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五十三訂婚

一百五十三訂婚

    訂婚五

    商觴不說話,眼神還有些空洞。

    景致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燙的不行,這句話是她想了很久才決定要說出口的。

    可能是有些太快了,但是他們認識了那麼久,不夸張地講,她半個人生都是和他一起走過的,又有什麼快慢之分呢?

    可能是不該由她來提,可是只要是彼此真誠的喜歡了,誰來提又有什麼區別呢?

    她又想到那天接起電話,被通知他進醫院時的心情,天崩地裂,四周變得空洞失去顏色。

    當時她就在想,如果他真的有個什麼閃失,她有什麼理由去守著他呢?

    她沒錯,她想嫁給他,和他一起經歷風雨。

    景致再次看向商觴,他依然沒有任何反應,整個人還是一種震驚回不過神的狀態。

    看來她說的這句話是真的把他嚇到了。

    “商觴。”

    景致直起脊背,手規矩地交叉放在膝頭,偏過臉,耳側一片緋紅。

    “我們訂婚實際上也挺好的,反正遲早都要訂婚的,而且近來這段時間馬上會有一個小假期,我哥哥也會休息,正好可以和我哥商量商量訂婚的事情。”

    “對了,如果我們要訂婚的話,還要提前和叔叔阿姨說上一聲,所以我說那句話的意思…並不是要催你在這幾天就完成,只是提上日程的話,之後就不會那麼趕時間了,對不對?”

    景致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商觴的神情,雖說她覺得無所謂,也覺得商觴不會因為她先提出訂婚這件事就輕看她,但是心里還是怕他覺得‘女生外向’,她催著他結婚了。

    而此時的商觴現在仍如大夢初醒一般,陷入狂喜之中,微笑著的唇角瘋狂上揚,壓也壓不下來。

    “商觴,你願意嗎?”

    她又小心地問了一遍。

    “願意的。”

    商觴立馬坐起來,靠近她,雙手合著蓋在她放在膝頭上的手。

    甚至因為起身的動作太猛,差點兒牽扯到傷口。

    “景致,這話該由我來說的,也該由我來提的,不過既然你說了,我自然是願意的,百分百願意。”

    景致悄悄地往他身邊挪了挪,听到他的回答,熱氣就涌上了臉。

    她還以為他不願意呢。

    “嗯,那就好,我們早訂婚有早訂婚的好處,早結婚也有早結婚的好處…”

    她的聲音越來越低,但是眼楮卻越來越亮。

    “比如到那個時候我們就是合法同居了,我們更能在一起討論未來對家的規劃了,嗯…也可以理所應當地換個更親切的稱呼,阿姨之前讓改稱呼這件事也算是可以善了了…”

    “我媽還給你說我們之間稱呼的事情了?”

    他還以為他老媽只是隨便抱怨抱怨他而已,誰知道連景致她也要說上幾句,就為了他們換個更親切點兒的稱呼?

    景致就頜首笑了。

    商觴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景致卻反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很大,被他兩只白生生的小手握住,放在她的膝頭。

    聲音很輕,但是說這話時眼角都掛上了幾分柔色,看著他的眸光里,藏著細細碎碎的光。

    “到時候,我便喚你‘老公’一聲,怎麼樣?”

    這一個‘輕輕柔柔’的‘老公’兩個字,喊的千回百轉,讓商觴這個鐵直男也恨不得軟成繞指柔。

    商觴更激動了,一下子就將她拽進了懷里,貼著她的耳朵問。

    “你喊我什麼?”

    此時,景致卻怎麼也不願意開口了。

    商觴心癢難耐,手扶著她的肩頭,揉捏著親了她好幾口。

    景致臉漲得通紅,卻仍然緊閉著雙唇,一聲不吭。

    商觴也是急了,竟撒嬌喚她。

    “說嘛!”

    這話一出,兩人瞬間都愣住了。

    商觴難得的紅了臉,懷疑剛剛的自己絕對是鬼上身了,他怎麼能發出那樣的聲音呢?

    偏偏景致還亮著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商觴偏過頭,甚至想要起身下床,一邊掀開被子,一邊說。

    “有些熱,我去倒杯水。”

    景致卻拉著他不讓他動。

    廢話,借口也不知道尋個好一些的,他都受傷了,怎麼還自己亂跑呢?

    商觴還硬是不肯看她,臉一直朝向另一邊。

    景致心里就覺得好笑,拉著他的手,將五指與他的扣在一起,掌心與掌心相貼,這才發現一向干燥的大手,竟然起了層薄薄的汗意。

    身體前傾,另一只手壓在他枕著的枕頭上保持平衡。

    學著商觴以前的模樣,湊近他的耳邊。

    還沒說話,曖昧的氣流打在他的耳廓上,就讓他有些受不住。

    然後,就听景致笑著說。

    “老公!”

    這一聲‘老公’叫得他渾身血液迅速向臉上去,熱得不行,仿佛要蒸發了一般,然後又散開來,到四肢百骸,潤得他手腳都發軟,最後一鼓作氣,全往身下涌去了。

    商觴看了看他身上蓋的被子,伸手又拽了拽剛剛掀開的被角,將自己捂得更加嚴實。

    景致剛剛感覺她叫的那一瞬間,和商觴十指相扣的那只手都差點兒把她捏碎了,現在躺在床上的某人表情還有些淡,若不是臉上還有些不起眼的紅以及被子也掩蓋不住的上下劇烈起伏的胸膛,她都以為她叫的一聲對他沒什麼反應了。

    “趁著這幾天我閑著在家,剛好把我們要訂婚的事準備一下,你看行嗎?”

    景致自然無理由地甩了甩那只握在一起的手。

    “我沒意見。”

    “嗯。”

    商觴突然扭過來,眼眸亮得嚇人。

    “那你以後就是我未婚妻了,再等一段時間,你就是我商觴明媒正娶,八抬大轎娶回來的妻子了。”

    “對。”

    商觴咧著唇笑,直覺著這次受傷還是很值的。

    “我親愛的小姑娘,我以後一定會好好護著你,好好愛你。”

    他突然猝不及防地就又來了這麼一句情話。

    景致卻皺了眉。

    “我不要你護我,你難道忘了我和你說過什麼嗎?我不要在你身後,我要和你並肩。”

    “莫生氣。”

    商觴依然笑呵呵的,抬手抹去了她擰著的眉頭。

    他又重復了一遍。

    “莫生氣!我並肩作戰的小祖宗,我愛你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