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 第七十五章你愛他嗎

第七十五章你愛他嗎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七十五章 你愛他嗎

    借來的幸福終歸是要還的,原本她還在想要怎樣把這件事說出口。

    站在霍延西的身邊,她可以感受到霍延西四周的冰冷在一點點擴散。

    她,快要被凍僵了。

    “千溪,你回答我,你愛霍延西嗎?”丁逸軒不相信,自己在她身邊20年,竟然會比不上一個剛認識的霍延西。他其實想問的是你愛我嗎?可惜沒有勇氣。

    “愛。”干脆、利落。

    “哈哈哈哈,甦千溪,你會後悔的,我詛咒你一輩子得不到幸福!”瘋狂的聲音在一樓的大廳里回向。

    甦千溪的牙齒被凍得咯咯直響。

    幸福嗎?

    她從來不配擁有。

    “逸軒哥,你要幸福。”黑色的水眸帶著笑意,似是沒有听見丁逸軒的話語般。

    只有甦千溪知道,這是她最後一次這樣叫他。

    曾經那個溫暖的陽光男孩已經不見了,現在站在她面前的這個男人讓她害怕。

    丁逸軒瘋了一般沖出診所。

    甦千溪轉身,望著冷漠修長的身影,筆挺的襯衫,黑色的風衣,雕塑般的冰冷面孔陰沉的難看之極,眼底的那抹冰冷的寒意似是要刺穿她的胸口。

    甦千溪不語,霍延西沉默。

    甦千溪就像失了魂一般,直直的站立著,不知所措,低垂著眉眼不去看霍延西的琥珀色冰眸。

    要怎麼解釋母親的事情。

    她,觸犯了他的底線。

    漸漸的轉身,驀地,霍延西用力的勾住甦千溪的下顎,強迫她與自己對視,也讓她看見自己眼底的情愫。

    他竟然沒有生氣。

    忽而抬眸,對上他的冰瞳,“你為什麼不問我?”

    “經歷那麼多,保護最親近的人不被傷害是應該的。”霍延西在她干澀的唇瓣上蜻蜓點水的印上一吻。

    甦千溪的眼楮瞬間濕潤了,豆大的眼淚順著臉頰,一滴一滴的落在霍延西的掌心里,燙的他心疼。

    “不準哭。”霍延西輕柔的在她的臉上擦拭著,卻怎麼也擦不干她的眼淚。

    江左和璇璇悄悄的離開了,把空間留給他們兩個人。

    甦千溪撲進霍延西精壯的懷里,嗅著清涼的薄荷味,“我保證,以後不會再對你保密任何事情。”

    “笨蛋,你現在有我,為什麼不把壓力丟給我,非要一個人扛起來。”溫熱的大掌撫摸著甦千溪凌亂的長發,溫柔的不成樣子。

    “我會學著依賴你。”這七個字,是霍延西听過的最好听的告白。

    月光清幽,花香四溢。

    ……

    早上甦千溪睜開眼楮的時候便聞到山茶花的味道。

    簡單梳洗了自己,便準備悄悄溜掉。

    門外,江左熟悉的身影,“少夫人。”

    “早。”甦千溪的臉色依舊有些蒼白。

    “我馬上把早餐送到病房里。”霍延西吩咐過,一定要讓甦千溪吃早飯。

    “我晚一點吃,我出去一下,一會兒就回來。”甦千溪拜托著江左。

    “霍少也剛出去,少夫人一定要提前回來,霍少這幾天請了假不去公司了。”

    “放心放心。”甦千溪得到江左的應允一溜煙跑出了診所。

    旁邊就是媽媽所在的醫院,甦千溪從側門走了進去。

    醫院的走廊里,到處都充斥著白色山茶花的香味。

    甦千溪狐疑的皺著眉,一路上護士們都對著她打招呼。

    甦千溪的疑惑更深了,她什麼時候這麼出名的。

    icu特護病房的門口,甦千溪駐足。

    里面有對話的聲音,俯首帖耳。

    “最近情況怎麼樣?”低沉的聲音帶著些許涼意。

    “目前病情算是穩定了,大夫說不用馬上做手術了。霍少,這次真的謝謝您,如果沒有您,我老姐姐真的就沒救了。”李阿姨的聲音里帶著哽咽。

    “千溪是我的妻子,我應該稱呼孟伯母一聲媽媽,這是我作為女婿應該做的。”冷寂的聲音響起,讓甦千溪的心都停了幾拍。

    看樣子,他和李阿姨是熟識,也就是說他早已經知道媽媽還活著的事情了。媽媽之前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單,後來突然又變成好轉,醫生再也沒有跟她提過轉院的事情,原來這一切都是霍延西在背後幫忙。

    霍延西,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男人。

    甦千溪開始迷茫了。

    那麼冷漠的男人,竟然為了她做了這麼多。

    心,突然一點點的被溫暖起來,連同小時候一起。

    “李阿姨,這些錢你拿著。”房間內,霍延西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厚厚的牛皮紙袋。

