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四十七章為什麼要這樣

第四十七章為什麼要這樣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四十七章 為什麼要這樣

    床很大很大,比他們現在住的賓館的床還要大許多,旁邊放了一個古典的屏風,里面還有一個大大的竹子做的浴缸,可以容納三個人,很寬敞。【愛書屋】下水道和水管都做的很到位。

    “這里不是有浴室嗎?為什麼還要把這個放在這。”甦千溪皺眉。

    “以後你洗澡的時候我可以躺在這里觀賞。”霍延西在甦千溪的脖頸上偷了個香。

    “不正經。”甦千溪臉紅的逃出了房間,去了準備給霍辰的房間。

    “這里換成雙人床。”甦千溪指了指給霍辰準備的一米五的小床。

    “為什麼?”

    “這間房間窗口剛好是背對著大海的,這樣打雷閃電的時候不會很可怕,下雨的時候我就跟辰辰睡在這兒,平時我就住主臥。”

    “你還要分單雙號入住房間?”霍延西嘴邊的笑意正濃。

    “這是我的房子,我喜歡怎麼住都可以。”

    “誰說這是你的房子了?”霍延西雙手環胸的看著甦千溪。

    “這房子是你給我建的,也就是我的,你堂堂霍式總裁怎麼可以送人的東西還往回要呢?”甦千溪揶揄道。

    霍延西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一仗他明顯輸了。

    趁著霍延西壓抑著情緒的時候,甦千溪順著二樓的樓梯上去,梔子花的香氣充斥著鼻子。

    天窗是可以關上的,整個二樓都是通的,只有一個臥室,美的像是室外的花園,各式的熱帶盆栽以及花卉都在房間里爭奪著一襲之地,地上是木質的榻榻米。應該是專業定做的,很大很大,可以容納十個人。

    被子和床單都是刺繡的真絲,摸上去軟軟的,細細的。

    “謝謝。”聲音真誠。

    “不要背叛我,我會讓你一輩子活在童話里。”霍延西的手掌溫熱,可是劃過她臉頰的時候卻異常的冰冷。

    如果讓他知道全部,他會怎麼樣?

    借來的幸福終究是要還的,只是早晚而已。

    ……

    甦千溪惆悵的歪著腦袋,倚在窗口,嘆氣。

    樓下的廚房里已經傳來了飯菜的香味,這是霍延西第一次煮飯給她吃吧,如果不算醫院的那份粥的話。

    “吃飯了。”霍延西像是小時候的爸爸一樣喊她下樓吃飯,以前她家也是幸福的三口之家。如果沒有陳月茹和甦千影她家會一直幸福下去。

    沿著樓梯走下樓,看著梨花木雕刻的餐桌上擺著幾碟小菜,耗油香菇,豆角洋芋,紅燒排骨,以及海蠣洋芋湯。都是她喜歡吃的食物。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這些。”甦千溪有些敢動,聲音帶了幾分酸澀。

    “我想知道什麼事情,輕而易舉。”霍延西勾唇,把筷子擺到她的面前。

    甦千溪的手指冰涼,他調查了她,那是不是代表她的過去他也全部知道了。

    “延西,其實……”甦千溪想要坦白,可是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什麼?”霍延西在等她說。

    “沒事,其實你做飯比我好吃。”甦千溪笑了笑,夾了塊耗油香菇放進了嘴巴里,他做菜真的很好吃。

    “你跟辰辰一樣,都喜歡這幾道菜,命中注定。”霍延西吃飯的樣子也依舊優雅。

    “我一直想問,辰辰的媽媽……”甦千溪看見霍延西凌厲的眼神便不敢再開口了,往嘴巴里塞了一塊香菇。

    “她死了。”霍延西冷冷的丟出三個字。

    “怎麼死的?”貓眸里閃動著好奇的光澤。

    “想知道?”霍延西看著甦千溪。

    “嗯嗯。”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給我倒杯水。”明明水就在旁邊,而甦千溪還得站起來才夠得到,他絕對是故意的。

    忍了!甦千溪起身,倒了杯水遞給霍延西。

    霍延西喝了口水,勾了勾唇,“秘密。”

    “你!”甦千溪像是抓了狂的小野貓,瞪著貓眸,往嘴巴里拼命的扒著飯。

    一頓飯,吃的不知味道,甦千溪草草的收拾了碗盤,賴在廚房,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霍延西。

    客廳里的霍延西已經感覺到了甦千溪的異樣,手腕上的精密儀器按下了幾個數字,可是又收了回來。

    廚房的甦千溪糾結了半天,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站在水池旁,雙眼無神的看著窗外,手里的盤子在自來水里來來回回沖了好多次。

    盤子,已經干淨的可以照出人影了,可是甦千溪一點也沒有注意到。

    水池里的水慢慢蓄滿了,溢出來,打濕她的衣服。

    一個盤子洗了足足二十分鐘。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收拾好了碗,甦千溪窩在廚房的小板凳上睡著了。霍延西抱著甦千溪出來的時候,他睡得像是小貓一樣,蜷縮著身體,瑟瑟發抖。

