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一百六十八

一百六十八

    景致實際上看到商觴那個樣子就後悔了。

    他什麼時候胡子拉碴,嘴唇干裂,搞得自己那般狼狽過?

    只是他說要她等,她就傻呵呵地等了,完全沒有考慮過她老是轉不過彎,要鑽牛角尖的小先生。

    當看到他的那一刻。

    那些什麼放不下的羞恥心探究欲就都放下了,是商觴對她太好了,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幾乎沒遇上什麼難事,遇上了他也會自然而然地擋在自己前面,所以她竟也習慣了。

    喝水都要他喂,吃水果需要他剝皮,上學需要他安排人員接送,累了就趴在他的背上一睡不管,就這樣習慣了。

    忘了她無所不能的小先生也是會害怕的,而且最怕一件事---就是怕她離開。

    所以,她那句‘不過是句‘回復’而已’確實過分了。

    她想的‘不過一個行李箱而已’也確實過分了。

    虧她之前說過不要躲在他身後,要和他並肩作戰的話呢,習慣上來,她依然留他一人去解決了。

    沒有這個道理的。

    所以,她同樣忐忑地等到了商觴回來,笑著給他盛了湯夾了菜。

    他還有些緊繃,雖然看起來與平常無異,但是她就是知道他現在很焦躁。

    直到他解釋時,這麼一句“景致,我絕不會放你離開。”

    她瞬間就明白了她的小先生又在鑽什麼牛角尖了。

    “嗯,很正常,要是你喜歡別人,我也舍不得放開你,要是直接放開,說明還是沒那麼喜歡嘛。”

    商觴愣了一刻,沒反應過來她竟會這麼說。

    “不是…你沒明白這個後果,若是你喜歡上別人,我可能會想盡辦法留住你的,手段甚至見不得人,你不生氣?不害怕?”

    景致就雲淡風輕地‘哦’了一聲。

    “見不得人很正常,這事兒也沒見過光明磊落的。”

    商觴皺著眉,伸手捏著她的下巴將她的臉轉過來,左右上下看了看。

    “看什麼呢?”

    商觴就一本正經地說。

    “看怎麼會有人絞盡腦汁把話說的這麼漂亮。”

    “因為人漂亮。”

    景致打掉他捏在下巴上的手。

    商觴繼續抱著她,下巴在她的頭發上蹭了蹭。

    “我知道你什麼意思,景致,你听我說完,那個時機不對,所以不行,而且…景致,你不要小瞧了男人惡劣的佔有欲了,你太小和我在一起的話,我會不珍惜,甚至會傷害你。”

    “你不會傷害我,絕對不會。”

    商觴那一刻竟不敢看她過于明亮的眼眸了,抱著她的手又緊了緊。

    “我確實不會,但是一點一滴的在你我都沒有發現的日常里,會悄無聲息地改變,我會不想要你和某些人往來,我會不希望你離我很遠,久而久之,你就失去了自己的交際圈,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只圍著我轉了。”

    “景致,我不希望那樣的事情發生。”

    商觴尷尬地扯了扯嘴角,心忐忑不安起來。

    眼一閉,干脆什麼都說了。

    “你可能沒有想那麼多,所以我說你還小,這個小不僅僅是年紀,你還是個學生,以前被父母保護的很好,後來在我這里,我也不會讓你見多少險惡,喜歡你後,又怎麼可能會讓你經歷這些呢?”

    “我是你的長輩,你叫我一聲哥,我便要擔得起這個責任的,不說讓你多優秀,起碼得健健康康地成長吧,在我這里做個金絲雀又算什麼呢?”

    “本來身為一個成年人,喜歡未成年人的你就很作弊了,怎麼還能仗著自己閱歷多一些就欺負你呢?但是,你在我身邊,我又怕自己忍不住,所以…只好出此下策。”

    他越說越沒有底氣,整個人就像朵蔫了的花一樣垂頭喪氣的,猛地,突然想起了什麼,便小心翼翼說。

    “我說過,我想讓你做我的小鳥,讓你飛,這是真的,我說到做到的。”

    但這蒼白的一句話不知道能否挽回在景致那里的形象,他越發沒底氣。

    說話聲音也越來越小。

    “好吧,我知道我讓你失望了,一個喜歡未成年的,甚至想要囚住她的成年男人能是個什麼好男人?”

    “但是景致,你別對我失望好不好?我以後會對你很好的,我會尊重你,喜歡你,愛你,保護你,和你並肩作戰,好不好?你別離開我,好不好?”

    “求你。”

    他連說了三個‘好不好’,最後一句‘求你’真被他說的婉轉纏綿,余韻不絕,鋼鐵直男撒起嬌來也是能要人命的。

    景致听了他這一席話,心就像是在溫泉里泡著,一股又一股的暖流滑過,心里酸酸的,有些為他卑微的問話,有些為自己之前惡劣的揣測。

    最後听他問‘好不好’,又听‘求你’,更是心都化了。

    景致掰開他抱著自己的手,商觴就急起來,還準備說什麼時,就見景致轉向他面前,跪在床上,直著腰,吻上了他的唇。

    商觴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箍住她的腰,反客為主。

    一個吻延長了很久很久。

    直到兩人都躺到了床上,商觴還壓在景致身上。

    小姑娘突然就笑了起來,手指描著他的眉,抬了抬下巴,就又親了他一口。

    剛剛才吻過的商觴立馬就被她點起火來,眸色漸沉,湊近過去,準備親上她時。

    小姑娘兩只手就攀住了他的脖頸。

    在他的耳邊小聲呵氣道。

    “我好喜歡你啊,商觴,我好喜歡你。”

    好喜歡你,我的小先生。

    商觴怎麼會料到他明明說了那些話,卻換來一個嬌嬌軟軟的小姑娘?

    景致也料不到明明只是些這樣的話,怎麼就讓天不怕地不怕的商觴怕成那樣?

    後來,她就明白了。

    因為商觴問她。

    “景致,你不覺得我…卑鄙嗎?我曾想要你只為我留下來,又直接武斷地替你做了一切的決定,你不討厭我嗎?還…還認為我正直理智,成熟穩重嗎?”

    景致又親了他一下,親他的時候,滿眼都是愛意與笑意,但是看向他時,卻又認真起來。

    “可你不是沒有那麼做嗎?你明明知道那樣做,我就可以是你一個人的,你卻拒絕了,把我放在最前面,而且做出那樣的決定是為了我好,我卻想不到那麼遠,我有什麼可以不喜歡你的呢?我太喜歡你了,親愛的。”

    “我太喜歡你了,不僅僅喜歡你的正直理智,成熟穩重,我就喜歡你,我就愛你!”

    商觴那一顆心,震得轟轟隆隆的,仿佛在說,我被攻略了,徹底的。

    商觴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情緒,胸腔中有一股氣鼓鼓囊囊的,他只能笑著,克制著,一下又一下地親吻著她。

    我的小姑娘,我的愛人。

    我會永遠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