    “這些錢我不能收,千溪已經給我工資了,更何況上次你給我的錢我都還沒有用完。【愛書屋】”李阿姨把牛皮紙袋往霍延西的面前推了推。

    “我听說您女兒也要畢業了,這些錢拿著,總會有需要的時候。”霍延西把紙袋塞到李阿姨的懷里。

    “哎,我的女兒如果有千溪一半听話就好了,我也不至于這麼操心。”李阿姨嘆了口氣。

    “千溪是經歷的太多了。”霍延西說到甦千溪,不免帶了幾分心疼的語氣。

    “千溪總算是苦盡甘來了,這些年吃了太多的苦,現在遇到霍少您了,以後會一直幸福了。”想想甦千溪這些年的苦,李阿姨不禁有些感慨,總算是好人有好報,讓她遇上霍延西。

    “過幾天我會安排伯母轉到麻省總醫院,這件事暫時不要告訴千溪。”

    “霍少對千溪這麼好,為什麼不告訴她啊。”李阿姨覺得霍延西很奇怪,來醫院好幾次了,但是一直要求她守口如瓶。

    “對她好不一定要讓她知道,我還要去公司開會,這里就麻煩您了。”

    霍延西轉動門把手,甦千溪一個閃身,閃進電梯里。

    霍延西離開後,甦千溪才慢慢從電梯里走出來。

    原來這一切他都早已經知道,她還真是天真,以霍延西的能力想要知道她的一點事情不是輕而易舉嗎?

    手心,沁滿冷汗,這個男人有點可怕。

    甦千溪平復了情緒,進了病房。

    病房內,李阿姨坐在一旁,似是還在想霍延西的事情。

    “李阿姨。”甦千溪輕聲喚道。

    “千溪?”李阿姨緊張的望了望門口,他們應該沒有踫見吧。

    “我的來的時候醫院里到處都是山茶花的香味,好香。”甦千溪試探著開口,她喜歡山茶花的事情在三亞的時候霍延西就已經知道了。本來她還在奇怪,醫院里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山茶花,當她看見霍延西出現在病房里的時候,似乎一切都很明顯了。

    李阿姨的臉色果然帶了一絲慌張,“可能是醫院里為了淨化空氣弄的吧,對了,千溪,醫院幫你聯系了麻省總醫院,這幾天會辦理轉院手續的。”

    “是嗎?是哪個大夫幫我聯系的,我要去謝謝他。”甦千溪看著李阿姨臉上的變化,霍延西果然是個收買人心的高手,從璇璇到李阿姨,一網打盡。

    “是你媽媽的主治醫生幫忙聯系的,我出去打點水,一會兒就回來。”李阿姨落荒而逃。

    甦千溪在心里偷笑,李阿姨你一點都不會撒謊,臉都紅的像個隻果了,轉頭望向床上的孟宛如,“媽,你怎麼忍心騙千溪呢,我還以為你沒有見過他呢,還想說找個機會介紹你們認識。沒想到你們都認識了,媽,這個男人做您的女婿你喜歡嗎?你要是不說話我就當您同意了哈。”

    甦千溪的視線落在孟宛如慈祥安靜的臉上,過了一會兒,開心的笑道︰“我媽媽最好了,我現在真的很幸福。媽媽,你要快點好起來,他在海邊修建了竹閣,小的時候我們不是約好以後我們要住在竹閣里,永遠也不分開嗎?”

    孟宛如依舊安靜,甦千溪牽唇笑笑,把頭放在她的胸口,抬起媽媽的手,攬住自己的脖子。“媽,我好想您。”

    ……

    丁逸軒刁著煙卷在醫院的天台上站了很久,久到地上已經一地煙頭了。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女人,甦千溪,他從來沒有認為她是別人。小的時候玩家家酒,甦千溪永遠都是扮演妻子的角色,而他則是那個努力工作的丈夫。後來甦千溪問他什麼是妻子,丁逸軒說就是要一輩子在一起的人,那次之後甦千溪就再也沒有跟他玩家家酒。

    丁逸軒遠眺著,這里剛好可以看見大片的美國的風光,來這里已經十年之久了。從甦千溪在這里開始,丁逸軒便認定了這里,即便是國內有比這里好幾十倍的機會他也毅然決定留在這里。並不是因為他想留在美國,而是因為美國有一個讓他放心不下的人。

    可惜,這個人卻不愛他。

    口袋里的電話響了起來,丁逸軒焦躁的接起來。“喂。”

    “我是林若言。”電話那頭,高傲的女聲揚起來,帶了幾分大小姐的嬌慣,丁逸軒皺眉,他不不記得他的朋友里面有這樣一個人物。

    ……

    甦千溪從醫院里出來,寬大的衣服把縴細的身體包裹的看上去更縴細了幾分,百無聊賴的晃蕩著。

    她絕對是在美國水土不服,每次回美國不是拉肚子就是上火好幾天不吃東西。

    太陽炙烤著地表,甦千溪覺得踩在地面上都燙腳,游魂一樣的回到診所。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