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六十七章小野貓從來不吃素

第六十七章小野貓從來不吃素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六十七章 小野貓從來不吃素

    “想不到我還有治愈傷口的超能力,可惜我改變主意了,今天準備用第二個懲罰。對于牙尖嘴利的小野貓來說,最好的懲罰方式是累癱她。”霍延西長臂撈起甦千溪,大步向樓上走去。

    甦千溪真的想找個綠毛龜把自己敲死,如果現在還來得及的話。

    什麼叫作死,她這種就是作死!

    霍延西抱著甦千溪上了樓。

    在拐角處遇見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璇璇。

    甦千溪如遇救星般的把目光投向璇璇。

    璇璇看見甦千溪的目光,又看見霍延西的薄涼眸光,最後決定把頭面向牆壁,假裝沒看見。

    甦千溪徹底死心了,認命的裝死。

    被丟在床上的那一剎那,甦千溪死魚一樣的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可是半天霍延西也沒有動,只是站在那里,雙手環胸的盯著穿上的小野貓,笑的鬼魅妖冶。

    甦千溪在床上等了好半天,發現霍延西沒動,便半睜著貓眸,偷瞄著地上的霍延西。

    剛好,他也看著她。

    這個角度剛好看見他薄唇的冷冽氣息。

    甦千溪尷尬極了,扯過被子,把自己蒙了起來。

    甦千溪,你這個笨蛋,他明顯是開玩笑的嘛!這都看不出來!

    驀地,被一個重物壓了下來。

    甦千溪想要躲,可是卻被柔軟的席夢思包裹的嚴實。

    霍延西扯掉她身上的被子,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淺笑清涼,“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你?”

    甦千溪的心里“咯 ”一聲。

    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鋪天蓋地的吻便落了下來。

    薄唇帶著幾抹侵略的意味,輕輕啃咬著她的粉唇,想要抗拒已經來不及了。

    靈舌侵入她的口腔,不給她一絲喘息的機會。

    甦千溪瑟縮著肩膀,想要躲避他的攻勢。可是他卻捏緊了她的下巴,逼她一次次接受他的熱情……

    薄涼的唇瓣化作火一樣的熱情,在她小巧的耳垂上輾轉啃噬。

    修長的手指摩挲著她的粉頸,一寸一寸的揉捏她如瓷的皮膚。

    甦千溪覺得自己的大腦似乎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承認吧,其實你也想要我。”黯啞的聲音,帶了難忍的情緒。

    琥珀色的冰眸染上一抹妖冶的紅色。

    “嗯……”低低的吸氣聲,無疑是點燃了他的熊熊烈火。

    四目相對,目光灼灼。

    甦千溪突然詭異一笑,翻身將他壓在身下。

    “小野貓要反攻了?”粗嘎的聲音昭示了他已忍到極致。

    “不是只有你會。”媚眼如絲,帶了些許而已,小小的手學著他的樣子,在他的耳廓打轉。

    “你個妖精。”霍延西長臂將甦千溪狠狠的拉近自己。

    甦千溪卻輕而易舉的掙脫了,妖魅一笑。

    伸出小舌,用貝齒咬開他的扣子,順著他精壯的胸膛,一路向下……

    明顯是青澀的,卻硬要裝出一副老道的模樣,霍延西在心底輕笑。

    可是,身體明顯被他勾起了反應。

    “唔……”來自雄性的低吼。

    霍延西再也不能忍了,翻身將身下的小人兒,一次又一次的按在床上,吃了個干淨。

    白色的山茶花紗幔被微風撩起,讓人浮想聯翩……

    兩個人似是不知疲憊一般,要了彼此一次又一次。

    甦千溪醒來的時候,霍延西已經不在了。

    拖著幾乎被碾碎的身體進了浴室,嘴角卻始終帶著笑意。

    寬敞的機動車道上,一輛黑色的邁巴赫疾馳而過,車里的男人修長的手指緊緊捏著方向盤。琥珀色的雙眸里迸射出火一樣的怒火,“甦千溪!”

    第一次, 被一個乳臭未干的小丫頭勾引的如此的徹底!

    “阿嚏!”浴室里哼著的甦千溪結結實實的打了個噴嚏,誰想我了?

    甦千溪很想發飆,因為她手里原本正拿著一瓶袖珍版的82年的紅酒。她只嘗了一口,便因為一個噴嚏貢獻給浴缸了。更郁悶的是,她嘴巴里的一小口紅酒因為噴嚏,把自己嗆了個結實。

    “是哪個缺心眼兒的這個時候想我!”甦千溪在浴室里破口大罵。

    傍晚的時候,甦千溪才磨磨蹭蹭的從房間里出來。

    霍延西絕對不是人類來的,能在床上折磨她這麼久。

    因為才餐廳的時候霍延西說過晚上要帶她出去吃飯,所以她還特意打扮了一下。也不是特意打扮,實在是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吻痕實在是著不住,不得已才找了件超長的水藍色大擺半身裙,還配了個黑色的吊帶衫,外面搭了個白色襯衫,在腰間系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嘖嘖嘖,看來戰果很激烈啊。”客廳里的沙發里,窩著一團紅色的“物體”,正在“吧唧吧唧”吃著澳橘。

