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第六十五章 還是歸我好

第六十五章 還是歸我好

    還是歸我好五

    顧清夢見他臉色不對,就意識到可能是自己審錯了題,在老板的痛點上來回跳腳了。

    不過她心里也有幾分不情願,畢竟商觴從來沒有過問過她的私事,如今這番話提起,她雖如實答了,但心里還是不痛快。

    “那好。”顧清夢就端著杯子抱著文件退了出去。

    余光里見商觴看了眼手機,臉色立馬就變了,眉也不皺了,嘴角也不緊繃了,整個人都溫和了下來。

    即使電話另一邊的那人都不在他面前。

    顧清夢自然知道那是誰,只是能牽動商觴這麼大的情緒波動,她也是沒想到。

    不愧是你,景小姐。

    這邊,商觴看著景致的來電,空落落的心就安穩地沉了下來。

    他嘴角噙著一抹笑,聲音自然上揚幾分,帶著點兒歡快。

    “小祖宗,這個時間段打來怎麼了?”

    “沒事兒難不成不能給你打電話了嗎?”

    景致下意識就懟了回去,後來又覺得自己這樣說話有些嬌縱,便于情于理又補上一句。

    “我是不是打擾你辦公了?那等你閑下來再通話吧。”

    商觴只是開了個話頭而已,現下看她要掛電話,心中焦急起來,但說起話來還是不緊不慢的。

    “閑著,現在就閑著呢。”

    “哦,我就和你說一聲,我剛剛接到導師的要求,這幾天可能要忙著做研究了,寫論文什麼的,就不回去了,在學校住啊。”

    商觴右手的食指又開始敲起了桌面。

    “很忙嗎?學校的餐廳如何?我讓人給你送飯?”

    “餐廳就行,不用麻煩了。”

    “不麻煩的,自家餐廳,再說前幾天你室友也照顧你了,不請她們吃個飯嗎?”

    “啊?還…嗯…”

    商觴食指敲桌面的頻率就慢了下來。

    “小祖宗,人情世故你不懂,我幫你做全,這幾天中飯想吃什麼,單子發給清夢,她會安排人給你們到點送去,不影響學習的,嗯?”

    “那好吧,你說的有道理。”

    商觴面上就浮了笑。

    “嗯,真乖。”

    他的語調一向是慢條斯理的,其實也不慢,但是在現代人快節奏的生活里,他就明顯有些太拉後腿了。

    大家恨不得跑起來,他不緊不慢地走,大家恨不得把話說得跟機關槍一樣,他說話溫文爾雅,就連語氣語調都像是細細琢磨後才決定的,很少會有急言厲語。

    他是個商人,所以這樣顯得他運籌帷幄,像是掌握了一切一樣,對下屬和旁人來說,可能有點兒害怕,但是對她來說就完全不一樣了。

    尤其是他壓低了聲音,放緩了語速,夸她的時候。

    “小祖宗?”

    景致才從他那聲‘真乖’里走出來。

    “怎麼了?”

    “宿舍里的東西都齊全嗎?之前你回來家住的時候,就不該收拾宿舍的,應該再一模一樣地備上一份才對,現在不知道宿舍會不會缺些什麼?”

    “沒有,我都帶齊了,而且我又不是很長時間不回家,大概一個星期?很短的。”

    商觴嘆了口氣,手指敲打桌面的聲音也有些大,一個星期啊…

    “那好吧,你自己照顧好自己,缺了什麼先借你小同學的用一用,過後再請人家吃飯什麼的,交情就是這樣一來一往得的,當然是先用一用而已,然後給我發消息,我會讓人給你送去。”

    景致雖然覺得如果真有缺失的,她完全可以網購,不過商觴這樣說,她便先就按他的話應下來。

    “我知道了,你不用交代這麼多的,那掛了?”

    商觴絞盡腦汁也不知該再交代些什麼,明明如她所說一般,不過一個星期而已,可他覺得他有些等不住這一個星期。

    他不禁有些恍然,那麼多年來,他是怎麼熬過來的?

    “商觴?怎麼又不說話了?那我掛了啊!”

    “景致!”他叫了一聲她的名字,然後聲音壓低了,緩緩道“小祖宗,要听話啊!”

    听話?雖然不知道要听哪門子的話…

    景致的臉就有些燙了。

    他喊她什麼‘小祖宗’啊,怪羞人的…

    以前叫她‘小姑娘’,她有時候就覺得有些受不住,但是這聲‘小姑娘’是她十二歲到他家里,他就這樣叫的,一路叫到現在,她勉強受著了。

    現在怎麼突然又改了稱呼?

    “不是,你現在怎麼突然又這樣叫我了?”

    “嗯?”商觴還一時沒反應過來,等想起來時,說話時連聲音里都含著笑意,故意打趣她“怎麼叫你了?小祖宗?這樣叫你嗎?”

    “誒呀!你煩不煩啊?”

    景致說完後,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在跟他撒嬌,忙又補了一句“我不是都說了嗎?沈星河也老這樣叫我,你這樣不行的,又不是你原創。”

    商觴嘴角的笑就收了收。

    “雖不是我原創,但日後便是我個人的稱呼了,唯我一個。”

    “是嗎?沈星河知道這件事嗎?難不成你專門為了這件事還要去威脅他一番?”

    商觴笑了兩聲,手指仍敲著桌面,慢悠悠的。

    “這哪里值得我專門去威脅他?不過他也是該成熟一點了,他心儀誰你也是清楚的,不到處沾花拈草便是應當的,嘴里手下的那些小動作確實是該收收了,不過他有這個覺悟我還是挺高興的。”

    景致听了他說的這番話,才明白是沈星河自己要上岸了,原先她以為是商觴吃醋吃到那個地步,看來還是高估自己了。

    “好吧好吧,那挺好的,只是他和清夢姐之間,你最好不要插手啊,我知道你也不上心這種事,但是就算是沈星河懇求你,你也最好不要插手。”

    景致突然就想起來顧清夢和她說過的話,她從來沒有插手也沒有點破過她和商觴之間的事情,說這番話完全是由己及人。

    但是商觴听來就不太一樣了,他暗搓搓地又給沈星河記上一筆,才溫和地回她“你放心,听你的。”

    又隨便說了幾句,兩人就掛了電話。

    景致覺得還有點兒奇妙,以前她老是胡亂地吃商觴和沈星河的飛醋,到現在,因為一個稱呼,竟也有商觴吃沈星河醋的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