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植靈女王升級記 > 第五十三章 宣傳

第五十三章 宣傳

    是個媳婦子,此時,她在所有人的目光洗禮中搖搖欲墜。

    靈光一閃,方夫人大喝︰“所有人都在關心少爺,你關心一串糖葫蘆做什麼?”

    問得好。

    噗通,媳婦子跪了下去,委頓在地。

    “娘。”方夫人眼含淚,原來竟是自家出了內鬼,可憐她的兒,差一點,差一點就...

    方老夫人內心****,面上一派沉穩︰“請大人費心了。”

    若是發生在內宅,她有手段審訊。已經鬧上公堂,官家比她更有手段。

    御史盯著呢,不管外敵還是內鬼,這事就得光明正大的處置了。

    人被拖下去。

    栗書生仍繼續,直到上馬車。

    京兆尹請方老夫人︰“請這邊相商。”

    鹽阿郎看郝靈,郝靈示意他安靜,這事到了這,她的任務就完成了,不用再管。

    鹽阿郎擋著眾人視線︰“那顆糖葫蘆——”

    別糊弄他,我看見你咽下去了,還跟我顯擺味好,還嫌棄我沒用。

    郝靈小小聲︰“我百毒不侵。”

    鹽阿郎一笑,郝靈晃了下眼,這家伙只是笑的模樣,還挺不錯。

    商量出來,京兆尹面對郝靈已經和氣︰“你想要什麼補償?”

    直接結案了。

    郝靈直爽道︰“小胖子已經跟我道過歉了,這茬算過了。”

    京兆尹嘴角抽了抽,姑娘,您真不適合說別人胖。烏鴉嫌豬黑呢。

    “我差點兒被毒死,凶手是不是得嚴懲?”

    京兆尹點頭,必須啊,方家也是這要求,還徹查呢。

    “我得要補償吧。”

    京兆府也點頭,人家方家得給。

    “好吧,凶手給我補償應該的。那我替小胖子擋災他家得感謝吧。”

    京兆尹一噎,這是要兩份?

    當然不是。

    郝靈︰“凶手賠我是賠我的。小胖子感謝我是感謝我的。”她似笑非笑︰“大人,你知道我的職業了吧,該給我的不給我,後果很嚴重的。哦,若是凶手判死刑,不給也行。畢竟人死萬事消。”

    京兆尹︰...就感覺哪里怪怪的。

    郝靈轉了個身,直接面對方老夫人︰“感謝我是一份。找著那貓,另算一份。算清楚對你們好,記著一定要給喲。”

    郝靈瀟灑的帶著人走了,沒人留她。

    接下來,方家要順藤摸瓜。

    京兆尹︰不如你們回家自己查?

    方家︰這哪能行,官都報了,我們只相信官府。

    管里頭有什麼內情呢,被逼上公堂的方家人突然就覺得這樣也不錯,多省事。

    京兆尹︰若誰家後宅陰司內斗都找自己,自己能忙得過來?

    但方閣老的心腹帶話來,人家方閣老也是這個意思,一事不煩二主,您查吧,盡管查。

    京兆尹︰...

    小嬋還在留戀,遺憾沒看到結果︰“小姐,你說究竟怎麼回事呀?”

    “不知道。”郝靈撇了撇嘴︰“小胖子總是無辜的。”

    小嬋︰“所以小姐你一看到那糖葫蘆就知道有毒了?”

    郝靈兩根手指比比自己的眼︰“雪亮雪亮的。”

    小嬋憤憤︰“還是個孩子。”

    栗書生感慨︰“大家族的孩子,難啊。”

    鹽阿郎︰“你不難?我不難?”

    大家族的孩子都難,窮人家的孩子不更難?不然說窮人出不了頭呢。大家族再危險,手握資源,總有出人頭地的機會。

    “哎哎,就跟我唱反調,難道你不覺得那小胖子可憐?”

