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二十二章醋意橫生

第二十二章醋意橫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十二章 醋意橫生

    側頭看一眼笑意愈發深的霍延西,甦千溪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想。

    果不其然,還未走出樓道口,那一抹倔強的身影依然挺立。

    甦千溪的腳步還沒有邁向丁逸軒的方向,便被霍延西拉了回去。

    “你也不想前功盡棄吧,當斷不斷,必受其亂。”霍延西用沉冷的聲音警告道。

    甦千溪僵硬的止住了腳步,臉上掛著木然的笑容,閉著眼深呼吸了一下才拉著霍延西的手走了出來。

    原本站得有些暈眩的丁逸軒,看見甦千溪從樓道里走了出來,丁逸軒跌跌撞撞的跑了過去抓住甦千溪的一只手急切地說道︰“千溪,跟我走吧,我會照顧你一生一世的。”

    看著不成人形的丁逸軒,甦千溪別過頭,眸光閃過一絲不忍,臉上的冰冷卻愈加的明顯︰“丁逸軒,請你不要再來糾纏我了,我不愛你,你走吧。”

    “我知道你不愛我,我知道”丁逸軒松了手,原本早就知道的結局,從甦千溪的嘴里說出來心還是這麼痛。

    霍延西將甦千溪護到身後,看著丁逸軒一臉落寞的樣子,臉上始終掛著千年不化的寒冰︰“千溪馬上就會搬到我家去,還請林先生注意影響。你也知道,現在外面對甦千溪的風評並不好,你也不想听到再有傳言說甦千溪將他兩只船之類的吧。”

    丁逸軒聞言,猛地一驚,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毅然轉身。

    甦千溪看他走得踉踉蹌蹌的心里很是不忍,卻也只能將頭別到一旁,不想被霍延西看穿。

    “怎麼?舍不得?”霍延西看著甦千溪的表現心里似是突生出來一根刺。

    “沒有,我們走吧。”甦千溪整理好情緒面無表情的上了車。

    霍延西看她一臉不情願的樣子,聲音陡然沉了下來,“麻煩你有點職業道德,下車後記得微笑。”

    甦千溪看著車外,輕聲應了一句,丁逸軒的身影越來越小了。

    霍延西順著她的視線向窗外看,只能看到模糊的一個人影,收回視線,霍延西將手覆在甦千溪的手上,然後用力的一捏,甦千溪驚呼回神,雙眼瞪著霍延西。霍延西看她一臉怒氣的樣子,單眉一挑,驅車離開,留下一地的塵煙。

    “我說過,你最好不要太過在意除我以外的任何男性,否則後果我概不負責。”

    看著霍延西一臉霸道的樣子,甦千溪皺眉低頭,心里恨不得把霍延西千刀萬剮。

    “想殺我,要先攢夠資本。”霍延西的聲音鬼魅一樣飄來。

    甦千溪的心事再一次被他窺探,索性閉眼。

    兩人一路上都沉默著,原本就沉悶的車廂越發壓的人透不過氣,甦千溪將車窗搖下深吸幾口車外的空氣,霍延西這個男人的氣場不是一般的強大。

    沒過多久,車子就到了預定的地方。霍延西在外人面前表面功夫一向做得很好。將副駕駛的門打開後用手抵著門頂,甦千溪看他這幅惺惺作態的樣子,眼里閃過一絲不屑,卻還是掛著淺笑下了車。兩人挽著手一副恩愛的模樣羨煞旁人。

    二人進了一家高級禮服專賣店,霍延西故作體貼的將自己看中的禮服在甦千溪身上比劃,還滿臉愧疚的說道︰“親愛的,宴會是臨時舉辦的,原諒我沒有時間專門為你定制。”

    甦千溪忍著作嘔的心情神色淡然地說道︰“我理解你,沒關系的,只要是你挑的我都會很喜歡。”

    霍延西聞言,像是如釋重負一般松了口氣,挑了一件裸色長裙的禮服遞給甦千溪,還繞有介紹的說︰“這件禮服很襯你的膚色,快去試一下。”

    甦千溪配合的接過衣服,微笑著轉身進了試衣間。一旁的營業員紛紛交頭接耳,夸贊霍延西周到體貼,羨慕甦千溪有這麼好的運氣。甦千溪在試衣間听著這些局外人的議論,只能冷笑著換好衣服。打開門,她又是那個溫柔得體的霍太太。

    “哇,好漂亮!”

