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第二十八章 同居被抓

第二十八章 同居被抓

    二同居被抓

    兩人正走著,在別墅前遠遠地就見一人在門口打轉。

    景致抽回自己的手,向前快走了兩步。

    “沈星河?”

    那人被叫到名字,像是匹脫韁的野馬一樣向她奔來,然後一個飛撲,熊抱住了她。

    沈星河抱著她,故意在她耳邊陰測測地笑“小祖宗,什麼時候搬到我哥家里去了?背著我?”

    景致狠狠地在他腰間擰了一把,也壓低了聲音回道“你給我小心點兒說話,什麼叫背著你,你以為你是誰?”

    商觴捻了下落空的手,慢悠悠地向抱在一起的兩個人走過去,眸色微深。

    他頓了下,然後輕咳了兩聲“星河?”

    那人就一把推開了景致,鼓著勁兒要往商觴身上撲,結果被商觴用食指摁著額頭按下了。

    “哥。”

    “你知道你現在多沉嗎?”

    景致翻了個白眼,實在看不下去了,兩個男人站在她面前,一個在撒嬌,一個在親昵的輕點著另一個的額頭…

    她率先輸了密碼,打開房門,再‘砰’地將門狠狠地關上。

    “哥,你看她,這小暴脾氣的,這以後哪能嫁的出去啊?”

    商觴的食指動了動,用力將他往後戳了一戳“是,你嫁的出去。”

    然後就往家里走了。

    沈星河連忙跟上。“我嫁不出去,我嫁給哥唄。”

    “別亂貧。”

    “我沒貧啊。”

    沈星河進了房,順帶將門關上。

    然後,他就特自然地坐在了往常景致常坐著看電視的沙發上,整個人葛優癱在那里。

    等景致拿了薯片,飲料,小毯子一堆東西,開了空調回來後,就發現自己的位置被霸佔了。

    她將東西往小茶幾上一擱,整個人就撲了上去。

    “沈星河,我要和你同歸于盡。”

    “誒呦,我還沒死呢,干嘛殉情。”沈星河有一招沒一招地接著,還有閑功夫去夠茶幾上的小零食。

    “你還敢吃我零食,你死了,沈星河。”

    沙發就那麼大點兒地方,景致恨不得壓在他身上掐死這個小兔崽子。

    還從來沒有人能把她氣成這樣,喜怒如此形于色,看來這才是發脾氣吧,商觴將公文包放到書房,在樓上看時,就是這麼個場面。

    景致湊近了他,壓著聲音道“沈星河,你別和我搶,要不然我會瘋的。”

    “小瘋子,你已經瘋了,我要和哥告狀。”

    “我再和你說一遍,你別和我搶。”

    沈星河幾乎被她壓的喘不過氣來,手拍著她的胳膊“你起來,我錯了,小祖宗,我真錯了,我不該和你爭。”

    “你最好知道,我的…”

    景致話沒說完,就被一雙手從腋下穿過,像提個小孩似的被架到空中,然後那人穩穩地走了兩步,轉了身,才把她放下來。

    商觴嘆了口氣,揉了下她的頭發“怎麼跟個孩子似的?”

    景致有點兒因為剛剛的動作而感到羞恥,還沒緩過神來時,就听見那邊沙發上傳來得意的聲音。

    “听見沒,幼稚鬼。”

    風停了,雨晴了,你又覺得你行了,是吧?

    景致的火一下子就又蹭蹭蹭地冒了出來,還沒等她擼起袖子準備找那人干仗時,就被商觴堵住了。

    “別管他了,嗯?跟我坐一起?”

    他為了堵她,兩手分開放在她的胳膊上,活像是將她擁在了懷里,低頭跟她說這些話時,聲音輕柔,呼吸打在她的耳垂上,平白多了幾分曖昧。

    景致心里的火忽地就這樣滅了。

    她不自然地偏過頭,磕磕絆絆地道“算了,我不跟他計較。”

    “真乖。”他笑著又摸了摸她的頭。

    總算是將一個哄好了,商觴這才敢拉著景致去客廳坐到另一邊的沙發上。

    小茶幾上的零食已經被吃的七七八八了,景致眯著眼楮,又看了眼商觴,還沒說話,就听商觴道。

    “星河,下次來,要麼把你名下的那個零食鋪子轉給景致,要不就別來了。”

    “看在哥的面子上,轉就轉唄,反正哥你還會幫我開更多家。”

    說完,他還眨了眨右眼,故意刺激景致。

    商觴用手蓋在了景致的眼前,輕輕湊到她耳邊說話“要不要來杯熱牛奶?”

