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五十九章你有事瞞著我

第五十九章你有事瞞著我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五十九章 你有事瞞著我

    “這是我給你的第二份禮物,喜歡嗎?千溪。”克洛迪婭從背後攀上甦千溪的脖子,像是妹妹一樣撒著嬌。

    “克洛迪婭,你絕對是我的貴人。”甦千溪的眼楮里比星星還要亮,“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是她現在活脫脫的寫照。

    “貴人是什麼?很貴的人嗎?”克洛迪婭碧藍色的大眼楮眨啊眨的,絕對是一個十足的吃貨。

    “這個不能吃,但是你想吃什麼中國菜,我可以做給你吃。”甦千溪說道。

    “那我賴定你了,以後千溪上哪兒我就跟到哪兒,這樣就可以天天吃到你做的菜了。”克洛迪婭想想都開心。

    “這還不簡單,找一個中國廚師結婚,什麼都可以遲到了。”甦千溪打趣道。

    “結婚啊,我還沒有想過要離開爸媽呢。”克洛迪婭在家里可是出了名的小公主,要星星都不敢給月亮的。甦千溪媽媽的病之所以可以被布魯克醫生破格幫忙,這里面克洛迪婭絕對功不可沒。

    克洛迪婭可是在家里打了一晚上的滾呢。

    “遲早都是要嫁人的。”甦千溪想想自己,曾經也是這樣的想法,可是自己唯一跟克洛迪婭不同的地方是,自己是因為不配結婚。

    “不聊這個了,爸爸,你說甦媽媽的病現在怎樣做比較好呢?”克洛迪婭轉移了話題。

    “你媽媽的病例帶了嗎。”布魯克醫生看著甦千溪。

    “帶了。”甦千溪從口袋里拿出一沓紙,雙手遞上。

    布魯克接過來,仔細的看了病例,臉上的表情有些凝重。甦千溪的胸口有些悶,媽媽的情況似乎不是很樂觀,就連全球最有名的布魯克醫生都不發一語。甦千溪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布魯克端詳了一陣子,反復看了幾次,這段時間很漫長,漫長到甦千溪覺得已經過了幾個世紀那麼久。終于,布魯克的眉頭放開,緩緩開口︰“這個病,最好先到醫院試一下,不行的話才能手術。目前來看,最好是保守治療,畢竟是十年的植物人,如果這個時候動手術,會有生命危險的。甦小姐不如先在醫院里,配合醫生,看看有什麼辦法。這段時間我會每周跟你通一次電話,到時候溝通一下情況。”

    布魯克不愧為全球最負責的醫生。

    “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您。”

    “不用謝我,是你自己贏得了這次機會。”布魯克笑到。

    “我自己?”甦千溪疑惑的開口。

    “是你讓我看見中國人身上那種不放棄的精神,善良、果敢,甦小姐以後一定會大有作為的。”布魯克笑著稱贊道。

    “這是為人子女都會做的事情。”甦千溪謙遜的笑。

    ……

    甦千溪離開布魯克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甦千溪有點著急,不知道霍延西這個時間有沒有回公寓。

    布魯克派司機把她送回公寓,門口依舊是江左的身影。

    “少夫人。”江左恭敬的頷首。

    “他回來了嗎?”甦千溪張望著公寓里面。

    “霍少短期內應該不會回來了,有很多工作要處理。”

    “我知道了。”甦千溪眼底難掩的落寞。

    累了一天,伸手打開酒櫃,看見那些被換成紅茶的瓶子,心里有些堵。

    他,已經兩天沒有回來了,是不是要打個電話給他?畢竟是她先不告而別在先,他生氣也是情有可原的。

    手機,捏在手里,按下一串數字,卻怎麼也按不下最後一個數字。

    “哎。”隨手丟開手機,把自己的頭埋在枕頭下。

    甦千溪,不就是打個電話嗎?有什麼可怕的,打過去就說打錯了,或者說昨晚電話關機問問有沒有打過來電話。

    甦千溪掀開枕頭,手心里沁滿汗珠。

    手,按下一連串的數字,便撥了過去,不給自己反悔的機會。

    指尖的溫度,逐漸變得冰涼。

    電話里面響起陌生且熟悉的等待聲音。

    他,沒有接。

    是睡了嗎?看了看時間,這個時間估計是睡了吧。

    自嘲的笑笑,本來還在擔心打過去要說什麼,結果對方根本沒有接。

    甦千溪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滿懷期待的看了眼手機,未接來電里空空如也,唯一一條短信還是︰美國歡迎你。

