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七十一章我只負責吃

第七十一章我只負責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七十一章 我只負責吃

    美國的街角都是做舊式的咖啡店,放著古老的音樂,有時候會有流浪手站在街角,一邊躲雨,一邊繼續彈奏他們的曲子。

    霍延西把甦千溪帶到一家蛋糕店。

    奶油的香味對于女人來說永遠都是那麼有誘惑力的。

    “吃哪種?”霍延西看著甦千溪眼底泛起的光澤,優雅的問道。

    聲音醇厚,像極了純正的上等奶油。

    “好像都很好吃的樣子。”甦千溪的手搭在透明的展櫃上,眼底泛起光澤。

    像是小時候去商店里買娃娃,琳瑯滿目、目不暇接。

    每一塊蛋糕都是糕點師的孩子,他們用巧手在孩子的身上穿上不同的衣服,味道也就不同了。

    “每種給我來一份。”霍延西薄涼的聲音把窗外的雨霧映襯的更加的涼氣十足。

    “好的,先生。”店員從霍延西和甦千溪一進門就在發呆,從霍延西低沉、磁性的嗓音中抽回思緒,臉上帶了淡淡的紅暈。

    這麼好看的東方男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經雕琢的,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的男人。

    如果用一種動物來形容的話,她覺得是豹子。

    刀刻冰冷、慵懶似豹,卻舉手投足間都帶了一抹高貴和優雅。

    “吃不完這麼多的。”甦千溪慌忙的打斷店員正在整理蛋糕的動作。

    “你選擇不了的我就負責幫你選。”霸道如他,卻帶了一絲久違的安全感。

    “就要草莓蛋糕和抹茶蛋糕就好。”甦千溪攔住店員的手,抱歉的笑笑。

    “好的,小姐。【愛書屋】”店員並沒有不開心,反而笑意越拉越大,這個男人在面前多站一會兒,讓她都覺得幸福。

    甦千溪端著涼快蛋糕去了窗邊的位置。

    這里剛好可以看見窗外的小雨淅瀝。

    霍延西拿了一杯奶茶一杯冰水走了過來。

    甦千溪在座位上慢慢的品著蛋糕,余光卻沒有離開霍延西的身上。

    霍延西把溫熱的奶茶遞給甦千溪,作勢要插吸管。

    甦千溪卻拒絕了,“我自己來。”

    霍延西冰眸里看不出情緒,“學會依賴我。”

    甦千溪的身子一震,張了張嘴,卻始終問不出口。

    她想問,為什麼對我這麼好,為什麼當初幫她報復甦家的條件是跟他結婚,等報了仇之後他們會是什麼關系。

    可是,這些問題她問不出口。

    媽媽說過,女人要獨立。

    媽媽就是個例子,如果當初沒有听爸爸的回歸家庭,那麼陳月茹不會趁虛而入,媽媽也不會成為植物人。

    下巴突然被輕輕捏起,唇瓣上還沾著白色的奶油。

    琥珀色的雙眸定定的望著她的貓眸,一字一頓的開口︰“不要忘了,這輩子你都是我的女人。”

    腫成核桃般的貓眸熒光點點。

    薄涼的唇瓣輕輕覆了上去,帶了一絲薄荷的清涼。

    靈舌溫柔的舔舐著她的唇瓣,她的眼楮瞪得大大的,一眨也不眨。

    只是蜻蜓點水般,他便離開了她的唇瓣。

    甦千溪瞪大了眼楮愣在那里。

    吧台里,是店員們一臉艷羨的目光。

    甦千溪傻傻的開口︰“為什麼吻我?”

    “下次想要我吻你無需在唇瓣上抹上奶油。”笑意邪魅,眸光含笑。

    “誰要你吻我啊。”甦千溪臉紅的往嘴巴里塞了口蛋糕。

    霍延西扯唇,看上去心情大好。

    甦千溪低著頭,輕聲開口︰“你剛才說你是我一輩子的男人。”

    霍延西不語,只是慵懶的看著她,手里的白色透明水杯搖晃出透明的白色漩渦,好像一不小心就會把甦千溪吸進去一般。

    甦千溪見霍延西不語,輕聲咳了咳,再次開口︰“是不是代表……”你愛我。

    只是,這三個字還沒有出口。

    古老的鋼琴曲聲音響起,是霍延西的手機。

    甦千溪低頭,吸了口溫熱的奶茶。

    “哥,林若言回來了,你知道嗎?”電話那頭是霍黎玩世不恭的嗓音。

    “我們已經見過了。”霍延西並不避諱甦千溪,反而想要看看她的反應。

    “她來找我了,跟我打听嫂子的情況,哥,你怎麼打算的。”