    鹽阿郎︰“他不是遇著郝靈了?”

    也是,運氣好,撿回一條命。

    小嬋猜破腦殼︰“誰下的毒呢?”

    郝靈︰“關我們什麼事,快,去福慶樓,他們白天不歇業的吧。敞開了吃,姐請得起。”

    可不是請得起,人方家還給你送銀子呢。

    師婆婆心里道倒霉,什麼事都讓她遇到,歪財一打一個準。

    接下來,可別再出什麼事,不然那福慶樓真是她的福地。

    見一行人這麼快就回轉來,且毫發無損,多少眼珠子掉下來踩爆一地。

    老熟人似的聚起來︰“回來了回來了,咋的,方家輸了?”

    京都的人民,總有一股邪乎的熱情,比如,此時此刻,他們就像是她的二大爺之流,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呢。

    郝靈也自來熟的輕快道︰“跟我這邊了了,這會兒跟別人打官司呢。”

    “誰呀誰呀?究竟怎麼回事呀?”

    “哎哎,我跟著去跟著回的,京兆府關了門沒讓看。我說大佷女,究竟怎麼回事啊?”

    還真把自己當二大爺了。

    好幾個跟著去看熱鬧呢,熱鬧沒看著,急得團團轉,那口八卦的氣梗在嗓子眼不上不下,急人得很。

    頭可斷血可流八卦不能休。

    不打听著這個月都別想睡著。

    這些人真有意思,換個別人,興許煩了,但她郝大師如今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她慢慢在人群中踱步,慢條斯理的嗯嗯啊啊︰“對啊,我這頭結了,畢竟是他們不對嘛,賠禮道歉我再不依不饒不是給咱大氣的京城人丟面嘛,嗯,是,是有毒,我沒事我吐了啊,官府得查啊,方家?方家當然得查。凶手?誰知道哇,看京兆府的能耐了。我回來吃飯啊,後頭事人也不讓咱摻和啊,對,您說的對,咱小老百姓的,要個公正就行,可不能訛人家...”

    問啥說啥,不能說的一句沒說,又和氣又謙遜,跟家里乖孫女似的。

    大家伙兒听得很滿意,盡管並沒得到實質內容。

    已經走到門口,郝靈站上台階,里頭看一眼,轉身,外頭掃過,雙手一抬一壓。

    莫名,大家伙兒就沒了動靜,全看著她。

    郝靈說︰“大家伙兒抬愛,都請記個話啊。”

    底下不少人接口︰“你說,只管說。”

    郝靈指著自己的臉︰“記住了啊,郝靈,城南三才巷,正宗玄門傳人。有那要捉鬼除妖的,驅邪鎮魔的,卜吉凶,測生死的,記著來找我。老少爺們大姐大嫂們,多多捧場。”

    人群“ ”的爆開。

    這說的啥?張羅買賣呢?這不是——神婆?

    好事的笑叫︰“算不算前程?”

    郝靈笑著回︰“不問前程只問道。”

    哎喲,還只問道呢。

    郝靈笑著又加了句︰“城東鬼滅門那案,就是我找出的尸骨。刑部衙門認證的有真本事,大家伙兒惦記著啊。”

    說說笑笑的人群又是一靜,那案子?那邪乎案子?她?真是啊,好像里頭說的就是一個小神魔嘛——

    郝靈宣傳完自家,微一點頭︰“你,對,就你,帶我們去包廂啊,生意不做了?”

    同樣醉心八卦的小伙計反應來,點頭哈腰請他們幾個進去,不管是神婆還是什麼,人家在方家手下保全了自己就證明不可小覷,樓上請!

    樓上不是最貴的,最貴的在里頭呢,但小伙計打量了他們的衣物,為他們著想,先樓上吧,頭次來呢,熟悉熟悉再說。

    至于為什麼說是頭次,簡單啊,這麼寬的女孩子若是來過,憑他們店員互通有無的,絕對都能知道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