    甦千溪瞪了她一眼,沒說話。

    “快講講,霍少的床上功夫是不是特別厲害?”璇璇湊到甦千溪的身邊,翹著二郎腿。

    “可不是厲害嗎?都厲害到姥姥家了。”甦千溪咬牙切齒的啞著嗓子說道。

    “天啊,你們要不要這麼激烈啊,嗓子都喊啞了!”璇璇激動的不能自已,往嘴巴里塞了好幾個橘子瓣。

    “我那是喝酒嗆得!”甦千溪怒吼一聲。

    “沒關系沒關系,這個我是可以理解啦,畢竟剛結婚嘛,激烈點是應該的。”璇璇的眼楮不斷的瞟向甦千溪的脖頸,上面青青紫紫的一片太……有感覺了。

    “如果你不說話,我保證不會掐死你。”甦千溪作勢伸出兩只貓爪。

    “我去,霍少要不要這麼狠,連手上都是吻痕!”璇璇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扯過甦千溪的手背。

    甦千溪好想哭,她的嗓子真的是被紅酒嗆到了,至于那只手!那是因為剛剛在浴室里發飆的時候不小心踫到了浴缸……

    真是二貨閨蜜年年有,今年明顯特別多!

    “快講講,你們是怎麼戰斗的?”璇璇臉上分明寫著“我很八卦四個字”.

    “真的很想知道?”甦千溪貓眸染上笑意。

    “嗯嗯。”璇璇連連點頭。

    甦千溪為了趕緊打發璇璇,讓她別纏著自己,索性破罐子破摔,“剛才的戰斗真的是特別的激烈,簡直激烈到姥姥家了,我們從床上到客廳,客廳到浴室,各種混戰。延西真的是花樣百出、夜夜笙……”

    璇璇在旁邊听得一愣一愣的,完全入迷的狀態,甦千溪後悔了,果然自己的閨蜜也不是什麼正常人,對這種事情要不要這麼熱衷!

    “然後呢然後呢?”在甦千溪講完之後,璇璇搖晃著她的手臂,眼底寫著好奇。

    “璇璇,你趕緊找個男朋友吧,就不用問我了。”甦千溪在心里詛咒他找個比霍延西還種馬的男人當老公!

    “我也想找啊,但是誰找我啊。”璇璇郁悶的往嘴巴里塞了個橘子,

    “只要你平時不穿著短裙翹二郎腿,吃飯別吧唧嘴,睡覺不磨牙還是有希望的。”甦千溪安慰道。

    “甦千溪,我詛咒你今晚被霍少按在床上折磨180次!”璇璇惡狠狠的瞪著她。

    “好啦好啦,不開玩笑了,我是說真的,趕緊找個男朋友吧,其實結婚挺美好的。”甦千溪的眼底帶著笑意。

    “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那麼好命啊,說嫁個豪門就嫁個豪門,而且還是個那麼專一的豪門。我覺得你們兩個人真的是一物降一物,你看霍少結婚前,每天都有幾個花邊新聞的,但是跟你結婚之後我真的一次也沒有從報紙上見過呢。”璇璇一臉的羨慕,手繼續不停的往嘴巴里塞著橘子。

    “他真的有那麼好嗎?”甦千溪似是在問自己,眼神有些楞。

    “你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璇璇指了指甦千溪手上的“傾城之淚”說道︰“你這枚戒指,是霍少的初戀林若言喜歡的。因為戒指太漂亮了,所以十年前在國內出現的時候,我還記得當時連續一周霍少為了林若言一直重金求這枚戒指呢。那會林若言還在記者招待會上揚言要霍少拿著這枚戒指當聘禮娶她呢。霍少那會和林若言的愛情真的是轟動全球,誰不知道霍少的初戀叫林若言。但是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分手了,但是你們結婚之後,霍少竟然為了你拒絕了林若言所在的公司的巨額合同呢。”

    甦千溪一臉茫然的望著璇璇。

    “別告訴我這些你一點也不知道。”

    “我從來不看新聞,我有那麼閑心,再說那個時候我還在美國,國內的事情我不知道。”甦千溪坦白很是吃驚,難怪林若言看自己的眼神一種要吃了自己的模樣。

    所以說,那天拍賣會的現場,陸擎蒼和霍延西之間的對話是指林若言。也就是說,陸擎蒼來是為了林若言而想要買到這枚戒指,那麼霍延西呢?是真的想要送自己戒指,還是因為吃醋。陸擎蒼和林若言應該是在一起了吧,三亞的早餐上能夠感覺得到陸擎蒼對林若言的喜歡。

    這件事,好像越來越亂了呢。

    “甦千溪,你見我說話沒!”璇璇輕輕的扯著甦千溪的耳朵吼道。

    “听見了听見了!耳朵都要被你吼聾了。”甦千溪揉了揉自己已經耳鳴的可憐耳朵。、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