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五十五訂婚

一百五十五訂婚

    訂婚七

    周六。

    景致安然地站在游樂場門口,頭頂是商觴給打的傘,遞過來的是商觴背的包里的水,抹的防曬也是借著商觴的手,她是樂得自在得很。

    就是…人特別的多。

    游樂場九點半正式入場,現在是九點鐘,門口就已經排上了幾列長長的隊伍。

    景致看了看排隊的人,大多都是學生,尤其是大學生。

    學生們穿的青春洋溢,根本不把春天的早晚看在眼里,能露大腿的絕不會遮著掩著,能穿裙子的也不會換上長褲。

    于是,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裝褲。

    她也很想穿裙子來著,但是想著出門在外,又是準備去游樂場玩,穿裙子終是不太方便的,便和商觴商量了一下,兩人也算是勉強穿了身情侶裝。

    這個情侶裝是乍一看像是個情侶裝的贗品。

    一樣的黑色西裝長褲,一樣的小白鞋,上身是件假復式休閑襯衫,同樣都是淺灰色,所以雖然處處樣式不同,但乍一看都知道二人是情侶的那種。

    景致便抬頭看了一眼商觴,也不知道他放眼在看什麼,或者是在看誰。

    不免心里就有些酸溜溜的。

    想著,還嘆了口氣。

    商觴就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怎麼了?等時間太久了嗎?要不然回車上坐著?”

    “算了吧,停車場太遠了。”

    商觴就挑了挑眉,露齒一笑。

    “這有何難?哥哥背你?”

    景致就推過了他想要伸手攬著背她的胳膊,向著排隊的學生們微抬了下下巴,然後一臉失落地垂了垂頭。

    “感覺看著他們,我像是老了。”

    說著,還向商觴的身上靠了下,等著商觴來安慰安慰她。

    結果,她說完就听見商觴沉沉的笑聲,剛不滿地抬頭看他,就听他道。

    “你老了?”

    她的一聲‘嗯’還沒出來。

    就听他意氣風發地說“我還風華正茂呢。”

    景致“…”

    景致就站直了身子,繃著臉甚至想要走開,不和他站在一起。

    商觴自然在她動身的時候,就一把攬住了她的肩頭,笑著。

    “小祖宗,不開玩笑了,不開玩笑了,自然是你最年輕,你不但年輕,還是最漂亮的。”

    景致不過也是和他開個玩笑,不會真生氣,但是仰頭看著他的時候,突然發現穿著休閑裝露齒笑的商觴別有一番風味。

    他穿的休閑,頭發也只是洗了後吹得有些亂,一些甚至過長搭在了眉毛上,又因和她出行,難得的什麼也不想,顯得眉眼清澈,真的像個大學生。

    這樣一看,明明剛剛只是隨便開個玩笑,現在卻真的有些失落了。

    “喂,商觴,你不會是只喜歡我的漂亮吧?”

    商觴听言,噗嗤就笑出聲了,但是又看她嚴肅認真的模樣,不禁出聲問她。

    “你這是…夸自己呢?還是正經問問題呢?”

    “算了算了,問你何用,你肯定敷衍我。”

    “哪里,我見過那麼多女人,從小到大的,哪一個有青睞過,只有你,唯獨你,你可是…”

    他正笑著說著,說著說著卻停了話。

    景致就下意識仰頭去看他,背靠在他身上,對上他情緒翻涌的黑眸,還沒來得及思考他未盡的話和復雜的情緒,他就猛然低了頭,她條件反射地閉上眼楮,就覺得自己的唇上被人反應極快地啄了一下。

    再睜開眼時,景致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臉就羞紅了。

    “商觴,你注意一點兒,咱們在外面呢。”

    “所以呢?我們馬上就合法了,我親一下我的未婚妻,有誰會有意見?”

    他這樣說著,抬頭,視線掃過有意無意往這邊看的人,直逼得他們都轉過了眼,尤其是很久之前就開始黏在景致身上的某些男同胞的目光。

    景致意識不到,不代表他注意不到。

    “好吧,好吧,你最有理。”

    商觴本來就低調的很,只是偶爾會這樣幾次,她也不用往心里去,她才不信他就喜歡被人當作猴看呢。

    不過這樣一個小插曲,讓她徹底忘了要問他未盡的那句話是什麼了。

    兩人聊聊鬧鬧,時間也就過去了。

    他們交了票,順利地入了場。

    這個游樂場是這個城市最有名的一個,甚至在全國也挺有名的,只是一入場,門口就站了一群女孩子就著音樂跳著舞,還有一些穿的動漫服擺一些經典動作任游客拍照。

    這些景致不感興趣,商觴也看不懂。

    索性就看了樂呵,掃了兩眼便就走了。

    外場是一些較‘溫和’的游戲,大多都是戴上4D眼鏡的沉浸式體驗類,總體算得上是對膽子小的人很友好了。

    等從第三個體驗類的場館出來時,商觴就覺得有些無聊了,他覺得自己今天再像一個學生也終歸不是個學生。

    那些游戲在他看來像是降智了一般,沒什麼意思,他甚至在一個黑漆漆的場館里,琢磨著人家運行的原理。

    “好玩嗎?”

    景致就看了眼手機上的園內地圖,這幾類確實有些無聊,她倒覺得還湊合,但是商觴一說這話,她就知道這個眼光高的老總不太喜歡了。

    她分析了一下園區內的場館,指了一條路。

    “往那兒走吧,有意思的都在里面呢。”

    “行。”

    商觴自然是都听她的。

    只是兩人正往那邊走著,商觴突然站住了,又拉著她往旁邊去,等離的近了,才發現,是雙層的旋轉木馬。

    景致“…”

    難不成商觴還有一個隱秘的小公主夢?

    也是,誰還不是個公主了?

    她也不能對他們商觴這個癖好有任何的歧視,于是她平靜地看了商觴一眼,沉聲說。

    “嗯,你去,我給你拍照。”

    然後她就見商觴不可思議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說,你這是什麼鬼話?

    幾秒對視,他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你什麼意思?你認為是我想坐嗎?”

    景致就尷尬地將碎發勾到耳後,看下一場可以上了,就匆匆忙忙跟著大流上去了,走前還安撫地拍了一下他的胳膊。

    “我的御用攝影師,我說的是,你給我拍照。”

    這敷衍他的樣子,像極了一個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