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二十六章男人的戰爭

第二十六章男人的戰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十六章 男人的戰爭

    “你……你這樣簡直是不孝!我要把那些記者叫進來,看看你們兩個丑惡的嘴臉。”陳月茹被氣昏了頭正想出門。

    霍延西一聲冷笑,冷聲開口︰“伯母,你盡管去吧,我們都知道您原先可是風靡一時的名人,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了。你那幫媒體朋友只認錢不認人,所以我勸你還是不要拿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以免到時候大家都難堪,你說是不是。”

    陳月茹怎麼會相信霍延西說的鬼話,跑到窗邊往下看,什麼人都沒了,那些收了她的錢信誓旦旦說要幫她把事情辦妥的記者都不見了,陳月茹不可置信的回過頭看著霍延西,惡狠狠地說道︰“是你,是你做了手腳對不對!”

    霍延西手插著口袋,隨意的坐在沙發上,就像自己是這兒的主人一樣,斜眼看了一下披頭散發的陳月茹,嘲諷的說道︰“如今的社會就是有錢能使鬼推磨,伯母你應該深諳此道,而且大家都喜歡落井下石,相信這樣的事你也沒少做過是吧。”

    “我……我跟你拼了!”陳月茹說著就要向霍延西撲過去,卻被趕來的甦牧攔住了。

    “媽,有話好好說,別氣壞了身子。”

    “甦牧,你來了,快點幫媽收拾這兩個人,他們沒一個安好心的,都想來欺負我這個無依無靠的人。”陳月茹靠在甦牧身上,不停地抹眼淚裝出一副受辱的樣子,話里話外卻透著惡毒。

    “媽,你別這樣,甦千溪和霍先生過來看甦叔叔,也是他們的一片好心。”甦牧安慰著自己的母親說道。

    又偷偷向甦千溪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們先走。

    “哼,她好心、她不過是來看看志清死了沒有,她好燒高香慶祝,甦牧你別幫著她說話,這個女人是不會記你情的,到時候還反咬你一口。”陳月茹好不容易盼來個幫手,結果又是向著甦千溪那個賤人的,偏偏這氣又不好向兒子撒,只能憋在心里。

    甦千溪本就不願久留,看到甦牧使過來來的眼色,便想離開,霍延西看著依舊昏迷不醒的甦志清,和癲狂的陳月茹,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便同甦千溪一起退出病房。

    甦牧安撫好陳月茹後追了出去,叫住霍延西,甦千溪也轉過身,甦牧微笑了一下柔聲的說道︰“千溪,你先下去吧,我有幾句話要跟霍先生說一下。”

    “嗯,好的。”不同于面對陳月茹的冷面,甦千溪對于這個從小關照自己的異父異母的哥哥還是很有好感的。

    看到甦千溪走遠了,甦牧才開口說道︰“請你好好對待千溪,她從小的處境你也知道,希望你不要辜負她。否則,我會將她搶過來的。”甦牧一向溫和待人,這樣的狠話他只為甦千溪說過。

    霍延西眸光以凜,越來越有趣了。

    牧看著霍延西漸行漸遠的背影,心里突然有些不安,甦千溪跟這樣的人在一起真的能幸福嗎。還未見過霍延西之前,甦牧听說過許多他的緋聞,父親也告訴自己霍延西這個人不簡單。

    今天見到真人,倒是印證了他的猜想。

    霍延西無論怎麼掩飾,他那周身凌厲陰狠的氣場都能讓人不寒而栗。

    霍延西快走幾步追上了先走的甦千溪,然後側頭問道︰“你不好奇甦牧對我說了什麼嗎?”

    甦千溪笑了一下看向窗外,一抹暖色的陽光照了進來,甦千溪輕聲的說道︰“無非是警告你不要欺負我之類的話。”

    霍延西眼色暗了下來,聲音也有些發冷的說道︰“你倒是了解他。”

    甦千溪沒有察覺霍延西的異樣,回憶著說道︰“小時候我還生活在甦家,那時候陳月茹和甦千影對我都是明里一套背里一套,我在甦家生活的比下人還不如。甦牧雖然很少來甦家,但是每次來帶的東西,甦千影有的,我也會有一份,甦千影欺負我的時候,他也會挺身而出,雖然事後甦千影會加倍的討回來,但他確實是我黑暗童年的一縷陽光。”

    霍延西第一次听甦千溪說起她的童年,突然就有了一絲共鳴,自己在霍家又何嘗不是這樣,不過自己倒還稍微幸運一些,至少和同父異母的霍延慶關系很好。

    甦千溪看霍延西沉默了這麼久,以為他是在同情自己,所以故作輕松地說道︰“其實我在甦家的日子還好,至少衣食無憂,而且上學後我就獨立了跟他們也來往得很少……”

