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一十二表白

一百一十二表白

    表白四

    可能是蹲的時間久了。

    他猛地站起來時,身體都忍不住地晃了晃。

    商觴手撐在桌子上,整個人現在還沒回過神來。

    景致是…

    很久以前就喜歡自己的嗎?

    這時,被隨手扔在床上的手機開始響了起來。

    他拿到手里。

    是商母的視頻。

    他剛接通,那邊的畫面就抖了兩抖,網絡不是很好的樣子。

    說話聲音也是斷斷續續的。

    商觴本來想掛掉重新打電話過去的。

    但下一秒就愣住了。

    手機鏡頭里突然就出現了一個穿著一身白色蕾絲長裙,偏著頭在和旁人笑著說話的女孩。

    像是察覺到了這邊,她抬頭,沖著這邊笑著揮了揮手。

    商觴情不自禁地也抬起了手,正準備揮回去。

    就听話外音傳了過來。

    “景致啊,你好好再試幾條,阿姨先打個視頻。”

    “好的。”

    下一刻,鏡頭就轉到了商母這邊。

    “商觴,我跟景致在商場這邊再轉會兒,下午商初回來的時候,你就安排人去接一下,她的航班我發給你。”

    “嗯。”

    “你可別忘了,對了,我跟景致可能不回去吃飯了,你讓張媽只用做你和商初的就行了。”

    商觴就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

    “景致…”

    “哦,我會把景致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你就不用管我們兩個了。”

    商觴就抿了抿唇,應了下來。

    電話掛的很快,在掛斷前,還隱隱約約能听見商母在說話。

    “景致,那邊那條天藍色的,也好看,快去試試,你身上這件很適合,這條也要包起來。”

    商觴不得不承認,他媽比他還像個霸總。

    只是…

    想起那個娉娉婷婷的女孩,他吞了吞口水,將目光移向了腳邊的保險櫃。

    他舔了舔唇,蹲下身,向保險櫃的上層摸去。

    將里面的保險箱拉了出來。

    景致的初戀…可能是自己。

    景致可能喜歡了自己很多年。

    他暗暗吃醋了那麼多年的人可能是自己。

    這樣一想,心底里有一些情緒就開始翻滾,某些壓在最下面的聲音就開始喧囂。

    他抿緊了唇,舌尖狠狠地頂了下上顎。

    商觴撥動著保險箱上的密碼,調到之前猜測的景致第一次初戀悸動的時間。

    錯了。

    他的手就頓了頓。

    這個時間很難確定,他只是看了兩頁她的日記本而已,悸動的時間甚至是當事人都很難確定,他又怎麼會一次就對呢?

    只是…

    他現在突然有了另一個想法。

    如果這個幸運兒是自己的話。

    那麼比這個初戀時間還要讓人記憶深刻的豈不是險些撞破的那天?

    1112.

    他撥了下去。

    密碼箱開了。

    里面露出了一個熟悉的筆記本。

    商觴渾身失了力一般地站不住。

    他拿起了這個筆記本,手竟然還在抖。

    百般情緒涌上了心頭。

    原來…

    原來如此。

    原來她喜歡的真的是他!

    不能說不願說的永遠緘默無言閉口不答的那個人是他!

    他上輩子是拯救了地球嗎?

    商觴深呼吸了兩下,熟悉的封皮的小本本就靜靜地躺在他的掌心。

    他不該看的。

    他若是還有點兒良知就不該做這種事。

    可是…

    在景致面前,他就像是個兩個分裂的靈魂,一個叫克制,一個叫欲.望。

    景致不喜歡克制,可克制的那一半最愛她。

    他微垂了垂眸,盯著手上的日記本。

    腦海里久遠的記憶竟浮了上來。

    “我的世界如此貧瘠,而您是我整個春天。”

    他怎麼敢稱的上是她整個春天呢?

    “您別低落,如果可以,請您過來,過來我身邊,無人愛您,我便愛您。”

    她怎麼…怎麼小小年紀…就敢說愛?

    她的心思怎麼如此赤誠?

    “我給您說山水,說日月,說我能見過的美好,是有目的的,我希望您能盡您全力地想象,然後對號入座,知道您是有多美好,世間萬物不及您一分。”

    美好?

    世間萬物不及他嗎?

    商觴再怎麼厚臉皮也忍不住稍稍捂了捂自己的臉。

    手心里這個筆記本本來像一個潘多拉魔盒一樣,讓人不知道里面會是些什麼,可現在不一樣了。

    知道里面那個‘您’是他本人後。

    這就是個驚喜盒子。

    多看一眼,便多增加一絲的歡喜。

    最後,他還是沒忍住,坐在辦公椅上,翻開了這個筆記本。

    前面一小些他看過,是些細碎瑣事,再然後,她的生活里有了那麼一個‘您’。

    心上也放了那麼一個‘您’。

    她不要錢地在本子上寫著情話,那是她最赤誠的一顆心。

    商觴的嘴角不自覺地就跟著她的這些話翹了起來。

    他感覺心底熱熱的,一股暖流涌了上來,以不管不顧的姿態,他恨不得穿回之前那些歲月,站在那個青澀又大膽的女孩面前,好好地抱一抱她。

    他繼續往下看,是他從未看過的內容。

    “那天我听別人喊您先生,喊您小先生,內心里便突然涌上來一種莫名的沖動,也想這樣喚喚您,于是便也這樣叫了,您很驚訝,我只好就坡下驢地說了幾句,反倒讓您以為我是在玩什麼角色扮演的游戲,您沒半分他想,我卻紅了臉。”

    “哈哈哈哈哈哈,角色扮演當真有意思,可以借此表達我洶涌無去處的愛意,我越發覺得有趣。”

    “另︰您驚愕答不上來,慌張不敢相信的模樣也甚是有趣。”

    商觴頓了頓,他從沒想過他們的角色扮演只是一個烏龍。

    他越發想知道這里面還寫些什麼他所不知道的,她的愛意。

    繼續往下看去,她的文字甚是有意思,很俏皮,很活潑,提到他的時候,他都會下意識地屏住呼吸,像是生怕驚擾了寫作的人。

    看著看著,時間就一點點過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

    突然有個人大力地推開了他的屋門。

    “商觴,你怎麼回事兒?”

    來人正是商初,只是她剛想質問商觴來著,就見坐在窗邊的他紅著眼眶,眸里還含著清淚,她一下子就被嚇到了。

    她哥…哭了?

    是不是她打開門的方式不對?

    還是她出現幻覺了?

    “哥?”她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

    “出去。”

    商初再小心地看過去,她哥已經唇角拉平,面無表情,仿佛剛剛只是她看錯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