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一十八表白

一百一十八表白

    表白十

    景致捂著臉跑回家去,這才發現剛剛車幾乎就停在他家大門口。

    她幸好是上了車後將車門拍上了,要不然還險些成了別人的現場直播呢。

    只是她剛回到自己的房間,張管家就來提醒她,她的東西到了。

    本來景致還不太清楚是什麼東西呢,一下去便明白了。

    那是車里後備箱的玩偶口紅還有很多花。

    管家吩咐人都給她搬進了房間里,然後眼觀鼻鼻觀心地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就撤了。

    剩下景致一個人在房間的時候,她才忍不住地笑著去摸了摸還帶著水珠的花束,毛茸茸的大熊。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手指上帶著的戒指,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她雖然昨天就預料到他會表白,但心里還是很沒底,以他那完美主義的性子應該糾結好長時間才對,誰知這次動作會這麼快。

    不過她真的好高興!

    景致仰倒在床上,看著空空的天花板,心里卻漲漲的。

    她現在是商觴的女朋友了!!!

    商觴是她的了!!!

    她忍不住踢了幾下小腿,在床上來回滾了滾,才勉強將自己激動的心情平復下去。

    只是沒平復多久,半小時後,商觴又給她發了條消息。

    “事情已解決。”

    景致就提上了唇角。

    緊接著,第二條消息隨後而來。

    “分開這麼久,有沒有想哥哥?”

    哎呀,這個老男人怎麼這麼不要臉。

    怪讓人不好意思的。

    然後手機又震動一下,景致立馬接收消息來看。

    “小姑娘,哥哥帶你繼續去約會吧?”

    她心花怒放,怎麼可能拒絕嘛。

    但是忽然間就想起來,剛剛她上樓來時,商母同她說,晚飯準備給她和商初接風,做一頓大餐來著,所以她肯定不能缺席啊。

    景致只好滿臉失落地回他。

    “阿姨說晚上要給我和商初接風,要做大餐。”

    商觴默了。

    他的老母親怎麼總是擋他的路?

    催找對象的也是她,擋他找對象的也是她。

    “那好,那你好好吃飯,我晚一點再回去。”

    景致的眉頭就蹩了蹩,小心地問他。

    “你生氣了?”

    “沒有,別多想,去公司而已。”

    景致就寬了寬心,但還是打字回他。

    “那你快回來的時候和我說,我要在門口接你。”

    商觴覺得不必要,‘不用等,外面夜里涼…’剛打出來,他想了想還是刪掉了,回了她一句“好,都听你的。”

    發完消息,商觴才對司機說。

    “改路程吧,回公司一趟。”

    總得想想辦法,解決掉他的老母親總是不合時宜地阻礙他們約會這件事。

    商觴的右手點了點膝蓋,眼眸微沉,可能他們家老頭子也是時候知道他的兒媳婦追到手了。

    …

    夜里十一點多,商觴剛從車上下來,打開門進去。

    就看見一個小小的黑色的身影向他跑過來,然後一下子就跳到了他的身上。

    商觴下意識就趕忙接住了她。

    “傻姑娘,在客廳里等不行嗎?”

    景致就摟著他的脖頸,雙腿勾著他的腰,晃了兩下。

    她沒說話,只是哼哼唧唧了什麼。

    商觴就一巴掌輕拍在她的屁股上。

    “說話要清清楚楚地說。”

    景致的臉迅速漲紅起來,摟著他的兩條胳膊也不自覺地就收緊了。

    “你要謀殺我嗎?”

    景致才不情不願地哼了一聲,松了手,從他身上下來。

    她心里不太高興,還有些隱隱的失落。

    這像是只有她一個人眼巴巴地想他一樣。

    一下午,她都有些失魂落魄的,一會兒想這是不是一個夢,只是在夢里她才得償所願,一會兒又想商觴是真的親了她一下,雖然很輕很快,但是唇上柔軟的觸感讓她念念不忘,一會兒還在想,就應該答應他一起去約會的,也不至于自己一人在這里…

    只是她的情緒還沒來得及發酵,一進客廳,她整個人突然凌空,被他抱起來就近放在了鞋櫃上。

    客廳里的燈是關著的,靜悄悄一片。

    景致陡然加快的呼吸變得非常明顯,她坐在高高的鞋櫃上,比站直的商觴還要高出一個頭來,特別沒有安全感。

    她只得彎著腰,摟著他的脖子,低著頭,額頭就頂著他的。

    可聲音還軟軟的。

    “商觴,我害怕。”

    按照以往,商觴肯定听從她的就抱她下來了,誰知這次他沒有,只是手順著她的頭發摸了摸,安撫性地拍了拍她的背。

    “怕什麼?嗯?”

    他的一聲鼻音打在她的唇和下頜上,酥麻酥麻的。

    景致倒不是恐高,也不可能是因為自身海拔突然提高而驚慌,只是這樣的姿勢讓她有種別樣羞恥的感覺,她覺得陌生。

    “怕你。”

    商觴听到她的回答後,一下子就悶聲笑了。

    “怕我?怕我什麼?獸性大發嗎?”

    小姑娘又乖又氣人地在他耳邊輕輕‘嗯’了一聲。

    呵,感情還真是怕他獸性大發。

    “怎麼?不想哥哥親親你嗎?”

    景致的臉在黑暗里更紅了,她無不幸運地想,在沒開燈的客廳也太好了,沒人能看見她臉紅。

    “抱我下來。”

    商觴又听她這樣說,便準備將她抱下來,別一會兒再把她惹急了,還不好哄。

    他的手剛攬上她的腰,就听這個傻姑娘也不知道是誤會他準備做什麼了,又匆匆忙忙地說著。

    “商觴,你注意一點,萬一一會兒叔叔阿姨出來看到了怎麼辦?”

    商觴埋在她的頸窩處,無聲地笑了。

    他今天專門跑去和他家老頭說了這件事,並且強烈要求他告訴老是搗亂的自己親媽,如果他家老頭動作不慢,這會兒全家人都應該知道了這件事。

    他繼續逗著懷里的小姑娘。

    “那知道就知道唄。”

    “可我還沒想好怎麼說啊?先不說好不好?讓我再想想說辭。”

    商觴嘆了口氣,想什麼說辭啊,只要你喜歡就行了,剩下的事很多年前我都準備好了,只要你喜歡。

    心想歸心想,但是一切還是听他們家小祖宗的,而且...

    這樣一來,明明是合理合法的,他們兩人卻反而有種偷.情的刺激。

    商觴啞笑了一下,直接就著這樣的姿勢抱起了景致。

    懷里的人勾得他緊緊的。

    小聲地說“商觴,別在這兒,容易被發現。”

    他又被逗笑了,拍了她一下。

    “說什麼呢,哥哥送你回房間。”

    他在景致那里的人設可真是越來越禽獸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