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五十一訂婚

一百五十一訂婚

    訂婚三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偉大?有沒有被自己感動到?”

    “什麼?”

    商觴迷茫地看著她。

    “你沒有告訴我你生病這件事,瞞下來是不是覺得是對我最好的安排,有沒有被自己這樣貼心的安排感動到?”

    商觴就哭笑不得地看著她。

    “你這種想法是怎麼有的?我受了傷後,不說特別疼吧,但是注意力也是難以集中的,只想到你知道後會傷心,可能會害怕,便不想告訴你,我都難以想到如何將這個謊編圓,哪來的時間自我感動?”

    商觴說完,神色又有了些暗淡“還是傷到你的心了,對不對?我的感情甚至被你以為是自我感動式的感情了,我有多在乎你的想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恨自己沒有將謊瞞天過海,讓你知道,白白傷了心。”

    景致就皺了眉“什麼叫白白傷了心?你受傷怎麼不說白白挨了疼呢?”

    “這我倒真是。”

    商觴又故意作出一副委屈的樣子給她看,讓她心軟。

    “我的傷確實疼,但真的不是致命傷口,幾天就能好,所以才想瞞一瞞你,我錯了,這次是真的錯了,如果有下次…”

    景致一下子就靠過來,手捂住了他的嘴,皺著眉不高興地瞪了他一眼。

    然後學著老人的樣子‘呸呸呸’了三下,手一擺,說道。

    “童言無忌,大風吹去。”

    商觴就笑得眯了眼,他還是‘童言’呢。

    “不要這樣咒自己。”

    “好,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景致微斂眸光,垂著頭,沒說話,隔了一會兒,才點了點頭。

    商觴就笑了,唇角就勾了起來,手移過去,拉住她的手。

    “要不要吃個隻果?都是洗過的。”

    商觴從果盤里遞給了她一個隻果,景致就下意識接過,拿在手心里,依然沒抬頭。

    她在思考一件事情。

    她在想,人的野心都是一天天大起來的,以前只要求在一起就好,現在又要求他徹底對自己沒有秘密。

    “景致。”

    她聞聲抬頭,看向他。

    商觴現在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直到看到她看過來後,緊繃的身子松了一些,才輕抿著唇角,溫和地問。

    “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

    景致突然對上他的眼神。

    “我在想我是不是做錯了?”

    商觴的喉結就滾了滾,渾身又緊繃起來,卻故作輕松地勾了個笑。

    “哪里錯了?”

    景致很是茫然地看著他。

    “我之前和你說過,無論你說還是不說,我都會陪著你,可現在…”

    商觴的呼吸急促了幾分,他強壓下內心洶涌的怕意,繼續笑著問。

    “現在如何?”

    景致搖了搖頭“我反悔了。”

    商觴覺得那一刻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了。

    “我以前覺得我是不一樣的,至少在你這里。可逐漸我發現,沒什麼不同,你沒了我一樣可以很好。”

    商觴攥著她的手,握得更緊了。

    景致像是感覺不到一樣,繼續說。

    “就像這次你受傷,我是幫不上一點忙的,正如你所說,醫生可以治你的病,看護可以好好照顧你,吃飯可以點外賣,其他事你還有數不清的下屬可以幫你做,我呢?”

    她又用那種迷茫的眼神看著他。

    “我一直以為你是需要我的,可好像只是我需要你一樣,生活上需要你,學習上需要你,情感上需要你,這讓我很無奈,你保護我,我也想保護你,可我幫不了你,又怎麼愛你?”

    “人的關系是在需要上建立起的,在我們之間,只有我需要你,你卻不需要我,這樣的關系只憑著你對我的情意能撐多久呢?”

    商觴抿了下干裂的唇,急匆匆要開口時,景致的手指便擋在他唇前。

    “你喜歡我,我沒有質疑過,只是商觴,感情這種東西很奇怪,看不見摸不著的,我不能奢求你將心捧出來讓我看,我不能苛求你向上天發誓會一直愛我,我只是想要我們彼此需要彼此的感情。”

    “我想,以前的門當戶對,現在的三觀相合,可能都只是為了一件事,為了遇到事情,有話可聊,有了話,就有了相處,有了相處,情愫多多少少可能會敗得慢一些。”

    “我怕,你不需要我,在失去我後,自然變化不大,可我需要你,可能在失去後無法承受,這不太對等,所以我怕。”

    商觴胸膛劇烈起伏了幾下,只是幾息後,他恢復了鎮定,平靜無波的黑眸看著她,然後迸出了幾分明耀的色彩,這色彩越迸越大,逐漸變成點點星光。

    他亮著眸子,唇角勾了個溫柔的笑,手蓋在她的手上,將她從他的唇上拉下。

    “你說的對。”

    景致就詫異得看著他,眼楮里想的一眼便可以看破。

    商觴輕輕咳了兩聲,臉色有些難看,眸光卻亮的驚人,顯得他神采奕奕。

    “怎麼?以為我會說些‘我一定會喜歡你一輩子’‘我永不變心’的這些話?或是說你想的太多?”

    他繼續笑。

    “喜歡人總是會有一個誤區,就是把喜歡的那個人看的太大了,一旦他太大了,世界和自己便變得太小,如此一來,得到的話會患得患失,得不到的話會自怨自艾,人生活的會很累。”

    景致就看著他。

    此刻的他又像是歲月里那個熟悉的小先生,坐在夕陽灑落的書房里,挺直脊背,右腿蹺在左腿上,手交叉著放在膝蓋處,手指會有規律地敲著,溫和又克制地看著她。

    “我作為那個被你喜歡的人,出于男人惡劣的掌控欲,我自然希望你全身心喜歡我,但是,作為喜歡你的人,作為看著你長大的人而言,我希望你成長,我希望你成長成一個獨立自信的女性。”

    商觴笑了笑,揉了揉她的頭。

    “後者比前者重要的多的多。”

    說完這些,他吞咽了幾下,手指撫摸過她水潤的唇。

    “當然,我還有一個明確的答復要告訴你,我需要你,在這世上,我最需要你!”

    “你可能不太明白,你能陪著我,便是我這孤獨的人最大的需求,你能一直陪著我,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夙願。”

    “所以,我們很合適,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