    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關上門,房間內的床上的人兒睜開眼楮。

    霍延西在客廳里打開電腦,跟公司的高層們開著會議。

    “最近甦氏有什麼動靜。”霍延西的聲音壓得很低,生怕吵醒了甦千溪。

    “股東們都要撤股,家里也是一盤散沙。”高管拿著文件,臉上帶著敬畏。霍延西雖然年紀輕,但是手法老練,老辣盡顯,所以他們私下里都是非常佩服這個年輕人的。

    “我走的這段時間里,公司里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公司里來了幾個新人,都是您父親那邊的人。”

    “接著說。”霍延西已經猜到了大概。

    “是您的繼母帶來的,給他們都在霍式安排了位置,因為您不在,人事部主管不敢做主但是也不能得罪,所以只給他們安排在了幾個不重要的部分。”

    “嗯。”霍延西眸光里帶著幾分冷冽,老狐狸要親自出動了,唇角微勾。

    霍延西一直忙到深夜。

    時間已經定格在凌晨兩點。

    起身,輕輕打開一條門縫,霍延西還在客廳里開會。心疼的走到廚房熱了杯溫熱的牛奶給他,轉身,卻踫上霍延西,嚇得她大叫︰“啊!”

    手里的玻璃杯子砸落到地上,一地碎片。

    霍延西看著地上的玻璃碎片,有種淡淡的暖意,地上的玻璃碎片和乳白色的牛奶混合在一起,有種家的溫馨。

    “別怕,是我,有沒有傷到。”霍延西緊張的打量了下甦千溪的腿,還好,沒有被傷到。

    “我收拾一下。”轉身,打算去找掃除工具。

    霍延西橫抱起甦千溪,把她丟進了客廳的沙發上,“老老實實坐在這里。“

    甦千溪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霍延西在廚房里忙了十幾分鐘,才走出來,端出來一杯牛奶一杯花茶,“要哪個?“

    “都要。“甦千溪想起第一次去霍延西的辦公室里送奶的情景,臉不由得紅了起來。

    “把牛奶喝掉,我們去二樓看星星,再晚天就亮了。“霍延西的側臉明滅。

    “嗯。“仰起頭,喝干了牛奶,胃里作嘔,她是從來不喝牛奶的。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上了樓,一室花香。

    躺在莫大的榻榻米上,甦千溪壞心眼的想,如果下雨了怎麼辦。

    “轟……“

    甦千溪真想給自己一巴掌,天,果然打雷了。

    霍延西不慌不忙的踩著梯子把天窗關上了,四周的窗子卻都沒有關。

    “今天下雨,看不見星星了。“甦千溪有些郁悶。

    “嗯,但是雨過天晴之後,大海會特別藍。“霍延西的手放在枕頭上,讓甦千溪枕在他的胳膊上。

    兩個人,一夜好眠。

    睜開眼的時候,霍延西看了眼手腕上的儀器,皺了皺眉,推開門,是江左黑色的身影,“霍少,今天甦家召開董事會。”

    “嗯。”霍延西轉身進了房間,推了推還在沉睡的甦千溪。

    甦千溪不情願的半睜著眼楮,“我不吃早餐。”

    霍延西清淺的笑了,“早上甦氏召開董事會,你要不要跟我回去等待結果,我需要回去等結果出應對措施。”

    甦千溪“噌“的從榻榻米上跳了起來,“要。”

    “千溪,你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千溪嗎?”霍延西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怎麼不是?”甦千溪皺了皺眉。

    “我認識的甦千溪冷靜、睿智、高傲。”霍延西總結道。

    “那是被逼出來的,現在在你面前的我還是真的我,你不喜歡我也不會為了你變成高冷的御姐。”甦千溪進了更衣室換了身衣服。

    “只要是你,我就喜歡。“拉了她的手走出房間。

    江左頷首︰“少夫人。“

    “還是叫我千溪吧,少夫人這幾個字听著像是民國時期的老婆婆。“甦千溪想了想。

    “你要習慣,以後出門大家都會叫你少夫人。“霍延西走在前面。

    甦千溪小聲嘀咕道︰“這個稱呼會把我叫老的,以後還怎麼勾搭帥哥?”

    “你說什麼?”霍延西斂去嘴邊的笑意。

    “沒什麼,你出現幻覺了,我什麼都沒說。“甦千溪干巴巴的笑了笑。

    三個人上了直升機。

    飛機離海面越老越遠,不免有些舍不得,幸福果然來得快,去的也快,微微的嘆了口氣。

    “我們還會回來的。“霍延西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

    甦千溪點點頭,閉上眼楮補眠。

    霍延西在飛機上速度的瀏覽網上的新聞,他們果然又上了頭條。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