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三十六彌補

一百三十六彌補

    彌補八

    下午的時候,沈星河突然給他來了個電話。

    說話的時候,商觴就听出他情緒就有些不對勁。

    還以為怎麼了呢,結果在電話里一通夸景致。

    夸她漂亮可愛,溫柔識大體,勇敢有魅力…

    雖說商觴都承認,但是這話從另一個男人口中說出來,難免讓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幾乎是立刻,那根警惕的線就支稜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兒了?”

    “沒什麼事兒。”

    那邊聲音突然低落下去。

    商觴想了想,笑著問他“怎麼?你要是被景致綁架了,你就眨眨眼?”

    “哥,我認真跟你說呢,你開什麼玩笑,你都不知道景致對你有多好。”

    這話一出,商觴不動聲色地松了口氣。

    廢話,景致對他有多好他能不知道嗎?

    不是他沈星河突然喜歡上了景致就行。

    雖說喜歡上了景致也沒什麼,他一個大男人,還能怕自己喜歡的人追求者多嗎?但那個人要是沈星河的話,總歸還是有些麻煩。

    電話那頭就小嘴叭叭地把下午發生的所有事一頓說,又一頓夸景致。

    商觴听了也為之動容。

    但這動容只是為了景致而已,和這個便宜弟弟沒啥關系。

    所以當這個便宜弟弟情緒又低落開始抱怨的時候,他就毫不留情地將電話掛斷了。

    想起景致,嘴角便微微揚了幾分。

    “小先生,都在等您呢。”

    商觴將唇角抿了抿,再提起的時候,就是最常規的溫和的模樣。

    “嗯,走吧。”

    還是要招呼招呼那些老家伙們的,最好趕緊結束,趕回去還能陪陪他們景致。

    只是回來的時候還是太晚了。

    他直接路過了自己的房間,徑直開了景致的房門。

    她果然睡了。

    安心的同時還有些些許失落。

    感覺到心底這絲失落的時候,不禁就笑了,自己什麼時候變的如此矯情了?

    商觴又想起他嬌氣的小姑娘半夜總是想要喝水的習慣,又出去倒了杯水才進來。

    門關上。

    昏黃的小燈發著微弱的光。

    他坐在床尾,手里拿著那根腳鏈,認真地給她戴上。

    “商觴?”

    “嗯?”

    景致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子,揉了揉眼楮。

    商觴這才意識到他手里還握著她的腳,松開了。

    “你回來了?現在幾點了?早上了嗎?”

    “沒有,我吵醒你了?快繼續睡吧,我不打擾你了。”

    商觴移到床頭,坐在她身邊。

    景致就搖了搖頭,眼楮都沒睜完全,伸開兩只胳膊。

    “抱抱。”

    “好,抱抱。”

    商觴不知道什麼時候,嘴角就掛上了笑。

    現在則是溫柔地將她攬進懷里,手安撫性地拍著她的背。

    “嚇到了?”

    “沒有,我本來也是想等你的,結果沒熬住,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不用等我,下次我回來晚了,就直接回我的房間了,你把溫度調好,一個人乖乖睡。”

    商觴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正常溫度,才放下心來。

    “我不。”

    她閉著眼楮,在他懷里拱了拱,伸手摟住他的腰。

    “我不會調好溫度,就要等你。”

    商觴自然知道她什麼意思。

    以前她一個人睡那麼久,怎麼會不會調溫度呢?

    只是不想和他分開而已。

    想到這里,他看景致的眼神更加溫柔如水。

    “好,都听你的。”

    “嗯。”

    景致呼吸放緩,仿佛是在他懷里聞到了讓人安心的味道,沉沉睡去。

    商觴就勾著唇,小心地把她放回床上。

    她箍在他腰間的手還挺緊的,松開的時候,還不高興地哼哼了兩聲。

    商觴就只好拿了個抱枕塞進她懷里,這才脫身出來。

    他低頭,捏著自己的衣領聞了聞,也沒什麼味道啊。

    商觴扶了扶額,自從有了小女朋友以後,衛生方面他更注意了,生怕給小女朋友不好的印象。

    他輕聲合上了房門,回了自己屋里。

    然後開始洗澡,換睡衣,一頓收拾。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要走什麼睡衣秀呢。

    不僅‘女為悅己者容’,真的喜歡的話,男也為悅己者容。

    商觴又整了整書桌上的文件,想了下公司的事情,才關上門,又回到景致的房間。

    那杯水差不多有些溫涼了。

    商觴掀開被子,上到床上。

    只是剛躺下,就有個小姑娘扔開了抱枕,鑽進了他懷里。

    商觴摸了摸她細軟的頭發,小聲叫著她名字。

    “景致,景致。”

    “嗯?”

    “起來喝口水,嗯?喝口水再睡。”

    她沒應聲,只是在他胸前,小幅度地搖了搖頭。

    “你听話啦,喝口水,乖乖的,要不然明天早上起來,你又要說自己嗓子疼了。”

    “听話听話,我們景致最听話了。”

    “起來喝口水好不好?”

    商觴不要錢似的說著這些話,聲音也特別溫柔。

    他回過神來,覺得自己像是在哄孩子。

    低頭看了眼埋在自己胸前睡覺的小姑娘,這可不就是帶孩子嘛。

    景致再不情願也抵不過商觴五次三番地喊她。

    小姑娘起床氣上來,紅著眼皮,還有點兒想哭的樣子。

    眼楮都沒睜開。

    “來,要不然嗓子干。”

    他的水杯都端起來了。

    “你親親我。”

    “好。”

    商觴就低頭親了親她,只以為是她在撒嬌呢。

    誰知道這小姑娘被他親完,順著就又躺下去了。

    “好了,我喝過水了。”

    商觴簡直哭笑不得。

    他覺得養孩子比哄景致還要容易一點,養小女朋友和養孩子還是有本質區別的。

    商觴一把撈起了像沒骨頭一樣的景致,讓她靠在懷里,水杯就抵在她唇邊。

    這次不用他說話,景致閉著眼楮就喝了幾口水。

    商觴這才將她放回去。

    自己將剩下的水喝完,放到床頭櫃上。

    一轉身,景致就又鑽進了他懷里。

    商觴眸子就有些沉,伸手將小姑娘滑下去的衣帶提上來,裹得嚴嚴實實了,才伸手抱她。

    不免就嘆了口氣。

    她對他太防備不好,可這完全沒有防備也不是個辦法,這樣讓他怎麼好意思後面下手呢?

    商觴摸了摸景致的頭發,湊過去親了親她的眼皮。

    小姑娘,我可是把你當小女朋友的,你可不要把我當作什麼其他相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