    “是啊,就像量身定做的一樣。”

    “……”

    甦千溪站在試衣鏡前,看著鏡中的自己,娥眉淡掃,膚若凝脂,一身裸色的長裙確實很配自己。霍延西從背後擁住了甦千溪,貼在耳邊說道︰“很漂亮。”

    旁邊營業員的驚呼聲更甚,甦千溪身子僵住了,臉上帶著不自然的笑意,一絲厭惡之情閃過眼底,隨即又淡淡的一笑,臉帶羞意的低著頭柔聲道︰“我去把衣服換下來。”借此掙開了霍延西的懷抱。

    霍延西自然知道她的用意,展顏一笑,深邃的眼眸里卻是化不開的冰冷。

    買好了禮服和配飾後,兩人在大家的艷羨中驅車離去。坐在車上,甦千溪終于能夠卸一臉的假笑,靜靜地看著車外。

    “待會的宴會不許勾三搭四。”霍延西一邊開著車一邊警告甦千溪。

    原本甦千溪就不喜歡霍延西用命令的口吻跟自己說話,更何況這句話的內容是在質疑自己的品行,甦千溪忍無可忍,冷聲的反唇相譏︰“你放心,我不會像某人一樣。”

    霍延西听了也只是冷笑一聲,繼續專心開車。

    宴會是在一艘游艇上舉行的,受邀請的都是上流人物,霍延西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當兩人並肩出現在游艇上時,所有人的注意都被這對剛剛宣布戀情的俊男美女所吸引。甦千溪挽著霍延西的手臂,自然地朝每個人微笑點頭,霍延西則是深情地看著身邊的佳人 ,偶爾才看向周圍的人。

    “霍少真是好福氣,能有這樣的佳人相伴。”一位年過半百的老總撇下自己的女伴走到霍延西兩人的面前,羨慕的說道,一雙渾濁的眼楮在甦千溪身上不停地掃視。

    甦千溪覺得老總的目光像毒蛇一樣游走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往霍延西身後躲了躲。老總看道甦千溪的舉動有些不快,臉也沉了下來。

    “李總莫怪,千溪有些內向,以後習慣就好了。”霍延西拍了拍甦千溪拽著自己臂膀的手,對李總解釋道。

    李總是個聰明人,知道這是霍延西給自己一個台階下,不過這似玉的美人確實讓人一步開眼,回頭看自己身後的那一位簡直是庸脂俗粉。

    霍延西借故帶著甦千溪離開,不過卻又被一位妖嬈的美女擋住去路。

    “霍少,好久不見啊,你不會是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了吧,那我可會傷心的。”妖嬈女子說著就靠在霍延西身上,酥胸半露,春光一覽無余,然後眯著雙眼挑釁的看向甦千溪。

    甦千溪當然不願自降身份和這樣的女人爭風吃醋,所以禮貌的一笑,柔聲道︰“延西,我先去下洗手間。”

    “嗯,那你小心點。”霍延西推開妖嬈女子同樣溫柔地說道。

    那妖嬈女子也不惱,待甦千溪走遠後又貼了上來,一副了然的樣子說道︰“好了,現在你的未婚妻也走遠了,咱們好好敘敘舊吧。”

    霍延西邪魅一笑,挑起妖嬈女子的下巴,冷聲的說道︰“對不起,我對你已經沒興趣了。”說完轉身就走了,那妖嬈女子氣的直跺腳,細長的鞋跟也踩壞了,倒惹得旁觀者冷眼看笑話。

    甦千溪去了洗手間,將剛才挽著霍延西的手好好的洗了兩三遍,這才出來,迎頭卻撞上了一位青年才俊。甦千溪扶著額抬頭看了一眼,雖然沒有霍延西長得好看,卻也是難得的俊美。

    “小姐,真是對不起。”青年才俊見撞到了人急忙道歉,隨後定楮一看,就再也移不開雙眼了。

    “沒事。”甦千溪溫婉的一笑回答道。

    佳人一笑傾國傾城,說的就是眼前這位佳人。青年才俊連忙自我介紹︰“小姐你好,我姓文,叫文泊,不知小姐貴姓。”

    已經習慣被人搭訕的甦千溪微微一笑,略表歉意的先要轉身走人,卻被文泊攔了下來。“小姐,還請您一定告知府上何處,日後我好登門致歉。”

    “不必了,並沒有什麼大事,你也不必記掛于心,我還有人在等我,失陪了。”甦千溪耐著性子說道。

    可是文泊卻執著異常,甦千溪看周圍的人紛紛側目,正打算告訴文泊好打發了他卻被空降的霍延西打斷了。一臉貴氣逼人的霍延西大步走來,將甦千溪護在身後,宣示自己的所有權。

    “你”文泊見霍延西這麼霸道,有些氣結。

    霍延西眼底的嘲諷一閃而過,禮貌而又疏離的說︰“文泊,大文豪文清的兒子,你父親應該也教過你不可強人所難,你今日所為恐怕有違你父親的教導吧。”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不過是想同這位小姐交個朋友,有何不可。”文泊見霍延西搬出自己的父親,難免有些心虛,可是又不願在佳人面前落了下風,只能逞強的回答道。

    對于這種活在父母羽翼下的小毛孩,霍延西向來不予理會,不過今天他居然敢覬覦自己的東西,那可別怪自己讓他輸了場面。

    “強扭的瓜不甜,身為大文豪之子,不會連這麼淺顯的道理都不懂吧。”霍延西玩味的看著文泊臉色像刷油漆似的變換,心里也出了口氣,反手捏著甦千溪的小手,細聲的說道︰“你就不能消停點,今天淨對付情敵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