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一十四表白

一百一十四表白

    表白六

    他心底里升上來一股莫名其妙的悸動,像是看完筆記本時後知後覺的遲鈍。

    隨之便是站在她面前的狂喜。

    他的小姑娘成長得很好。

    她自信,大方,漂亮,有趣,不低估自己,自尊自愛,會敢于追求自己喜歡的人,也敢于獨立一個人去生存,她不依附,也不強求。

    這是他的小姑娘。

    這個小姑娘喜歡他。

    這些念頭蜂擁而至,他的心里美得吹起了一個巨大的泡泡,自豪感油然而生。

    他恨不得現在就宣告全世界,或者說他恨不得現在就對她標點佔有。

    只是…

    看著越來越不知所以的景致,他壓住了心底的澎湃。

    商觴笑了笑,和以前一樣。

    “景致,明天帶你出去玩,怎麼樣?”

    “是和商初一起嗎?”

    他完美的表情上,差點兒出現龜裂。

    商觴手握成拳,抵在唇邊,輕咳了一下。

    “不是,她…明天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哦哦。”

    景致就乖乖地點了點頭。

    商觴伸手就揉了下她的頭發,軟軟的,很好摸。

    然後就听她問。

    “沈星河也去嗎?”

    他梗了一下“不去,他有工作要忙。”

    “那清夢姐呢?”

    “她陪沈星河。”

    景致就轉了轉眼珠子,壓下唇邊一抹笑意。

    繼續問。

    “他們不是分了嗎?”

    商觴不動聲色地回“只是陪他工作,和談情說愛無關。”

    “哦,那…”

    景致還沒說完,就听商初已經坐在餐廳里喊話。

    “你們倆快進來吃飯了。”

    商觴適時插上嘴“走吧。”

    然後率先走在她的前面。

    後面跟著的景致就忍不住想要偷笑,她是學心理學的,尤其是微表情與行為學,商觴的一些小動作完全暴露了他的想法,好不好?

    更何況他商觴難道不知道自己說謊話時會習慣性地做很多小動作嗎?

    她在背後看著他高大俊秀的身影,心里猛地就漏了兩拍。

    景致微低下頭,心里想,他是不是想明天給自己表白?

    還是自己只是想多了,他只不過是想要跟自己兩個人待在一起而已。

    “景致,好好吃飯。”

    商觴給她碗里夾了些菜。

    景致點了點頭,將心思掩去,好好地吃著飯。

    …

    第二天。

    原本說著今天要帶她出去玩的人卻從一大早就不見了,獨留景致一個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窩在家。

    商初從她身邊無數次地路過,無數次漫不經心地瞟上一眼,無數次地欲言又止。

    景致嘆了口氣,將還想要路過她身邊的商初就拉到她旁邊的沙發上坐下。

    “怎麼了?”

    “沒怎麼。”

    景致無可奈何地翻了個白眼,真是親兄妹,連性子都一模一樣的。

    她就沉默地看著商初。

    “好吧好吧好吧,我就想問問。”

    商初梗了下,怎麼直接說呢?

    ‘直接問問他倆在一起沒?她暴露了沒有?需不需要給她哥負荊請罪?’

    想了半天,覺得不太適合直接問出口。

    “就…問問你今天怎麼打扮得這麼漂亮,頭發絲都這麼細致。”

    這下輪到景致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她能說‘你哥說要帶我出去玩不帶你說你沒時間要去忙工作但是你留在家里無所事事他人不知道瘋跑哪里去了’嗎?

    景致還在糾結,就听見商觴站在門口喊她的名字。

    總算是來了。

    她小跑著過去,看見門口的商觴,他今天穿的異常帥氣,甚至頭發還做了定型,皮鞋都 光發亮的。

    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精致,沒有一處不符合她的喜好的。

    景致立馬就將等他的不快給拋之腦後了。

    眼楮亮晶晶地仰著頭看著他。

    商觴覺得好笑,摸了摸她的頭發。

    “中午吃過飯了嗎?”

    “吃過了。”

    “行,上車。”

    今天也是破天荒的商觴開車。

    景致心里那個預感就越來越準了。

    車開了很長時間。

    景致忍不住地問“去哪兒玩啊?”

    商觴分出神來看了她一眼,唇角便翹了起來。

    “你想去哪兒玩?”

    “你這都是有目的性的去了,怎麼還問我想去哪兒?”

    “怎麼問不得,下次我們便去你想要去的地方玩。”

    景致就托著臉看著他“所以這次呢?”

    她扭著頭看向外面越來越空曠的地方,“你該不會真的要賣掉我吧?”

    話音剛落,額頭上就被人彈了一下,很輕,但是景致還是不高興地癟了癟嘴。

    “怎麼說話呢?哥哥舍得嗎?”

    他以前不輕易說這樣的話,景致就又被他取悅到。

    嘴角便偷偷地揚了起來。

    “是去山里,帶你去看日落。”

    “哦,行。”

    她嘴上答應得快,殊不知心髒瘋狂地跳動。

    等快到了地方時,就見有一輛車與他們擦肩而過。

    商觴降下車窗,向那邊車里的人點了點頭。

    再開一會兒,便到了地方。

    那是一片很空曠的高地,上面布置了一個超大的帳篷,甚至前面還有燒烤架,幾個大箱子壘在一旁,應該是食材。

    景致就小聲驚訝了一下,她現在算是知道剛剛那輛車是干什麼的了。

    “下車,發什麼愣呢。”

    商觴噙著笑意,話雖是這麼說,他卻探過身子,幫她把安全帶都解開,順帶還摸了摸她的頭發。

    景致下了車,小跑著進去了那間超大的帳篷,帳篷布置得特別溫馨,很暖和,她又亮著眼楮跑到已經去收拾燒烤架的商觴面前。

    “這麼喜歡啊。”

    他抬手又刮了下她的鼻子。

    景致想著,反正承認一句也不會讓他飄起來,索性就點著頭應了下來。

    商觴將外套脫了下來,讓景致幫他拿進帳篷里。

    自己將箱子一個個都打開,拿出食材,準備燒烤。

    他在這方面沒有什麼特別好的天賦,所以提前便都讓人將食材收拾好,甚至醬料都抹好了。

    他只負責烤熟就行。

    于是等景致再出來的時候,他基本上將一切都整理好了,燒烤架離得較遠的地方還鋪好了一層厚厚的地毯,不知道鋪了多少層。

    “你去那邊坐著等一會人就行了。”

    景致還是噠噠地跑到了他身邊,因為油煙會有些大,她躲在了他身後。

    “你還是去那邊等著吧。”

    “我不。”

    商觴便也沒再說什麼,靜靜地烤著串,靜靜地等待著太陽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