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三十一章他和她

第三十一章他和她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十一章 他和她

    “辰辰有沒有不乖?”霍延西抱起兒子,看著靠在牆上一臉神傷的甦千溪轉頭問霍辰︰“她怎麼了?”

    “好像出了什麼事。”霍辰小聲的說。

    “行,辰辰你先上去,爸爸跟阿姨說點事。”霍延西將兒子放下,走向甦千溪。霍辰有些不願,不過還是上樓了。

    “霍延西,你能不能借我一千萬?”甦千溪聲音有些沙啞,盡量不去看霍延西的眼楮,她不想讓他看見她眼楮里的淚水。

    “可以,那你用什麼來還呢?”霍延西坐在沙發上問著甦千溪。

    “只要你肯借給我一千萬,讓我做什麼都願意。”甦千溪眼神空洞,現在救活母親是她唯一的希望。

    “呵,什麼都願意?”霍延西眼底的寒冰依舊,“我記得我跟你的協議里只有報復甦家這一條而已。”

    甦千溪靠著牆兩手握得發白,眼眸低垂緊咬著唇,“我拿自己跟你做交易,換你的一千萬。”

    霍延西俯視甦千溪,聲音冷岑的捏盡了甦千溪的下巴︰“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甦千溪看到霍延西面無表情,甚至是滿帶嘲諷的樣子,還是跪了下來低聲懇求,聲音空洞的就像這偌大的房子一樣,“我知道你會幫我。”

    “我不是你的丁大醫生,我只是一個商人,我要看見一千萬的價值。”冷眸,掃了一眼甦千溪,聲音如沐寒冬。

    “難道你想明天的報紙頭條上寫著霍式少夫人酒吧賣身?”甦千溪貓眸仰視霍延西冰冷的琥珀色眸子,她能夠感覺到身邊的空氣似乎在一點點的變冷。

    “啪……”一張一千萬的支票被扔在甦千溪的臉上,“甦千溪,下次跟我談交易的時候想好籌碼。”

    霍延西邁著大步離開。

    頎長的身影裹著他慣有的冰冷消失在甦千溪的視線里。

    低頭,空頭支票安靜的躺在地上。

    甦千溪收好支票,安頓好了霍辰,去了銀行。

    ……

    接下來的幾天霍延西都沒有回家,甦千溪也是默不作聲的,霍辰也乖了許多這倒是甦千溪唯一覺得欣慰的地方。

    這天,霍辰見甦千溪在廚房做飯,百無聊賴的坐在客廳里。

    甦千溪的電話在黑金色的大理石上震動著。

    霍辰接了起來,“爸爸,我好想你,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霍延西本來內心有些期待,一接听確實辰辰的聲音不免有些失落,不過還是打起興致來跟辰辰對話︰“為什麼用甦阿姨的電話?”

    “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給甦阿姨打電話的,我都在座機胖等了五個小時了,也不見爸爸給我打個電話。”霍辰低聲的說道,還帶著一絲哭腔。

    “辰辰在埋怨爸爸嗎? 爸爸可是剛從美國回來就定好了辰辰最喜歡的日本料理,才打算給甦阿姨打電話,讓她帶你來,給你個驚喜的。【愛書屋】“霍延西裝作一副很難過的樣子。

    “我就知道爸爸還是最喜歡辰辰的,那我馬上就和甦阿姨過去,保證讓你看見一個煥然一新的甦阿姨。”霍辰是何等聰明,霍延西對甦千溪絕對是喜歡的。

    霍辰掛斷了電話,便去廚房找甦千溪賣萌。

    甦千溪鍋里的粥已經有了香氣,霍辰的個子不夠高,搬了小板凳站在甦千溪的身邊,看著鍋里的粥,“香菇粥好香啊。”

    “小饞貓,要嘗嘗嗎?”甦千溪刮了下霍辰的小鼻子,手里的勺子已經盛出一小碗粥,又從碗里舀出一小勺,放到吹了吹霍辰的嘴邊。

    霍辰迫不及待的放進嘴巴里,他已經習慣了甦千溪做的飯了,最近一段時間的相處已經感受到了有媽媽的溫暖了。

    如果是甦千溪這個女人一直照顧他也是不錯的呢。

    “味道怎麼樣?”相對于霍辰的坦然倒是甦千溪越來越緊張了,生怕霍辰不喜歡。

    “好吃。”霍辰舔了舔粉紅色的唇瓣,從甦千溪的手里搶過碗,把剩下的粥喝了個干淨。

    “沒有人跟你搶,你慢點吃。”甦千溪好笑的看著霍辰。

    霍辰喝干淨碗里的粥,舔了舔嘴唇,一副沒吃夠的樣子。

    “再來一碗?”甦千溪的眼楮里閃著柔和的光澤,那是媽媽才有的感覺。

    “不能再吃了,爸爸約我們晚上去餐廳吃飯,他已經到了。”霍辰吸了吸鼻子,鍋里的粥真香啊,自從有了甦千溪在家里面,他已經很久沒有吃過廚房廚師做的飯了,真好,廚房廚師雖然都是霍延西高價聘來的,但是始終少了那麼點家的味道。

    “我們?”甦千溪自然是懂得的,霍延西想約的只是霍辰而已,而自己只是個局外人。

    “阿姨就不去了,阿姨叫司機把你送去餐廳好不好?”