    甦千溪話還沒說完就被霍延西擁在懷里。

    “閉嘴。”擁著甦千溪單薄的身子,霍延西感到心有莫名一陣刺痛。

    甦千溪僵硬著身子並沒有回抱霍延西。

    陽光灑在霍延西的臉上,立體的五官越發的俊美,甦千溪背著光,面對的卻是無盡的黑暗。

    “我在這邊的事情也差不多處理完了,明天的機票已經訂好,我們回國登記結婚。”霍延西在甦千溪下車時,說出了這個決定。

    “會不會有些太快了。”甦千溪听完有些驚訝。

    霍延西看著眼前這個女人,也不是特別的漂亮,只是那種氣質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尤其是一雙貓眸,難怪會這麼招蜂引蝶,今天是丁逸軒和甦牧,誰知道明天又會跑出什麼男人來,還是早早的把婚結了,向別的男人宣告自己的所有權,以免夜長夢多。

    “你把東西收拾一下,明天我來接你。”霍延西說完就開車走了,留下甦千溪一個人呆愣在原地。

    他根本沒有理會她的問題!

    沒有問出結果的甦千溪之後氣悶上樓收拾東西,看著這個自己生活這麼多年的公寓,還真有點舍不得。

    “叮咚叮咚……”

    又是誰,今天見的人都沒完沒了了。

    甦千溪有些不耐的打開門,是璇璇!

    “你怎麼來了?”甦千溪很是驚訝。

    “千溪,你在收拾東西啊,你不會是想回國了吧?”璇璇看著一地的行李問道。

    “對啊,回國結婚。”甦千溪關上門很淡定的回答道。

    “結婚?”剛坐下去的璇璇又跳了起來,連忙向甦千溪取證自己沒有听錯︰“你說結婚?”

    看璇璇這麼大驚小壞怪的自己也就見怪不怪了,畢竟剛作為當事人的自己听到這個消息也嚇了一跳。

    “是的,對了,你來干什麼?”

    “我來是跟你說霍延西不是什麼好人,真的!”璇璇一本正經的說道。

    甦千溪卻被她難得的嚴肅神情給逗笑了,饒有興致的問道︰“那你倒是說說,他怎麼不是個好人了?”

    璇璇拉著甦千溪坐下,語重心長的說道︰“上次我說他不是個好人只是覺得他花邊新聞太多,你會吃虧,這是這次不一樣,我听說他是那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我怕他是想報復甦氏而利用你,上次不是因為甦氏的關系,他的公司沒有在美國上市嗎。”

    看璇璇一臉急切的樣子,甦千溪倒有些明白她的來意了。

    “你都是听誰說的?老實交代,是不是丁逸軒托你來當說客的。”

    甦千溪的一針見血戳穿了璇璇的心事,璇璇干笑了兩聲說道︰“丁逸軒畢竟跟你這麼多年了,他關心你也是正常的啊。而且丁逸軒不是那種搬弄是非的人,所以我覺得他說的挺有道理的,你還是不要和霍延西在一起了,我真怕你受傷。”

    說到最後璇璇都帶了些哭腔,她就甦千溪這麼一個好朋友,而且甦千溪之前還受過那麼多傷害,她不想讓甦千溪再承受這樣的痛苦。

    “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你不是說無論無何都會支持我的嗎,怎麼,現在說話不算話了啊。我還等著你做我的伴娘呢。”甦千溪開玩笑的說道,她不想將璇璇卷進自己悲傷的漩渦之中。

    “哎呀,千溪你怎麼就不听勸呢,你就听我一句吧。”璇璇見甦千溪不吃硬的,就來軟的一套,撒嬌賣萌。

    “好啦,這件事真的不能答應你,天色也不早了,你快回去吧。”甦千溪將璇璇推到門口然後不顧璇璇的反抗將她關在門外。

    璇璇見事情敗露只能無功而返,在路上打了個電話給丁逸軒匯報情況。

    “丁逸軒,對不起,千溪沒有听我的勸,而且決定明天就要回國登記結婚了。”

    “你……算了,千溪就是這樣的性子,決定了的事誰也改變不了,不管怎麼說還是謝謝你了。”

    听到電話那頭的丁逸軒說話有氣無力的,璇璇更覺得自責了。

    “你別這麼說,其實如果千溪跟了霍延西說不定還是件好事呢,這樣陳月茹她們母女也就不能欺負到千溪了,丁逸軒你說對不對,憑我們兩個人根本沒有辦法守護千溪的。”

    “……”電話另一頭的丁逸軒沉默了,璇璇說的沒錯,自己的確不夠強大,不能保護甦千溪,或許這就是甦千溪為什麼不選自己的原因。

    “喂喂,丁逸軒你在听嗎?”璇璇听話筒里沒聲音,以為是自己剛剛說不能保護甦千溪的話傷到了丁逸軒身為男人的尊嚴,心里更加著急了,都怪自己這張笨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