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一十九戀愛

一百一十九戀愛

    戀愛一

    等到進了景致的房間,關上門,商觴才把她放下來。

    他伸著手,正準備去按燈的開關。

    就摸到一個擋在開關上的小手。

    “干嘛呢?”

    景致被他壓在牆根貼著牆站著,但手還是緊緊地捂著開關。

    聲音有些顫顫的。

    “商觴,我想。”

    商觴滿腦袋問號,溫和地問她。

    “想不開燈?”

    小姑娘就不高興地哼了一聲,手也不擋在開關上了。

    他隱隱想起了什麼,只是沒過幾秒,自己的手就被她拉住了。

    景致拽著他的指尖,晃了晃。

    她壓著聲音,小小的輕輕的。

    “我想…想你親親我。”

    商觴的心都被她這一句給甜化了。

    他想起來剛剛逗她時問‘怎麼,不想哥哥親親你嗎?’,她這就乖乖地回他了。

    怎麼這麼可愛啊!!!

    他反手握住小姑娘白嫩嫩的手,拉著她的手,引導著讓她抱住自己的腰身。

    這才摸了摸她的頭。

    “所以不讓開燈啊,小祖宗,哥哥只能摸黑親你,是不是?”

    他也太犯規了,這話她怎麼回都不合適。

    便听他在黑暗里笑了兩聲,貼近了她。

    “怎麼搞得咱們兩個像是在偷.情一樣呢?”

    ‘騰’的一聲。

    景致渾身的血液從腳底板開始直涌上頭,臉不僅僅是漲紅了,現在是燒起來了。

    她甚至覺得自己現在像是飄在空中一樣,踩不到實地。

    這還不算完。

    緊接著,他身上淡淡的木質松香便傳了過來,然後是獨屬于他身上的味道,說不清楚,但是單從他的味道,就覺得他干淨斯文,穩重清冷。

    再然後,一個輕輕的柔軟的觸覺便落在了她的額頭上,順延向下,鼻尖,臉頰。

    然後是唇。

    他踫了踫,喘著沉重的呼吸打在她的臉上,依然只是貼了再分開,又貼上又分開。

    來回幾次後。

    商觴便弓著身子,臉埋在了她的頸窩,雙手用力地抱著她,不動一動。

    “商觴?”

    “嗯?”

    他一出口,聲音便特別的啞,像是一盤小顆粒滾在磁石上一樣。

    然後商觴自顧自地笑了笑,揉了她的頭發。

    “傻姑娘。”

    “我才不傻呢。”

    他又點了點她的額頭,沒有用力。

    “你要是不傻,就不會讓我進房間,還說那種話。”

    景致就有點兒急了。

    “可那不是你嗎?”

    商觴一愣,咧唇笑了。

    “是,你不傻,是我傻了。”

    他又揉了揉景致的頭發,一只手蓋在她的眼上,一只手去開燈。

    等時間差不多了,才將手放下來。

    “去洗漱洗漱,早點兒休息吧,昨天在外面肯定睡不好。”

    “哦。”

    “明天再來找你玩,听話。”

    “哦。”

    景致還耷著眼皮,只厭厭地回應他。

    商觴就上揚著唇角,迅速彎身在她唇上偷了個香。

    小姑娘就破功了,一下子清冷孤傲的白淨的小臉迅速染上緋紅。

    “喂。”

    商觴就笑著打開門,出來了。

    等他快回到自己房間里時,正巧踫到出來的商初。

    這位妹妹看著自家情緒一向不外露但是此時高興得眉飛色舞的親哥,心下了然,並且不動聲色地瞟了一眼親哥過來的方向。

    很好,是景致的房間。

    不錯,這很禽獸。

    “得償所願了?”

    商觴就手握成拳,抵在唇邊,輕咳了兩下。

    “你注意一點,打趣我就算了,她面子薄,你別去惹我生氣。”

    瞅瞅,瞅瞅。

    這壓根就沒說‘別去打趣’這句話,直接變成了‘別去惹我生氣。’

    這護短的。

    唉,她不一向就知道嘛。

    “知道了,知道了。”

    商觴正準備開門時,突然就又想起來了什麼,回身囑咐她。

    “對了,也先別喊她什麼小嫂子來著,她還沒接受完全呢,你給咱爸媽都提醒提醒,就先當做什麼也沒發生就好了。”

    “行行行,知道了。”

    商初便不耐煩地走了,路上還在不高興地罵罵咧咧。

    “就你知道疼人,我們都是傻子,就你知道疼景致,我和我媽就是擺設,呵,真是男人啊,我總算是明白了,不就談個戀愛嗎?老娘想跟誰談跟誰談,想談幾天就談幾天,可享受多了…”

    不過幸好商觴進了房間,什麼也沒听見,否則非得耳提面命得,再訓她一晚上不行。

    ……

    第二天一早。

    景致洗漱好後,坐在梳妝台上,細致地又化了個妝。

    明明昨天就沒有化妝,而且也經常不化妝地見他,更不用說那些很糗的時候,他基本上也都在場。

    但是…

    景致將最後一筆,口紅,涂上。

    選的是商觴送的其中一支。

    她就是覺得不一樣,即使他們兩個待在一起,什麼也不做。

    差不多到了吃早飯的時間了,她下樓去。

    才發現今天客廳里空蕩蕩的,什麼人也沒有。

    管家,張媽也都不在。

    廚房還有些聲音。

    她便順著找了過去。

    是商觴。

    他正在煮著咖啡,咖啡香氣特別濃。

    但景致嘗過他最常喝的那一種,只是聞著香,喝起來真的苦到沒法說。

    她偷偷地過去,在他左肩上拍了一下,然後迅速站在右面。

    誰知商觴連頭都沒有抬,徑直伸出右手,精準地攬過了她的腰,將她帶進他的懷里。

    “別別別,大庭廣眾的。”

    他就揉了揉她的頭發。

    “哪有眾?你看看有人嗎?”

    “怪不得你知道肯定是我,那他們人呢?”

    商觴沉默了一會兒,下巴磕在她的肩頸處,點了點。

    “你猜猜?”

    景致的心里瞬間就有了一個答案,但是這答案萬一不對,也顯得她太自戀了點兒。

    “我不猜,你愛說不說。”

    說著,便要從他懷里出來。

    商觴攬著她腰的手就更用力了一點兒,緊緊地把她箍在懷里。

    “明明猜了卻不敢說,小騙子。”

    “你到底說不說?”

    他湊近她的耳邊。

    “就是你想的那樣。”

    她想的哪樣?

    又是故意捉弄她是不是?

    把人氣死了。

    景致氣得恨不得想咬他一口。

    商觴就捏了捏她的臉。

    “就是…為了談戀愛,我把他們都支開的意思。”

    行吧,景致把嘴又合上了。

    饒他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