    當旭日從東方升起,甦千溪便爬了起來,想要早早的去醫院看看母親。

    隨意的扎了頭發,出了門。

    門外,是已經冷掉的花茶和牛奶。

    “少夫人早,樓下有早餐。”江左端起地上的花茶和牛奶,並沒有問什麼。

    “謝謝。“甦千溪下了樓,坐在餐桌前,一邊吃早點一邊在電腦上查找著關于媽媽病情的資料,爭分奪秒。

    選擇一個醫院也是不能盲目的。

    “少夫人最近很忙。”江左有些不忍心,看著甦千溪日益消瘦的臉。

    “啊……還好,最近要交畢業論文,忙的焦頭爛額。”不能告訴江左媽媽還活著的事情,對于媽媽的事情她必須三緘其口,免得招惹麻煩。

    “有事您可以跟我說,我也許可以幫到您。”江左依舊頷首。

    “沒事沒事,有事我會說的,我有事要出去,你會繼續替我保密吧。”甦千溪放下手里的早餐,一本正經的看著江左。

    “少夫人,您應該比我了解霍少,瞞住霍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江左想到昨天事情,心里一陣輕顫。

    “昨天他發現了?”甦千溪的心“咯 ”一下。

    所以昨天那個電話是霍延西打的,而且她很確定的一點是,她昨天掛斷了霍延西的電話!

    甦千溪,你這次真的死定了。

    可是,媽媽還在醫院……

    “我會盡快回來,今天再幫我一次,我是真的有事情。“甦千溪的語氣里帶著懇求。

    霍延西身邊的這些人,不知道為什麼甦千溪獨獨覺得江左是最靠譜的。

    “好吧。”江左明明知道今天還會死的很慘,可是好死不死的竟然點了點頭。

    江左,你腦子絕對被門擠了。

    得到了江左的同意,甦千溪飛也似的沖出公寓,生怕他反悔了。

    ……

    醫院的走廊里依舊安靜,李阿姨坐在重癥監護室里,不停的給媽媽擦拭身體。

    推開門,刺鼻的消毒水味。

    “千溪來了?”李阿姨看著千溪笑,然後轉頭跟孟宛如說道︰“孟姐,千溪來看你了。“

    “我媽媽這幾天情況怎麼樣?”甦千溪接過李阿姨手里的毛巾,繼續剛才她未完的工作。

    “最近幾項檢查,情況不是很好。”李阿姨神色凝重。

    “我買了早餐,您吃點,吃完就回去休息吧,我來照顧。”甦千溪扯開唇笑了笑。

    “孟姐有你這個女兒真是幸福,人漂亮又孝順。”李阿姨嘆息道。

    “哪有您說的那麼好,要是我真的好的話我媽媽怎麼可能賴在床上不肯起來呢?是吧,媽。”甦千溪踫了踫床上的孟宛如,仿佛媽媽有知覺一般。

    “你先坐一會兒,我去取一下化驗報告。”李阿姨說道。

    “我去吧。”甦千溪起身,接過病例手冊。

    推開門,順著樓梯走上樓。

    丁逸軒拿著資料在走廊里思考著,得到來這個醫院實習的機會實屬不易。這個醫院是從來不對外招聘的,都是美國各大學院的高材生每年挑選20人來這里。多少人打破頭想要來這里,可是他卻不想來。以前甦千溪在美國,能夠見到她,留在美國是最好的借口。可是現在美國已經沒有甦千溪了,留下來對他來說反而是個諷刺。曾經他以為自己就是穿上白大褂的王子,守著自己的公主,一輩子就這樣安安穩穩的生活在一起。可是有一天突然殺出了黑騎士,他的世界轟然倒塌。

    前面一抹縴細的身影飄過。

    “千溪?”來人似乎不確定的開口。

    轉身,甦千溪有些不安的打了招呼,“逸軒,你怎麼在這兒。”

    丁逸軒的臉上帶了輕輕的胡渣,原本陽光的臉上有些許落寞的神情。在看見甦千溪的那一剎那,原本暗淡的眸光明顯多了些許神采。

    都說兩個曾經的朋友見面,要麼親切要麼尷尬。

    甦千溪和丁逸軒兩個人就屬于尷尬的那一類。

    當知道對方喜歡你,而你又只把他當朋友的時候,相遇便是最大的尷尬。

    “我現在被調在這個醫院工作。”丁逸軒搜刮了腦袋里所有的詞匯,才發現,原本一肚子的話語在此刻都變成了一縷空氣,飄到了九霄雲外。

    “嗯,我還有點事,先走了。”甦千溪轉身,準備上樓。

    “不用避開我,我說過我對你的執拗已經是過去式了。”如果喜歡一個人會成為她的負擔,那麼他會選擇放手,默默地守護在她的身邊。

    “我不是要避開你,是真的有事情。”甦千溪轉頭,對上那雙不再陽光的黑眸。

    “你生病了?”這時,丁逸軒才看清楚甦千溪手里那張病歷單。

    “不是我,是我的朋友。”甦千溪撒了謊。

    “千溪,你有事瞞著我。”目光灼灼,讓甦千溪無可遁行。

    他們畢竟是多年的青梅竹馬,甦千溪不善長撒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