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四章她,必須活

第四章她,必須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章 她,必須活

    “江哥,霍少他?”西裝男嚇壞了,他以為霍延西已經早于他們逃出了火海,沒想到……

    “江哥,我們……闖大禍了!”神情凝重,眼楮里卻有淚珠在閃現。

    霍延西,還沒有出來……

    江左伸手揉搓著臉,順帶拭去眼角的淚,良久,他絕望的抬起頭,卻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

    他看到了什麼?

    此時兩個西裝男也注意到江左的異樣,他們順著江左的眼光看去,只見火光沖天中,有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正在向他們這邊緩緩地走過來,他的步伐還是那麼矯健而穩重,似乎天塌下來,他都能抵擋得住。

    在雨霧中,他像是來自地獄的王者,氣場冰冷,卻有著攝魂的魅力。

    在那抹高大的黑色身影懷中,有一個被燻的看不清面目女人,可江左還是認出了她,她就是他之前想要撕票的女人。

    “霍少……”江左都不知道用什麼來表達他的心情,他急忙沖向霍延西。

    卻不料人還沒到霍延西身邊,就被霍延西喝止了。

    他依舊是那樣鎮定自若,仿佛他臉上慣有的嚴肅表情就是上天賜予他的禮物。

    “打急救電話,她,必須活!”

    醫院。

    陽光透過百葉窗灑在地面上,諾大的病房內,只有一張床,床上的甦千溪還在沉睡。

    她生的很清秀,五官並不是精雕細琢,可是生在她的臉上卻搭配的恰到好處。

    她墨色如瀑的長發垂散在病床上,發絲隨著微風搖曳,劃過她的頸脖,惹的她有些絲絲的癢。

    她縴長的睫毛微顫,手也不自覺動彈了一下。

    床邊的男人似乎感覺到她快要醒了,他冷冷的看了看床上的人兒,面無表情的站起身,目光在病床旁邊的手機上滯留了片刻,隨即邁步走向了病房的小隔間。

    甦千溪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不,與其說是夢,不如說那是真實存在的。

    頸後的重擊後的疼痛感和火燒的灼痛感,真實的像是夢魘。

    可是如果是夢魘,那個王一樣的男人是誰呢?他的手腕上帶著黑色質地的玉鐲。

    難道是……

    她的心便猛地一顫,那一瞬她以為她產生了幻覺,可玉鐲上精雕細琢的圖案告訴她,那個人就是他,真的是他……

    甦千溪宛若星辰的眸忽然睜開,環顧四周,這里是醫院,驚覺的要坐起來,而此時,病房的門恰巧開了。

    還不等甦千溪看清楚來人是誰,便傳來了一聲尖銳的女聲。

    “oh,m god,千溪,你這是什麼回事?”閨蜜璇璇一進門看到甦千溪這麼大的陣勢,著實被嚇了一跳。

    今天一早她收到了甦千溪的簡訊,說她生病住院了,起初她以為甦千溪是在惡作劇,畢竟甦千溪這麼小心謹慎的性格,一般是不會讓自己生病到住院的。但她又想到甦千溪一向不愛開玩笑,于是便寧願相信了,但她還是有點擔心,索性也叫來了同在美國實習的好朋友丁逸軒。

    “千溪,你怎麼了?”沖進來的丁逸軒看到甦千溪之時,他的心跳都要漏掉了一拍,急忙過去站在甦千溪床榻旁,眸光里掩飾不住的心疼。

    丁逸軒的目光在甦千溪的臉上打轉,甦千溪的情況並沒有逃開作為外科醫生的丁逸軒的精眸。

    “璇璇,逸軒,你們怎麼來了?”甦千溪現在連自己都狀況都莫名其妙,她是怎麼躺到這里的,而丁逸軒和璇璇又是怎麼找到她的?

    謎,漩渦一樣。

    璇璇一臉心疼的坐在甦千溪床邊,眼淚在眼眶打轉,她嘟起小嘴,頗是難受︰“你丫的,你生病了怎麼不提前告訴我一聲,難道非得等到住院了才知道給我發簡訊嗎,你還拿我當你的死黨嗎?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都不告訴我,快說,你到底是什麼回事,怎麼傷的怎麼重?怎麼還用上了心電圖和氧氣管,嗚嗚,你是不是要死了?”

    甦千溪無奈的掃了一眼璇璇,璇璇似乎很怕死。每次都大驚小怪的,只是,這個短信……並不是她發的。

    見甦千溪不語,正欲又開始掉眼淚,她拿出自己的提前備好的水果籃放在桌上,心疼的為甦千溪撥去臉龐的發絲︰“快告訴我,到底怎麼了,你怎麼病了?”

    甦千溪搖搖頭,她並不想將自己被打暈等一系列事情告訴璇璇,別看璇璇大大咧咧的,其實她的膽子特別小。

    “好了,璇璇,千溪現在身體虛弱,我們還是不要和她多說話了,等千溪好一些了再問她也不遲,現在她太虛弱了,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

    好看的黑瞳緊緊盯著甦千溪,他相信甦千溪肯定經歷了不為人知的痛楚,可繞是這樣,甦千溪表現的還是那麼堅強,她知道不知道,她越是這樣,越是讓人看著心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