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三十九章貝齒輕啟

第三十九章貝齒輕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三十九章 貝齒輕啟

    夜晚的天空似乎比白天要好看的多,繁星點點,月光流轉。

    “會游泳嗎?”霍延西突然開口。

    “不會。”小時候被甦千影推倒在湖里,從此便對水所懼怕。可是懼怕歸懼怕,大海依舊是她的夢想,“不過我小的時候幻想過自己可以像美人魚一樣在海底自由翱翔。”

    “旱鴨子都是這樣想的。”霍延西的嘴角似有似無的掛著笑意,閉上眼楮,不去理會甦千溪殺人的眸光。

    閉上眼楮的霍延西沒有了平日里的桀驁陰鷙,少了幾分冷冽,看上去像是漫畫里走出來的王子,好看的不像話。

    下面的一片星星點點,便是夢里出現過的三亞。

    艙門一打開,甦千溪幾乎是飛奔出去的。

    這里的沙很細很軟,脫掉了鞋子,在沙灘上一圈一圈的奔跑,這個時間,沙灘上極其的安靜。

    在沙灘上奔跑,是所有女孩子的夢想,當然,如果是跟一個有情調的男人來就更好了,可以在沙灘上嬉戲追逐,可是自己命不好,第一次來海邊竟然是跟這樣的面癱男。甦千溪在心里憤憤得想,不由得心生一計小報復一下他。

    “哎呀!”甦千溪作勢摔倒,蹲在沙灘上。

    霍延西的眉頭一皺,“怎麼了。“大步上前。

    “一,二,三。“在霍延西馬上靠近的時候突然捧起一捧水對霍延西灑下去。

    霍延西本能的閃躲過去。

    甦千溪看了一眼霍延西眼底的邪魅笑意,知道自己完蛋了,轉身便想跑,沒出幾步便被霍延西抓著衣領,雙腳離地。

    “有本事你放我下來,我們單挑。”煞有有女中豪杰的氣勢。

    “竟然敢用水噴我。”霍延西勾唇一笑。

    甦千溪的心都涼了,完了,惹上魔鬼了。

    霍延西的右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水槍,對著甦千溪一頓亂噴,甦千溪一只手遮擋住臉,一只手伸向江左,“你的水槍給我。“

    江左遞上水槍,便離開了,霍延西對甦千溪真的很好。明明手里有那麼重要的工作都停下來了,還幫她準備了水槍,可惜甦千溪不知道,霍延西也不承認,這兩個冤家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在一起,江左惆悵起來。

    累癱了的甦千溪一屁股坐在沙灘上,打了個停止的手勢,卻又迎來霍延西的一捧水,這下渾身真的濕透了,“你是故意的。“

    甦千溪皺著眉頭。

    “對,我是故意的。“霍延西很坦然的回應道。

    甦千溪想要開口的時候卻被江左的話打斷了。

    “霍少,房間已經安排好了。”江左瞄了一眼霍延西,他的心情看來不錯。

    “嗯。”霍延西應了一聲,便沖著不遠處躺在沙灘上的甦千溪低沉的開口︰“該回酒店了。”

    “我今晚就住在沙灘上了,你去酒店吧。”甦千溪已經累的爬不起來了,干脆耍賴在沙灘上不起來。

    “那你別後悔。”霍延西笑了,伸手拿著酒店的宣傳冊,瀏覽了下。

    好奇心驅使甦千溪偷偷起身站在霍延西的身後,偷偷看著畫冊。整個房子都看不見是什麼樣的了,因為牆面上都被碧綠色的植物所環繞,門前的秋千也是純植物做的,房間里竟然也有大樹的影子,每個房間都是森林般的原始狀態。 “這是哪兒啊,這麼漂亮。”

    霍延西不說話,倒是江左給了回應︰“這是今晚我們要下榻的酒店。“

    甦千溪直接跳了起來,大步走到霍延西的前面,“快走,我們去酒店。“

    霍延西看著前面縴細的身影,笑意悠長︰“你不是睡沙灘嗎?”

    “沒住過三亞的酒店,感受一下土豪的生活不行嗎?”倔強如她,怎麼可能平白無故的低頭。

    “ 。”霍延西的唇角勾勒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酒店前台,霍延西突然面向甦千溪,一字一頓的開口︰“我只定了一個房間。”

    “什麼!”甦千溪的聲音很大,大到連前台的小姐都定定的看著她。

    手指比劃出一個“1”,臉色帶了幾分震驚的蒼白。

    霍延西溫熱的大掌握住她的手,在她的耳邊輕輕的呢喃,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讓周圍的人都可以听到,“一次不夠?”

    甦千溪的臉頰“蹭”的速度紅了起來,但是嘴角依舊掛著明媚的笑意,”一次五分鐘實在是太少了點。”

    說完,便從霍延西手中抽出了房卡,用最快的速度消失掉。

    霍延西嘴角的笑意越來越大,四周的眼神充滿了八卦。

    江左千年面癱的臉上也出現了一抹笑意,原來他們偉大的霍少是五分鐘男人,這是天大的新聞。

    霍延西不顧眾人的目光,優雅的踱步而去。

    酒店的老板跟在霍延西的身後,恭恭敬敬,“霍少,如果您有什麼吩咐,可以隨時按下牆上的按鈕,今天開始您隔壁的房間會24小時安排人手。“

    “嗯,房間的隔音怎麼樣。“霍延西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好可以讓甦千溪听得清清楚楚。

