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一十三表白

一百一十三表白

    表白五

    “少年心動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燒不盡,長風一吹,野草便連了天。您…穿白襯衫倚在我門邊的樣子特別好看,好看到我的體溫猛地就上升了0.2度。”

    …

    “您知道嗎?我造了您的謠,我真的對不起您,但是…但是我不想要您和別人在一起,我有私心,再次抱歉。”

    “您過來的時候,我被嚇死了,瞬間淚流滿面,滿懷哀戚,您在我的身邊繞了一圈,不說話,我也不說話,沉默壓著沉默,我成了一場火燒盡的灰。”

    …

    “我坎坷艱難地愛您,小心翼翼,無地適從,所有人都可以嘲笑我,唯獨您,我不許,我害怕。”

    “您…您啊,我該如何待您?有時候怕您知道我的心思,也怕我的心思您不知道,更怕您知道又裝作不知道。”

    …

    商觴停了一下,他突然覺得少女的愛赤誠又熱烈,即使是暗戀,也愛的明媚,愛的坦蕩。

    這段暗戀,記錄了她的一點一滴,和旁人無關,即使是日記中的那個‘您’。

    那是她的感情,獨屬于她一個人的。

    商觴吞了口口水,繼續看去,沒剩幾頁了,怕是到了她要離開的時間。

    …

    “我看不懂您的心思,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可能是我對您一廂情願,可是…可是我以為我們之間會有些情誼,即使不是愛情,可您那樣決絕,我不敢。”

    “這世間悲傷分兩種,一種是天地間放聲大笑,一種是對世事不聞不問,我是後者。您建議我離開的時候,我什麼都沒說,您沒來見我,我什麼都沒說。不是無情,只是我在克制,您應該懂。”

    “您知道嗎?您走後,我步步都難走,我步步都回頭。”

    …

    “先生,此心灼灼,求您以冷水潑它,以冷漠傷它,使它冷卻,使它無望。此心系于您,涇渭不分,求您處置它,放過我。”

    “我要走了,您真的不回來嗎?您真的不想看看我嗎?您好絕情…真好。”

    …

    “先生,您會想念我嗎?日後我要一個人了,先生。”

    “如果日後您看我一個人可以做到,並由衷地為我驕傲,便就讓我一人去做吧,我也該長大了。”

    “先生,您為我做了很多,我很感謝您,除此之外,我很喜歡您,不過您不用擔心,我單只是喜歡您,您不用有任何負擔,我絕不會理所應當地期待,也絕不會頤指氣使地要求。”

    “先生,我如此毅然決然地愛您,也可以毅然決然地離開您。”

    …

    “寫文字是一件很溫柔的事,細膩的小心思就藏在橫豎撇捺之中,橫豎撇捺間是我對您的愛意,字里行間是我對您的歡喜。”

    “只是,先生,回憶太會騙人了,寫下來的文字會美好太多,于是我將您封存,希望您停留在這里,我一人上路。”

    “日後,您不來見我,我不會去見您,您若來見我,我不會先和您說話,這不代表沒有想您,只是我知道我不能擁有您,可能有些愛,就只能止于唇齒,掩于歲月。”

    “先生,再見。”

    …

    他合上本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竟流下了兩行清淚。

    心里有一塊兒地方堵堵的,直堵得他喘不上氣來,像是一塊兒巨石壓在心頭。

    商觴伸手,拇指擦去臉上流淚的痕跡。

    只是眼眶還干澀得厲害,每眨一眨,猶如刀割。

    “商觴,你怎麼回事兒?”

    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他所有的思緒。

    “哥?你哭了?”

    “出去。”

    等到商初出去以後,他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他忘了要找人接機的這件事情。

    只是他又看了眼手中的筆記本,更糟心的是不知道商初看見了沒?

    商觴將筆記本原封不動地安放在密碼箱里,又送回密碼櫃里。

    這才打開門,出來。

    他像個好大哥一樣拍了拍商初的背。

    “忙事情呢,一時忘了你了,怎麼樣?累嗎?給你準備些什麼飯吃吃?”

    商初剛剛經歷了人生不敢相信的魔幻的階段,現在還有些懵,以至于對‘情緒崩潰’的商觴恭恭敬敬。

    “沒事兒,我也不太餓。”

    “怎麼會不餓呢?過來,讓張媽給你備些飯,和我一塊兒吃。”

    商初心底的不情願迅速飆升,開始想辦法。

    “景致呢?去哪兒了?還有咱爸咱媽?”

    商觴的表情就僵了一下,很快就恢復如常。

    “去逛街了,一起玩去了。”

    “我都回來了,媽媽怎麼可能不回來給我接風呢,等著,我讓他們都回來吃飯。”

    商觴就頓了下,仿若和他無關一樣擺了擺手,像是無奈縱容她一樣。

    商初心里暗夸自己是個人精,這情緒無常的商觴她擺不定,自有景致來收他。

    于是,到了客廳,兄妹倆安排好人做飯後,就一個坐在客廳沙發上,端著咖啡像是在發呆,另一個就跑去窗邊開始打電話。

    商初是磨了又磨,再三跟她媽說好話,這才勸著商母回來。

    等她打完電話,回過頭來,那抹一直定在她身上的目光才撤去。

    商初用腳丫子想,也知道是誰。

    “一會兒他們就回來了。”

    “哦。”

    商觴抿了口咖啡,漫不經心地回道,仿佛完全對這件事不上心。

    如果商初是個傻子,她就要信了。

    不過一會兒,門口就有了車聲。

    商初先出去的,親親熱熱地就和商母一起挎著回來。

    景致落在後面,剛一進來,商觴的眼光就粘在了她的身上。

    他站在她面前,數不清的話想要和她說。

    想說,景致,我不介意你之前造我的謠,你不想和我別人在一起,你放心,我不會的。

    想說,景致,我並不知道你的心思,讓你苦戀那麼多年,真是辛苦了。

    想說,景致,那年你走後,我也過的不太好,我私心里也並不想你走,你別放棄。

    想說,景致,我知道你試圖看破我心里在想什麼,我不太會說話,情緒管理得有時候太到位,你不懂我的心思,只是沒關系,我愛你。

    景致…

    他的目光愈發灼熱,最後在景致越來越疑惑的眼神下,笑著開了口“景致,明天帶你去玩,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