    哈氣噴在她的耳垂上,有些癢,她不自覺地去揉,剛揉了一兩下,就被另一只手接替了工作。

    那個有著厚重繭子的大手每捻一下她的耳垂,都像是在她心里抓了一下。

    她不得不落荒而逃地偏過頭,趕忙說道“要一杯。”

    然後就听沙發上傳來一聲快要睡著了的聲音“我也要一杯,咖啡,和哥你的一樣就行。”

    商觴沒回應,起身去廚房去了。

    就剩下默默看著電視的景致,和已經快要閉上眼楮的沈星河。

    “嗡…嗡…嗡…”

    誰的手機在響。

    下一秒,就听見一個迷迷糊糊的聲音在回,是沈星河。

    “老女人,你到哪兒了?怎麼還沒來?我好困了都…啊?…哦,那就看著買吧,多買點兒我喜歡吃的,你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吧,不用管她…她什麼都吃,吃不死人就行,我哥好像也不咋挑食,你就選我喜歡的就中,不說了,你快來吧…嗯,掛了。”

    景致盯著電視,卻半點兒沒看進去,她想了一下,剛剛沈星河打電話的人一定是顧清夢,那話里‘什麼都吃的,不用管的’鐵定是說的她景致。

    只是…

    “沈星河,怎麼你們今天突然要聚餐?”

    “誰說是突然了,這是我們固定的,每月一次。”

    景致抿了抿唇,好久才問道“固定的?為了什麼?”

    “唔哈。”他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說“不知道,哥讓聚的,不過每個月這一天都吃火鍋,我就叫它‘一月一行火鍋日’。”

    “這….什麼時候開始的?這個聚餐?”

    “你查戶口嗎?”他嘟囔了一句,但在看到景致眼神時,又只好認真地回答這個問題“不記了,好幾年了吧,有五六年了。”

    他瞥了她一眼,問“咋了,你的冷氣壓都放出來了,喂,景致,你不能這麼沒良心,你是回國了,我們火鍋日實在沒法叫你啊,你不會這麼小心眼吧。”

    “沒有。”

    “還沒有,你看你的臉,嫉妒使人面目全非,你知道嗎?你都回國了,啥好吃的沒有,咋就惦記著我們吃的火鍋呢,我們難的很啊,你以為我喜歡吃這些嗎?我每次吃完都要上火G,我的美貌啊。”

    “你煩死了,閉上嘴吧。”

    “中吧,中吧。”

    景致沒吭聲,將手指捏的‘咯咯’響。

    其實她真沒生氣,這有什麼可生氣的。

    只不過原來如此而已,怪不得剛剛沈星河出現在門口時,他不驚訝,倒是把她嚇得趕緊將手撒開了,生怕沈星河扯著這點來大聲嚷嚷。

    也怪不得之前說是訂餐,也訂的是火鍋,她以為是他記得她愛吃的,結果原來是他自己本身是真的喜歡,喜歡到一月就要專門定個日子一起吃。

    怪不得她在商場遇見沈星河和顧清夢時問要不要一起吃飯,他說不合適了,可是不合適了,每個月都有了火鍋日,哪里需要再和她一起吃?

    怪不得她說換個地方吃飯時,他說不用了,說享受這樣的氛圍,感覺溫暖,她還自作多情地以為他是在遷就她,或者說是以為是因為有了她,他才覺得溫暖。

    也怪不得以前那些日子里,她因為想家,念叨著想吃火鍋,他真就每個月都要給她在家里弄一次,她以為是照顧她,原來是他自己就喜歡。

    怪不得….怪不得….

    沈星河罵的沒錯,她是嫉妒得面目全非,又丑人多作怪了。

    門‘叮咚’一聲響了。

    沈星河翻身下來去開門。

    景致沒動,听著沈星河一邊往廚房走,一邊念叨“你買這麼多干什麼?咱們以前都是一點兒就行…..就走個形式…害,行吧。”

    她听的七七八八的,還沒反應過來。

    沈星河手里提了兩大袋子,顧清夢手里也提了兩大袋子。

    沈星河嘴里還不停“你買這麼多干什麼?咱們以前都是一點兒就行,你忘了?哥每次說是讓來吃火鍋,結果每次他就看著咱倆吃,自己把一堆東西夾了出來以後,放到一個碗里,然後放涼,涼了後,他就回屋去了,剩下的又得是張叔收拾,現在張叔可不在這兒。”

    “咱倆走個形式就行,不是我說,我哥那潔癖勁兒,他哪能喜歡這東西,味這麼大,每次吃完,我見他都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洗禿嚕皮了,真不知道咋想的。”

    顧清夢倒沒管他說的,只是左右看了看,“小小姐呢?不是說在嗎?”

    “嗯,在那邊沙發上看電視呢,剛剛臉可臭,你別往她身邊湊,我看夠嗆,她也吃不了多少。”

    顧清夢倒是不贊同地搖了搖頭“您別不信,有了小小姐,小先生就可能和以前不一樣了。”

    到了廚房,就見商觴正在往一個杯子里倒牛奶,旁邊放著兩杯濃稠的咖啡,熱氣都快散盡了。

    “哥,咖啡好了,為啥沒叫我,放涼了就不好喝了。”

    商觴抬眼看了看他,沒吭聲,用手背試了試牛奶的杯壁溫度,然後準備拿出去。

    “小先生,按您的要求買的,大多是景致小姐喜歡吃的。”

    “嗯,你有心了。”

    他罕見地沖她笑了笑。

    旁邊沈星河一副嗶了狗了的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