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第六十六章 嬌縱

第六十六章 嬌縱

    嬌縱一

    景致打完了電話,孫穎兒才從後面出來。

    “東西買好了?”

    “嗯。”孫穎兒搖了搖手中的袋子。

    剛剛就是她去超市買東西,景致才在門口等的這會兒時間里,給商觴打了個電話。

    “打電話的時間是不是有點兒長了?讓你等久了?”

    “沒有,但確實听見一點兒。”

    隨後,她曖昧地撞了撞景致,微抬了抬下巴“給那位打的?”

    景致也沒有做作地再反問‘那位是誰’,而是點頭應了下來。

    “我剛剛听了一小點兒,說實話,我沒想到,你們兩個人相處的時候,就…”

    “就怎麼?”

    孫穎兒覺得詞就在嘴邊,但是就想不起來。

    “就…怎麼說呢,感覺你好像在上風啊?”

    “上風?說的像是我們兩個人在吵架一樣。”

    “嘖,談戀愛也是有壓制的,講究誰佔上風的,好不好?你之前說你單戀他,我還以為你佔下風呢,結果這電話一打,感覺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景致就安靜地听她講,只是突然想起什麼,問她“穎兒,你在談戀愛嗎?”

    孫穎兒愣了一秒,拍了一下她“你懂什麼?我們單身狗才是老軍師了。”

    說完後,孫穎兒還想了一會兒自己要說的話“對了,我想說,你在他面前還挺橫呢,怎麼說的,就是挺嬌縱的,怪會懟他呢,平常不見你這樣說話,我還有點兒不習慣,你對我們要不就是一冰山臉,要不就是話少的可憐,怎麼到他那兒話就這麼多了?”

    景致還默默重復了一下她說的話。

    也沒有昧著良心說自己待人明明一樣。

    “以前就這樣相處了,我剛剛到他家的時候,話特別少,他的話頂多比我多一點,兩個人時常說不了幾句就要散了,後來我想著總得有個人要多說一點兒,久而久之,在他面前,話就有些碎了。”

    她眸子轉了一圈,有些高興“好在我說的廢話多多少少他都接了,我雞蛋里挑骨頭懟他,他也一般都受著,沒有說生過氣的,我久而久之,被他慣的就更嬌縱了。”

    “給我撒狗糧呢這是?”

    “今天中午要吃什麼?他管訂餐。”

    景致沒接話,反而轉了話題。

    “這不好吧?那位日理萬機的?”

    “沒有好不好的,最近大家課也多,而且他在這邊開了個餐廳,肥水不流外人田,這一周的宿舍伙食,我便都包了,順便感謝各位上周對我的照顧了。”

    ……

    商觴那邊掛了電話,通知了一聲顧清夢關于中午送餐的事情,就安心地工作了。

    一直到工作過了下班的點。

    他這幾天工作量不大,但是想著回家又沒人等他了,還不勝在公司里加加班,處理處理公司事務,等到景致閑下來的時候,就可以帶小姑娘出去玩。

    這樣一想,就更有動力加班了。

    于是等商觴再緩過來去看時間的時候,發現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他坐在椅子上,頭向後仰,活動了下頸椎,順便想想景致。

    那傻小姑娘。

    他看了眼桌面上擺放的鏡框,想著什麼時候有時間了,帶景致去拍張照片,洗出來也好擺在桌上,總是擺著一張她很小時候的照片算什麼。

    他又看了眼。

    兩個小小的姑娘站在一起,沖著鏡頭笑。

    為了景致,他還掩耳盜鈴地留著商初。

    商初那麼討厭他,他也心知肚明得很。

    畢竟他小時候算是家里的監護人,又是看護兩個小姑娘長大,不自覺地就嚴了起來,說話也是瑣碎又 攏  媼艘歡咽慮椴恍磣觥br />
    商初討厭他,他沒什麼理由反駁,也就理所當然地覺得當時總是懟他的景致也很討厭他了。

    他撥弄了下景致買給他的花。

    這花買來後,說是很容易成活,但是他還是專門查了查,按照著方子來養它們,還好現在長勢還是很喜人的。

    就是當初用這兩朵小花小草騙景致多來他這里看看的方法不怎麼成功,這小祖宗嘴上答應得好,但是實際上估計早就忘了,要不是他每天按時照料,等那傻姑娘過來看的時候,可能早就要沒了。

    商觴笑著搖搖頭,開始收拾自己的辦公桌。

    還在想,不知道中午景致听話去點餐了嗎?確實應該請她的室友吃飯才對,等哪一天自己閑了,最好親自去。

    親自去?那不是和那個小情敵要踫面了嗎?

    他又想,到時候要是和景致的同學見面,他也猜到可能會踫上很多情敵,不過這就算了,可誰能想到,就連和她的室友見面,也能踫上情敵。

    這樣一想,這幾天,這一周,她都要和那個小情敵同吃同住,同進同出的,他的好心情都要沒有了。

    他從辦公室里出來,卻見顧清夢還等在那里,不禁詫異。

    “怎麼還沒下班?派車等我就行,不用你等。”

    本來今天也輪不到顧清夢值班,但是她想到上午讓商觴不高興的那些回答,就想著要補救一番,索性就和別人換了班。

    不僅如此,還特地打電話問了問沈星河,關于商觴與景致的事情,她也沒敢直說,不過一詐他,他就全說了,這才知道沈星河是啥也不知道啊,就知道‘景致初吻在十五歲’‘商觴從很久以前就喜歡景致了’‘商觴這麼多年一直在暗中阻攔景致的追求者’…

    基本上她也全都知道啊,而且她還看出來景致從小就喜歡商觴了,這麼一來,這初吻絕對是她和商觴的,倆人還是雙方的初戀呢。

    顧清夢想了一下,心中就有了底。

    于是在商觴問話時,只是客套地敷衍過去後,便跟著商觴走,一邊走還一邊說。

    “小先生,今天上午我說的話有些不全面,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她瞧了瞧商觴的臉色,繼續道。

    “就是第一次!人對自己的第一次總是難以忘懷,所以白月光這種人一般就是心口不能說又忘不了的。”

    商觴嘆了口氣,他不知道顧清夢是跟他結了仇還是怎麼樣,為什麼今天老在他的心口上捅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