚起的一張稚嫩的面孔。

    “辰辰長大了,知道感謝爸爸媽媽了,你知道媽媽去看爺爺的時候,都帶著好多好吃的,那辰辰要不要也給媽媽買點好吃的?”甦千溪逗著霍辰。

    霍辰搖了搖頭,“媽媽你不要總想著吃,世界上還有很多很美好的事情等著你去做呢。”

    霍辰一本正經的看著甦千溪的臉。

    “哦,什麼事情?”甦千溪很喜歡霍辰現在的模樣,像極了縮小版的霍延西。

    “比如說給辰辰買好吃的,比如說喂辰辰吃好吃的,比如說不要搶辰辰的零食。”霍辰歪著腦袋說了一連串的好事,每一件都跟自己有關系。

    甦千溪翻了翻白眼,這絕對是她的親兒子,跟她一模一樣,從來不吃虧的。

    “辰辰你的臉怎麼了?”霍延西看著辰辰一直歪向一邊的小臉,似乎是刻意在避開他的右半邊臉,于是輕輕用手扳過來才發現,上面有鮮紅的五指印。

    霍辰輕輕拍掉霍延西的手,“爸爸,我剛剛做了件很偉大的事情,保護了媽媽。”

    “怎麼回事?”霍延西臉色突然冷起來,望著甦千溪。

    “剛剛在醫院踫上陳月茹了,辰辰幫我教訓了她。”甦千溪簡單的解釋,不想讓霍延西知道太多,按照他的脾氣,後果不堪設想。

    霍延西凝眉,“我不是派了江左去嗎?更何況有那麼多黑人在,為什麼會讓你受傷?”他的聲音異常冰冷,透著絲絲寒氣。

    甦千溪怕連累江左,便急急的解釋,“是我讓江左不要進醫院的,當時我就想和辰辰拆完線就出來了,沒有想到陳月茹和甦牧突然出現在那,甦千影車禍死了。不過辰辰已經替我教訓過了陳月茹,沒事了。”

    “對了,那個老巫婆被媽媽打的可慘了,窩在牆角都不敢說話,爸爸你就放心吧,就算媽媽打不過她,辰辰也可以上去咬死她的,辰辰的牙齒可厲害了呢,你看我這里還長了兩個小虎牙,專門就是用來對付那些欺負媽媽的老巫婆的。”霍辰說完,亮出自己的兩顆小虎牙,因為右臉已經開始腫起

    ,動嘴唇的時候,竟然有些疼,霍辰為了不讓甦千溪傷心,硬撐著裂開嘴角。

    “辰辰在這里等著,媽媽去給你弄冰塊敷一下。”甦千溪說完便急匆匆離開了,轉身的時候,眼楮里水盈盈一片。

    霍延西俯身,用手輕輕的摸了摸霍辰的臉頰,很是心疼。“疼嗎?”

    琥珀色的目光里盡是父親的疼惜。

    霍辰搖了搖頭,“一點兒都不疼,爸爸,我想去少林寺學武。”

    霍延西眉頭皺了皺,“為什麼要學武術?”

    “我要把媽媽身邊的那些壞人全都打跑,我要保護媽媽。”霍辰仰起小臉,一臉的堅定。

    霍延西淺淺的勾唇,“那辰辰不想當醫生了嗎?”

    “我小的時候學武術,等我長大考大學的時候,我就去考醫生,這樣我又能保護媽媽的健康,還可以保護媽媽不被壞人欺負,今天那個老巫婆可討厭了,她掐著媽媽的脖子。我就一口咬上老巫婆的腿,咬得她哇哇大叫,媽媽乘機把她推到牆角,對她狠狠的揍了一頓,爸爸今天媽媽可威風了。我從來沒見過媽媽那麼生氣過,那個老巫婆是誰呀?怎麼那麼討厭,上來就要掐死媽媽?”霍辰眨巴著黑色的大眼楮,眼底有疑惑。

    霍延西摸了摸霍辰的頭發,“就像辰辰說的,她是老巫婆,她天生就是壞人,就是來欺負媽媽的,但是下次辰辰不要動手了,以後爸爸會派人保護你們,絕對不會再讓別人欺負你們了。”

    霍辰搖了搖頭,“爸爸只派人保護媽媽就好,辰辰不怕,辰辰是男子漢,可以保護自己。”

    霍延西很欣慰,霍辰的身上有甦千溪身上的那股韌勁兒,果敢、不服輸,雖然膽子也不是很大,但是他就就跟那只小野貓一樣,總是在遇到問題的時候,從來不顧自己的安危,一頭沖出去。

    甦千溪拿好了冰塊走了進來,想要抱起霍辰,卻發現他好像又重了,“辰辰,你的體重是彈簧嗎?怎麼又重了?”

    霍辰皺了皺小眉頭,氣鼓鼓的看著甦千溪,“那媽媽就是竹竿,總也吃不胖。”

    噗,補刀小能手!

    “延西把辰辰抱到沙發上,我給他敷一敷冰塊。”甦千溪對霍延西說道。

    琥珀色的眸子瞟到甦千溪脖子上紫色的掐痕,心里一陣抽疼。

    他把霍辰沙發上,甦千溪就這樣溫柔的給霍辰慢慢的敷臉。

    “冰冰涼涼的,好舒服。”霍辰抓住甦千溪的一只手,有些心疼的看著她,“媽媽,今天辰辰沒有好好的保護你,讓你被老巫婆欺負了,辰辰跟爸爸說好了,辰辰要去少林寺學武術,把那些壞人全部通通打死。”

    作為一個母親大概這個時候是最幸福的,听到自己的兒子想要保護自己的那種心情,眼淚便情不自禁地要往外淌。

    “辰辰乖。”甦千溪把霍辰摟進懷里,眼淚輕輕地落在霍辰的腦袋上,一滴一滴,溫熱溫熱的。

    霍辰就就這樣窩在甦千溪的懷里,慢慢就睡著了。

    霍延西把霍辰抱回了房間。

    回到臥室的時候,看見甦千溪站在鏡子前往脖子上抹著什麼東西。

    看著霍延西進來,便急急的把東西塞進抽屜里,“辰辰睡了?”

    “嗯。”霍延西大步走過來,輕輕抬起甦千溪的下巴,她的脖子上,還有掐過的輕微痕跡,但是很淡很淡了。看樣子剛剛是涂過粉底了,琥珀色的眸光漸漸變冷。“笨蛋,為什麼要遮住?”

    甦千溪吐了吐舌頭,“怕你擔心啊。”

    “你這樣我更擔心知道嗎?”霍延西看著甦千溪,認真嚴肅。

    “我知道了。”

    “甦千溪,我是你的老公,你明白嗎?發生任何事情都要告訴我,不需要對我隱瞞。”他的聲音染了心疼,更像是寵溺的自責。

    甦千溪窩在霍延西的懷里,把玩著他的衣服。“我心疼你,就像你心疼我一樣啊,我不想讓你為我擔心,也不想讓你為我著急。延西,我今天其實特別的開心,雖然被陳月茹抓傷了,但是她比我慘的更多,我把她暴揍了一頓。你會不會討厭我啊,我竟然會打架。”

    ps︰沐灕說︰有人問我為什麼我可以把後媽寫的這麼形象,我現在嚴肅的回答你,我是單親,我的後媽也是呵呵噠,我的爸爸跟甦志清沒有什麼區別。但是我並不可憐,我真的有霍延西,以及霍延西的家人,我還有愛我的爺爺奶奶,我很幸福。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