    甦千溪豎起了耳朵听著,想要听見霍延西的回答。

    “沒什麼打算,有事晚上再聊,我現在在外面。”霍延西淡淡的開口。

    霍延西明顯是不想跟霍黎聊下去。

    有什麼事不能當著她的面說呢。

    林若言……

    一杯奶茶已經見了底,下面的珍珠豆可憐兮兮的躺在杯底。

    “雨停了。”霍延西掛斷電話,掃了眼窗外。

    “嗯。”甦千溪簡單回了一句。

    霍延西握住甦千溪的手,灼熱的手心溫度迅速擴散到甦千溪的手心里。

    甦千溪木訥的被他帶出蛋糕店。

    街道上的人很少,甦千溪順著房檐慢慢走著,右手向外伸展,去接房檐處的雨滴。

    雨滴順著甦千溪的指縫里慢慢花落到地上。

    都說雨天容易讓人多愁善感,甦千溪在心里安慰自己。

    “我和林若言是過去式,不管你听到了什麼都只是過去。”突如其來的解釋讓甦千溪一愣,霍延西在跟她解釋。

    “延西。”甦千溪第一次如此鄭重其事的叫他的名字。

    “嗯。”霍延西和甦千溪的腳步幾乎同時停下來。

    貓眸里閃著不安,只是一瞬間,卻被霍延西捕捉到了。

    “你愛我嗎?”這樣問出口,明明知道沒有答案卻還是大膽的回答了。

    霍延西不回答,只是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附身吻上她有些涼的唇。

    溫熱的氣息一點點的靠近甦千溪的臉,癢癢的。

    甦千溪知道霍延西要吻她了,執拗的閉緊貝齒,禁止他攻入。

    可是,這對于霍延西來說,並沒有什麼難度。

    霍延西專注的吻著她的唇瓣,牙齒慢慢的在她的唇瓣上舔咬,一只大掌移到她的腋下。輕輕撓了撓,她的貝齒便張開了。

    城池,再次被攻陷。

    靈舌探入口中,與她的小舌糾纏。

    她想躲,他卻吻得更深。

    街角的咖啡店里,在播一首很老的鋼琴曲子《致愛麗絲》。

    不知道吻了多久,霍延西才放開甦千溪。

    甦千溪心里有小小的失落,他吻她,卻沒有告訴她他愛她。

    “試著依賴我。”霍延西把她的頭輕輕按在自己的胸口。

    她可以听見霍延西胸口有力的心跳聲。

    權當這就是他另類的愛情表達方式吧,甦千溪在心里安慰自己。

    “走吧,回去吃牛排。”甦千溪突然開心的狠狠吸了一口空氣。

    雨後的空氣夾雜著泥土和青草的混合香氣。

    “我也很想嘗嘗你這個大廚師煎出來的牛排。”霍延西扯唇,拉著她的手,直奔停車的方向。

    甦千溪忽然停住腳步,一臉狐疑的看著霍延西,“不是你來做嗎?”

    “我剛剛已經支付了你5000元的費用。”霍延西提醒道。

    “這5000塊錢只是讓你吃到頂級牛排,我並沒有說是我來做。”甦千溪一副“你想多了吧你”的表情。

    “也就是說,我掏了五千元給你,只買了特價的牛排,並且兼職當了司機,還請你吃了蛋糕,回家我還要負責烹飪牛排是嗎?”這只小野貓果然是學預算的,知識都學到骨子里了。

    “對呀,牛排好不好,主要看手藝,我就是給你吃十萬的牛排,手藝不好一樣只值十塊錢。”甦千溪似乎說的很有道理。

    “那我做牛排你做什麼。”霍延西開口問道。

    “我負責吃。”甦千溪毫不猶豫的開口。

    霍延西扯唇,不去計較,她終于笑了,“你不去談判浪費了。”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上了車,在街道上慢悠悠的開著。

    路上的人因為突然出現的黑色邁巴赫不免多看幾眼。

    甦千溪在車里已經拆開了霍延西買的零食袋子,里面都是她喜歡的零食。

    伸手,想要拿一包奶糖,卻被霍延西阻止了。

    “這些不是買給你的。”霍延西臉上冷凝。

    甦千溪尷尬的收回手,心里有些酸。

    這些不是買給她的……

    霍延西見甦千溪受傷的眼神,唇角微勾,“這是買給我老婆的。”

    甦千溪瞪大眼楮看著霍延西,看著他一字一頓的再次開口,“老婆是一輩子的,你吃了我的東西就不能反悔了。”

    淚,悄無聲息的從眼眶滑落。

    “嗚嗚嗚。”甦千溪突然放聲大哭。

    霍延西急速把車子停在了一邊,看著甦千溪哭的一臉的梨花帶雨。

    輕輕把她攬進懷里,任憑她在他的懷里哭的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

    “甦千溪,不準逃開我。”聲音依舊薄涼,可是甦千溪卻在里面听出了滿滿的愛意。

    屬于一個霸道總裁的愛。

    甦千溪抓著霍延西的衣角,“如果有一天我騙了你,但是是因為有苦衷的,你一定要原諒我。”

    霍延西並沒有回答她,只是把她抱得更緊。

    甦千溪不知道哭了多久,才終于不哭了。

    霍延西知道甦千溪有心事,似乎是受了什麼樣的委屈,可是這樣的甦千溪還是著實把他嚇到了的。

    甦千溪一直扮演強大的角色,這一刻他才覺得她是他的女人,一個缺乏安全感,需要他疼的女人。

    取出一塊大白兔奶糖,剝好了糖紙,把奶糖放進她的嘴巴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