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二十戀愛

一百二十戀愛

    戀愛二

    他們簡單地吃了早餐後,商觴就拉著景致去後院的花園轉悠。

    商觴走在前面,景致就落在後面,手還是牽在一起。

    景致本來是和他一起認真地看著周圍的變化的,但是眼神一飄,就移到了他牽著自己的手上。

    他的手很大,也很有骨感,指節分明的,和自己的小手比起來仿佛是自己的兩倍一樣。

    握起來也很硬的樣子,指腹上有些繭子,刮蹭到她的那一刻就有些磨人。

    她偷偷趁著被牽著的時候摸了摸他的手,手指在他的手心掃過,手心溫溫熱熱的,很干燥。

    她還想再捏一下感受感受,唇角剛提上,就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商觴就停下來一直盯著自己看了。

    景致對上商觴戲謔的目光時,就覺得自己有點兒不好意思,她剛剛…是不是像個痴漢?

    手瞬間被人緊緊地握了一下。

    商觴單眼迅速給她眨了眨,然後彎著眉眼笑了起來。

    “景致,你看你當年種下的小樹如今長的多好?”

    他沒有提自己摸他手的事,景致也不可能自己傻乎乎地提出來,巴不得換話題呢。

    她抬頭看了看這棵梨花樹,它當真長的很不錯。

    “嗯。”

    “怎麼樣?有什麼感想?”

    景致默了。

    為什麼她都是他女朋友了,還逃不開時刻被提問的宿命?

    “嗯…”話雖這樣說,但是她男朋友也就這麼一點領導的習慣,她就順著說一說吧,還能怎樣?

    景致開始努力回想他曾經給她說過的話。

    “嗯…就是樹木一年生當柴,三年五年為桌椅,只有百年,才可為參天大樹。”

    商觴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這麼說,把要揚起的唇角藏起,繼續問。

    “還有呢?”

    “嗯…”

    景致面露難色,咬了下唇,晃了晃商觴的手。

    “還有,我特別喜歡商觴。”

    商觴一下子就憋不住笑了,手一拉,就把她帶進懷里。

    “對對對,正解。”

    景致就輕輕地戳了戳他的腰,小聲問他。

    “你是不是特別喜歡我?”

    “對對對,我特別喜歡你。”

    景致就垂了下眸,咬了下唇。

    “你是不是敷衍我?”

    “不是,真心話,我特別喜歡景致!”

    商觴摸了摸她的頭發,眉眼都彎彎。

    “走啦。”

    他又拉著她去後院另一側的秋千處,那是那一年景致剛來的時候,商觴為了讓她高興,在後院安裝了不少小女孩會喜歡的娛樂設施,但是都沒長留,只有這個秋千一直留了下來。

    “你坐上去,我推你。”

    景致也很久沒再坐過了,有些陌生,被他推著注視的感覺更是陌生。

    她以前坐過的,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在這兒待一會兒,但是從來沒有被他推過,也沒被他陪著玩過這個。

    她突然就想不起來那時候的他了,他在哪兒他在做什麼他在想什麼他喜不喜歡自己…

    等景致從秋千上下來時,心情還有些恍惚。

    商觴笑著刮了刮她的鼻子。

    “怎麼了?魂都丟了?害怕了?”

    景致搖了搖頭,她舔了舔唇,心里有些躁。

    商觴繼續拉著她往前走,景致還是有些心神不寧的。

    他帶著她逛了逛整個後院,然後便說中午帶她出去吃飯,于是兩人便先暫時分開了。

    景致看著他走的方向,回屋去整理自己的東西了。

    差不多收拾了半小時後,一切就變得井井有條了。

    她最後蹲在地上將行李箱拉上,推起,豎在牆邊。

    景致頓了一下,就站起身來,打開門,出來了。

    商觴在客廳。

    坐在那里翻看著文件。

    她就從他身邊飄過。

    然後從書架里抽出來一本書坐在他的旁邊看著。

    看了一會兒,商觴合上文件,去了廚房。

    景致想了下,也跟了上去。

    商觴正在準備煮咖啡,見她進來,便問。

    “怎麼了?”

    景致就垂眸想了下,回他“我想喝奶。”

    商觴就順手抽出一瓶,給她熱上了。

    回頭看她。

    她就忙說“我也要在這里等著。”

    商觴就將煮咖啡的機器開了,問。

    “那我先回去?”

    景致的眉頭就蹩了下。

    “算了,我還是回去吧。”

    只是剛轉過去,就從後面被商觴抱住了,他的笑聲壓也壓不住。

    “小祖宗怎麼突然變得黏人了?”

    她就沉默了。

    商觴將她翻了個個,讓她面朝自己,手指就捻了捻她的耳朵。

    景致敏感地顫了一下,抬眼看他,眼底有些急躁,但卻語氣和緩問他。

    “商觴,你喜歡我嗎?”

    商觴也沒有絲毫不耐煩地一遍又一遍地回她。

    “喜歡,特別喜歡,喜歡得不得了,喜歡一輩子。”

    她吞咽了一下,伸手抱住他的腰身,靠進他的懷里。

    “我總是不敢相信,你不要生氣,我沒有懷疑你的喜歡,我只是太高興了,高興到不敢相信。”

    她這一番話把商觴的心都說軟了,不說他壓根沒有生氣,就算真有滔天的怒火,也被她撫平。

    “不生氣不生氣,我也不敢相信,不如你使勁兒捏我一下,看是不是真的?”

    小姑娘的臉就在他懷里蹭了兩下,抬頭看他。

    “我有點兒沒出息,不舍得捏你。”

    商觴的心就又被人撞了下。

    他的小姑娘也太軟了,太討人喜歡了。

    “景致,哥哥晚上帶你去看煙火吧。”

    景致就“…”

    這人早上和她說,中午帶她去外面吃飯,現在中午了,和她說晚上帶她去看煙火。

    怎麼著?

    就光計劃?開空頭支票?

    ‘空頭支票’商觴此時還心情澎湃,壓根不知道自己被懷疑了信用度。

    他立馬拍了下景致。

    “走,時間差不多了,帶你去吃午飯。”

    景致就愣了下,伸手指了指他的咖啡和自己的奶。

    商觴就笑著摸了下自己的額頭。

    “你瞧瞧我這記性,別喝了,看一會兒吃不下飯。”

    商觴就把火關掉,機器也停掉,帶著景致出了廚房。

    “對了,去房間帶件厚衣服,晚上冷的話可以披上。”

    “哦。”

    “怎麼了?情緒不對。”

    “不是,我特高興。”

    景致摸了摸鼻子,將剛剛自己暗自在心里質疑商觴的那一頁趕緊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