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第四十三章 如何是好

第四十三章 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三

    他看著她的模樣,心里突然軟的不像話,像是有一塊兒地方‘轟’得塌下去了,震得身體四肢百骸都覺得手腳發麻。

    他想了很多,覺得以後要是想要和景致講道理的時候,最好是看不著臉甚至就是看不著她人地講,否則他可能開不了口,就算是開了口,也會因為大腦不太清楚而導致邏輯不清。

    還想,景致原來長的這麼大了,不是他印象里的孩子了,她成長到完全可以迷得自己暈頭轉向的地步,微抬著眼看他的樣子有點兒像是個小妖精。

    他想,他剛剛還覺得自己過線了,也沒有分寸,這一刻又覺得他們兩人之間真的有界限嗎?還是說,景致是把他當成哥哥來待的,她的親昵依賴是自然而然的,但自己明白,自己就需要有防線,為了能更長久守著她的防線。

    還有,她好可愛。

    長長的睫毛,微紅的眼皮,小巧的鼻子,水潤的唇,她好可愛。

    細白的搭在衣角處的手指,輕輕顫抖的身子,茫然又無助的眼神,她柔軟又堅硬,她好可愛。

    然後就听她問“商觴,什麼情分?”

    什麼…情分?

    她繼續道“受商阿姨商叔叔如父母一般的照顧之情,受商初庇護關愛之情,受沈星河開心打趣的逗樂之情,受清夢姐姐無微不至的體貼之情,受張叔他們愛護負責之情…”

    然後,她又壓著聲音,克制地小聲地,問“商觴,我們,什麼情分?”

    他一下子就有些慌,情分?什麼情分?他早也說不清了,也早就看不清了。

    “嗯…”

    景致就那樣盯了他半晌,卻听“嗯”之後,久久未接上話,一時間就覺得好冷。

    好似房間里的冷空氣總算是無孔不入地刺穿她的肌膚,侵入病體。

    她低頭看去,這才發覺自己只穿了一身在寢室穿的睡裙,睡裙還因為在被子里拱來拱去而變得扭扭歪歪,猛地一看,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被人怎麼著了呢。

    景致趕忙地團吧團吧把被子圍到身上,然後埋著頭悶聲道“你照顧我,保護我,帶我融入你的圈子,又教我學,又教我玩,對我可以說是無微不至,體貼周全。”

    然後她將自己蓋全了,才大喘氣地接上“這大概就是你說的情分。”

    這就是了嗎?

    這就是全部了嗎?

    商觴沒說話,只沉沉地看向她。

    “怎麼?你什麼眼神?不應該覺得高興嗎?你可比其他人多不少呢!”

    商觴斂了眸,敷衍地應下了。

    “要喝水,我渴了。”

    商觴就順手將自己手邊的杯子遞給了她。

    景致接過來後,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水卻沒喝。

    等商觴反應過來時,匆匆地想要伸手把水杯拿走“我用…”

    話沒說完,就見景致已經拿著杯子喝上了水,唇邊還有些許水漬,她舔了舔唇,問“又怎麼了?”

    “沒事兒,我用…這個杯子覺得還比較順手,你要是覺得不錯的話,我就再買幾個。”

    商觴磕磕絆絆地將話補全,然後垂著眸不知道在想什麼。

    “喂,商觴,你不會覺得這就結束了吧?”

    “嗯,什麼?”

    “你不會覺得咱們兩個這就和好了吧?”

    商觴扭過來,不太明白地看著她。

    “我解釋…”

    “對啊,你是解釋了,解釋在我這里勉強也算是通過了,但是我那天被你傷到了,特別傷心,這精神損失、心理損失怎麼辦?”

    商觴少見地愣住了,迷茫地看著她。

    景致偷偷彎了下唇角,然後迅速拉平“我的意思就是說,咱倆沒和好呢,我還是很生氣。”

    “那…那我賠罪?”

    “怎麼賠罪?”景致步步緊逼“商觴,你怎麼反應這麼慢?你難道沒同別人和過好嗎?”

    別人?

    除了她,哪還有人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竟還敢讓他去求著和好。

    他看了景致一眼,服軟地沖她笑“是沒和別人和過好,還請小姑娘多指教,你說如何賠罪,我便如何就是。”

    “都听我的?”

    “嗯,都听你的。”

    景致一下子來了精神,剛想起來什麼就又泄了氣“你天天那麼忙,哪有功夫陪我…”

    這話沒說完,她像是被什麼嗆住了一般,好容易才接上“賠罪。”

    “你放心說,我騰時間就是。”

    “真的?”

    “絕不騙你。”

    景致圓溜溜的眼楮轉了幾圈,說道“嗯,首先是我身體上的損失,雖然我弱是一方面,但是你把我氣到了,抵抗力也就會相應下降,于是才會一時不備,中了招了,你認不認?”

    “你說的是。”商觴看著景致一本正經地在那兒胡說八道,不僅不覺得她無理取鬧,反而還覺得她很是可愛。

    “那就先來身體上的彌補,這個就要求不多,你多給我備些我喜歡吃的,就行。”

    “火鍋嗎?”

    景致本想說‘不是’來著,但轉念一想,卻換了說法“對,但是我有要求,為了證明你的誠意,我本來想讓你做些吃的,但是後來一想,你做的要我吃可能會對我造成二次傷害,這才覺得算了,火鍋這東西簡單,算我對你的讓步,不過只能讓到這里了,從買回來到上桌,擺盤子,下鍋,都要是你一手操辦才好,所以就咱們二人為好,不要其他人來,你覺得呢?”

    “可你病才好,就吃火鍋嗎?”

    “我又沒說是今天,下周四吧,周四我們公休,周五我一般也沒什麼重要的課,你呢?”

    “那就周四。”

    景致忍不住地就彎了眉眼,繼續道。

    “還有心理損失和精神損失,我就簡單點兒饒過你算了,到時我們吃過飯後,來玩游戲,你只要听我的和我玩就行,如何?”

    商觴看著景致小心翼翼生怕他不答應,但又表現得一副‘這是我給你做的最大的讓步,快來謝主隆恩’的模樣,不禁想笑,但是又怕笑了惹她生氣,便繃著嘴角回“好。”

    “那我們說定了,就下周四,從上午開始,不許臨時生變故的。”

    “好。”

    “吃火鍋,嗯,可能還要喝上幾瓶酒,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喝幾瓶酒助助興,這很正常,是吧?”

    “好。”

    好好好,你只知道說好,你還會說些什麼。

    景致抿了一下唇,翻身躺下了“那我要休息了。”

    商觴沒說話,摸了摸她的額頭,然後替她關上燈,就掩上門出去了。

    景致小聲哼了下,大豬蹄子,跪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