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五十六訂婚

一百五十六訂婚

    訂婚八

    等景致從旋轉木馬上下來,商觴也算是拍照盡了個興。

    景致一臉疲憊地看著他,他倒是看著照片神采奕奕的。

    好吧,他開心就好。

    她也來過很多次游樂場了,大多都是和同學一起來的,坐過很多次的旋轉木馬,這個言情小說女主必備的游戲,她不太喜歡,相反…

    景致聞聲看過去,那邊轟轟烈烈的慘叫聲不絕入耳,那是這個游樂場最有名的過山車,一個是飛躍極限,一個是暴風眼。

    前者勝在速度夠快夠驚險,後者勝在幾乎垂直下落。

    她特別心向往之,看著站在她身邊的還有腹肌的大男人商觴。

    “商觴,你恐高嗎?”

    只見商觴將照片總算是看夠了,把手機慢悠悠地收起來,不屑地看了眼她剛剛看向的地方,嗤笑了一聲。

    “親愛的,我在高位坐了那麼多年,你覺得呢?”

    景致眨巴眨巴了眼,認真反問。

    “此高非彼高啊。”

    商觴就捏了捏她的臉,笑著對她說。

    “性質一樣的,寶貝。”

    好吧,寶貝知道了。

    于是,景致就帶著商觴雄赳赳氣昂昂地朝著那兩個過山車去了。

    排隊的人有些多,他們暫且先站在了台下,旁觀剛剛上去的那一場。

    有兩個男生直奔著第一排就去了,商觴就挑了挑眉。

    還覺得這兩個算是…後生可畏?

    他微偏過頭對著景致小聲地說了句“怎麼?你想不想坐第一排?”

    景致還沒回他話,游戲就已經開始了。

    商觴還看著景致呢,沒注意到,只覺得‘刷’的一下,猛地就有一團東西過去了,隨著風聲,是要震破他耳膜的大叫聲。

    他不可思議地僵硬地扭過臉,就看到那幾節簡陋的像是車廂的東西,猛地飛上又飛下,還在一個閉環上繞圈,自身還敢猛拐彎。

    商觴一眨不眨地看著,大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車就停了。

    他吞了口口水,眉不受控制地猛跳了跳。

    “商觴,你捏的我有些疼。”

    “哦哦。”

    景致剛剛就想回答他那個問題呢,但是剛剛游戲開始了,慘叫聲壓過了一切,所以她就沒說。

    現在想起來,忙回答他這個問題,否則顯得她多慫似的。

    “剛剛說坐第一排的事,我…”

    商觴突然扭過來,兩只手按住她的肩,認真地給她說。

    “不行…”

    緊接著又有些磕絆地接上。

    “讓你坐第一排我不放心。”

    景致想說不至于的,她膽子可大了,說不定坐第一排更能滿足她想要刺激的欲.望呢。

    但是新一輪的游戲又開始了,尖叫聲堵回了她想說的話。

    商觴看著,听著。

    臉色就有些難看了。

    但是很快,這場人下去,就輪到了他們。

    商觴抿了抿唇,偏頭看了看景致,她白生的小臉激動得有些泛紅,眼里都一搖一搖閃著細碎的光。

    他就又把所有的話都吞了回去。

    商觴拉著景致,腳步頗有些沉重得上了‘車廂’。

    他們不算是第一個上去的,到那兒時,第一排已經有人坐了。

    商觴看到後,瞬間松了口氣。

    之前不覺得什麼,現在倒真的覺得那坐在排頭的男生,真的是後生可畏了。

    商觴有些僵硬地按照指示要求把包存了,又按照要求坐到座位上,然後立刻拉住了景致的手。

    “商觴,把安全帶扣上。”

    他低頭,看了眼景致的,學著把自己的扣上了,稍微貼身的安全帶給了他一些底氣。

    然後廣播里又說了些啥,商觴听得都不太清楚了。

    只有樣學樣地將很重的安全壓杠拉下來,然後盡力地往自身壓。

    隨後,就有兩個工作人員一路走過來,拉了拉每個人的安全壓杠,很快的速度,一來一回,拉兩次,一人一次,就听廣播說游戲要開始了。

    商觴猛地就皺了皺眉頭。

    他真該好好調查一下這個游樂場的,不說什麼經濟持續發展的問題,起碼安全保障得調查一下的,真是悔不當初。

    只是,游戲不允許他多想。

    ‘叮’一聲長鈴。

    游戲開始了。

    車廂開始往後倒,往後爬坡。

    商觴緊扒著安全壓杠,手都摁出了青筋,他扭頭對景致說。

    “景致,你抓好了,我不知道這些設施是否安全,符不符合國家安全標準,你一定…”

    ---要拉住了。

    這句話沒說完,因為車廂在倒著爬坡了一定距離後,猛地就往前沖了出去。

    商觴也隨之猛地噤了聲。

    然後他感覺被迎面而來的風狠狠地扇了一巴掌,瞪得大大的眼楮看著這個車廂帶著他旋轉跳躍。

    就是沒敢閉上眼而已。

    他們都是嚇得大叫出聲,唯獨他一聲不吭。

    他們都是嚇得緊閉雙眼,唯獨他緊緊盯著。

    他怕這個設施出了什麼問題,他要第一時間進行自救才可。

    然後商觴就听見腦袋里鬧哄哄的,偶爾還會有旁邊景致樂得大笑的聲音。

    怎麼還沒有停?

    不是不到一分鐘嗎?

    這簡直是度秒為年。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商觴的腦子還是鬧哄哄,沒反應過來時,游戲就結束了。

    “商觴,商觴,拿包了。”

    他半天才被喊回神來,好在他這樣的不是少數,倒也沒顯得多突兀。

    商觴推開安全壓杠,又解開安全帶,站起身。

    沒動,過了幾秒後,等到他的世界不再天旋地轉的時候,才故作穩定地邁開步子去取了包。

    緊接著,景致就拉著他的手,跟著人走了另一條路。

    路的盡頭是一個餐廳似的小屋,里面有很多凳子桌子。

    賣著一些衍生品和小零食,還有一個挺大的電腦屏幕,實時滾著剛剛的影像抓拍。

    “這些是剛剛在飛躍極限上的抓拍,可以買回去做個紀念。”

    剛下過山車的人嗚啦啦得就圍了過去,買的自然是少數,但是看看又不要錢。

    大家看到自己在過山車的樣子都忍俊不禁地大喊著‘痛苦面具’。

    唯有商觴安安靜靜地坐在那兒,一言不發。

    景致早就發現他的不對勁兒了,也沒去湊熱鬧。

    她擔憂地看著商觴,然後站起來,走到他面前,彎腰摸了摸他的臉,一句也沒說,默默地讓他攬著自己的腰,頭埋在自己的腹部,手還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撫摸著他的後頸。

    唉,寶貝啊,我該裝不知道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