    “隔音效果非常好,您可以放心。“老板擦了擦頭上的冷汗,不知道少夫人能不能頂得住霍少的蹂躪。

    甦千溪听到這再也淡定不了了,速度溜進了房間,房間是高級的總統套房,可是真正的床卻只有一張,另一張倒像是會客用的。雖然比不上霍延西的別墅大,但是也算是極盡奢華了。

    霍延西從門外走進來,伸手扯開領口的領帶。

    甦千溪不敢看霍延西,于是站在窗口,假裝看著窗外的風景,只是一眼,便被吸引住了。

    這里真的很美,他們房間的位置剛好對著最漂亮的一片海,這個時間天已經全黑了,但是海邊卻用了燈在海面上撐起一片星海。海面被燈光照射下來,波光粼粼的樣子像是銀河般美好。兩條星河交錯到一起,真的讓人想忘掉都不可能。

    霍延西突然打開了電視,把音樂開的很大。

    甦千溪見霍延西離開這麼近,不免有些慌張,假裝觀察房間,不斷的在房間里觀察著,一會兒摸摸這個,一會兒踫踫那個。

    霍延西忽然走到門口,打開門,走到門外,然後又速度關上門,來來回回幾次。甦千溪不解的問道︰“你在干什麼?“

    “試試隔音效果好不好。“霍延西勾唇,然後大步的走向她。

    “你要干什麼?”甦千溪雙手伸得筆直,受了驚嚇般的小貓。

    霍延西眼底一抹精光掠過,唇角的笑意狂肆,慢慢靠近她。

    甦千溪一步一步的向後退著,最終抵在牆壁上,無路可退。

    霍延西的上身前傾,甦千溪閉緊了雙眸,不敢去看他的臉。

    要怎麼辦,該矜持一點吧,拒絕他,可是這個男人絕對不是她想跑就跑得掉的。甦千溪,你怕什麼,你們是協議婚姻,你可以拒絕他,可是……

    浴室傳來流水的聲音,甦千溪“猛”的睜開眼,發現房間里只有自己一個人,浴室的門管得很嚴。

    “霍延西!”甦千溪在心底怒吼。

    霍延西從浴室里走出來的時候,頭發上還濕噠噠的,發尖滴下來的水珠順著刀刻般的臉頰滴落在柔軟的地毯上,有種難擋的魅惑。

    穿著銀灰色的真絲浴袍,袖口有復雜的花紋,微敞的胸口露出精壯的肌肉。

    “過來。”清冷的聲音從喉間發出來,破壞了畫面。

    “干什麼?”警惕的望著霍延西,中間隔著寬大的圓形大床。

    “幫我吹干頭發,不然你以為是什麼?”唇角微勾,眼楮打量了一眼甦千溪裹得嚴嚴實實的身體,一副失望的模樣。

    “我可是很有料的!”甦千溪瞪著一雙貓眸,不服氣的挺了挺上身。

    “你的料都長在骨頭里?”笑意明顯。

    “你!”甦千溪咬了咬唇瓣,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突然默不作聲起來。

    霍延西看著突然沉默下來的甦千溪,大步上前,好聞的沐浴露的味道流竄在甦千溪的鼻尖。

    “在生氣?”俯身,還在滴著水的碎發靠近她的臉。

    甦千溪不說話,只是別過臉,眼底卻透著一抹皎潔。

    修長的手指捏上她的下巴,動作輕柔,卻沒有給她任何掙脫的余地。

    他看著她,眼底火光耀動。

    她望著他,雙眸火華流轉。

    低頭,薄涼的唇瓣攥住她粉嫩的唇,一點一點的向內淺嘗……

    舌尖,靈活的探入她溫熱的口腔,不斷的搜尋著。

    甦千溪的腦袋里凌亂了起來,剛剛的計劃是什麼?全然忘卻了。任憑他的靈舌不斷的進攻她的口腔。

    “記得呼吸。”突然離開她濕濕軟軟的唇瓣,丟下四個讓人浮想聯翩的字眼。

    甦千溪的貓眸里閃著忿怒,“我可是身經百戰,我只是跟你裝裝樣子罷了,好歹我是個女人,要矜持一點。“

    這樣的挑釁對霍延西絕對是沒有用的,霍延西眉毛一挑,“那你拿出點本事來,讓我看看你的身經百戰。”

    赤裸裸的挑釁!

    甦千溪顫巍巍的雙唇印上霍延西的,想象著電視劇里的畫面,唇瓣還沒接上,鼻尖先踫上了。

    尷尬……

    霍延西突然強勢進攻起來,將她的呼吸再次掠奪,唇瓣印上唇瓣的感覺真好。

    “這一次明顯進步多了。“霍延西的眼眸里含著笑意。

    貝齒,輕輕張開,在他準備繼續進攻的時候,狠狠的咬了下去。

    原本以為霍延西會吃痛的離開她的唇瓣,怎知,他吻得更深了。血腥味混合著屬于他的味道,一點點的攻佔她的口腔。

    該拒絕嗎?總覺得什麼東西已經開始變了,可是又說不清楚。

    她的手,糾纏在一起。

    輕身而上,她便被壓在了床上,莫大的圓形床,床單褶皺橫生……

    吻,愈加的猛烈,他手腕上黑色的玉鐲,讓她如夢初醒。

    冰涼的手橫在他們的唇瓣上,“我們只是契約關系……”

    霍延西原本清冽的臉上,此刻好似冬日的積雪,眼底的寒冷更是像是冰窟窿里剛剛撈上來一般。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