    “才不是呢,爸爸想約的是甦阿姨,今天爸爸打電話的時候都是給甦阿姨的手機打的電話。”眼珠子轉了轉,嘟起了嘴巴。

    “那是因為爸爸想給你一個驚喜啊,所以才給甦阿姨打電話的。”甦千溪的心里是有幾分開心的,只是……

    “甦阿姨和爸爸說話都一樣的,都拿辰辰來當擋箭牌。”霍辰揶揄道。

    甦千溪被霍辰弄的有些不好意思,臉也跟著紅了起來。

    拗不過霍辰,甦千溪被霍辰拉進衣帽間連續換了幾套衣服,終于一襲藕荷色連體裙,肩膀處有一朵紫色的玫瑰。

    鞋子也是霍辰幫忙選的紫色高跟鞋。

    霍辰小大人一樣雙手環胸的看著甦千溪,甚是滿意的模樣。

    “滴滴……”門外,加長林肯獨有的鳴笛聲,帶了幾分屬于那個男人的冰冷氣息。

    甦千溪被霍辰拉著,出了別墅。

    加長的林肯車里,是江左熟悉的臉。

    熟練的打開車門,看著甦千溪和霍辰上了車又關上車門,才去了駕駛室。

    車內並沒有霍延西的身影。

    悵然若失。

    也對,他怎麼可能親自來接她呢?

    甦千溪微微的嘆了口氣。

    “少夫人今天很漂亮。”江左看著甦千溪有些緊張的模樣給她打了打氣。

    “謝謝。”甦千溪的喉嚨依舊發緊,這樣的裝扮她還是第一次。

    車子穿梭在車水馬龍的馬路上,這樣的車子駛在馬路上,無疑是一道不可錯過的風景線。車內的可以清晰的看見窗外的光景,可是外面的人卻怎麼也看不清里面的模樣。

    讓甦千溪想起一句話,“寧可走著笑,不坐寶馬哭。”現在她該笑還是該哭呢?

    二十分鐘後,車子停在霓虹閃爍的法國餐廳門前。

    江左禮貌的開門,攙扶著甦千溪下車,“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這樣的待遇甦千溪還沒有學會習慣。

    甦千溪拉著霍辰的手,走進餐廳。

    一大一小的身影,經過門口處,便惹來背後的竊竊私語。

    “這霍家大少奶奶可是有點手腕的,年紀輕輕就嫁進了霍家。”

    “就是,我听說啊,是霍少主動跟她提得結婚呢?”

    “那又如何,還不是進門就當後媽。”

    “這霍少可是跟我們老板娘交情匪淺呢。”

    “那這樣說來這個少奶奶還真不一定坐的到最後呢。”

    ……

    甦千溪並沒有太在意這些,這樣的話語從她小時候起就已經習慣了,比起小時候的那些所遭遇的,這些又算得了什麼呢?如果不是傷害到她的底線,她是不會主動回擊的。

    她的底線,便是媽媽。

    原本走在一邊的霍辰突然拉住了甦千溪的手,稚嫩的童音卻嘹亮異常,“媽媽,當初你懷我十個月真是辛苦了。”

    甦千溪看著霍辰晶亮的瞳仁,心頭一暖,這個小人精在給她解圍,勾唇一笑,“那辰辰將來要做一個好人,千萬不要辜負媽媽這十個月的辛苦。”

    “媽媽放心,我一定謹遵媽媽的教誨,不會亂嚼舌根的。”霍辰的話明顯就是說給門口幾個迎賓小姐听得。

    果然,這招很是奏效,幾個人已經集體傻眼站在那里了。

    “現在的娛樂新聞真的不可以相信呢,這個孩子都叫她媽媽了,一看就是親生得啊。”

    “就是說啊,現在小孩子多難相處,關系這樣好,很明顯是親生的。”

    甦千溪听著身後的對話,心頭都在流冷汗,現在真的是人言可畏,前一分鐘她還是那個令人唾棄的綠茶婊,現在她就立馬是霍延西金屋藏嬌的孩子他親媽了。

    不遠處的霍延西透過手腕上的精密儀器已經觀察到了甦千溪和霍辰的一舉一動,這個甦千溪果然是有兩把刷子的,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跟霍辰打成一片。

    他有些期待接下來的婚姻生活了。

    婚姻?

    這個詞,竟然會從他的腦子里出來,霍延西的眉心帶了幾絲少有的情緒。

    甦千溪被霍辰一路拉著進了包房,包房的門上用梨花木雕刻著“霍少”兩個字,在這樣的法國頂級餐廳有專屬的包房,還是刻字的,看來霍延西真的如那些人所說,跟這個餐廳的老板關系匪淺。

    推開門,滿室的櫻花香氣。

    “你來的好早。”尷尬的笑笑,甦千溪被霍延西琥珀色的冰眸盯著看,竟然一時間忘記了要說什麼。

    “是你來的太晚了,從別墅到這里頂多半小時的路程,我的車子在市內是全程暢通無阻的,也就是說20分鐘內一定會到達,你們剩下的十分鐘做什麼去了。”霍延西習慣性的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露出半截手腕處黑色冰涼質感的物體。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