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二百零三番外婚後生活

二百零三番外婚後生活

    番外婚後生活

    之過生日一

    感情向來極好的小夫妻最近吵架了。

    可能也不能算是吵架,畢竟是商觴單方面生氣,景致單方面要哄人罷了。

    要說這件事,還得從幾天前說起。

    景致的事業是越做越大,她在心理領域已經算是小有名望了,所以也免不了要經常熬夜,出差什麼的。

    雖然兩人工作都很忙,但是感情卻極好,一方有空了就去另一方的辦公室待著,一起辦公,一起看書,一塊兒出去玩什麼的,做什麼事都要陪著,長此以往,沒有因為工作生空隙,反而更加蜜里調油了。

    但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

    這不。

    景致就翻車了。

    明天就是商觴的生日了,但是景致卻在昨天晚上才忙完工作匆匆躺床就睡,今早更是忘了這一茬了,在商觴有意的循循善誘下,景致就暴露了她完全忘記了生日這一回事兒。

    于是,商觴就生氣了。

    景致思及此,嘆了口氣。

    她在一個月前明明就開始重點標記明天,反復提醒自己,還大言不辭地告訴商觴,自己一定會給他一個驚喜來著,這下可好了。

    風太大,閃到自己舌頭了。

    她去煮了杯咖啡,是商觴常喝的黑咖,小心翼翼地端過去。

    商觴坐在沙發上,微闔著眼,後背輕靠在枕上。

    景致走過去,把咖啡放在茶幾上,蹲在他面前,像只委屈的貓兒,手輕觸他的膝蓋,食指微動,撓了撓他。

    商觴不動聲色地移開了,眼楮卻還閉著。

    景致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這是還生著氣呢。

    “小嫂子,你蹲著干什麼?”

    商初從樓上的房間下來,拿著手機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看著景致這樣不免出聲問。

    也不是她缺根筋,商初在情感一事上很敏感,但是她哥這對從來就沒吵過架,所以她下意識就沒往這邊想,更何況,兩人都回來意大利這邊老宅過生日來了,怎麼可能是吵架了呢?

    但事實卻是如此。

    “沒事兒,我和你哥鬧著玩呢。”

    景致回。

    商初就點了點頭,打開游戲,放出音效,無所謂地玩起來了。

    景致看著商初那邊的反應,心里就松了口氣,又看了眼面前的商觴,悄咪咪地半直起身,湊到商觴身前。

    “商觴,不要氣了嘛,我絕對會給你準備一個特別的生日禮物的,大大的驚喜,好不好?別氣了嘛。”

    商觴仍是不理會,他倒不是什麼小心眼,但最近景致因為工作已經忽略他很多次了,不借此機會敲打敲打她,難說以後的心里地位,而且,他這人本來就早熟,對生日禮物這事兒也沒有多大的期望,偏偏這小姑娘之前信誓旦旦地告訴他會準備個驚喜,他就惦記上了。

    現在這樣一來,期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她又說準備了個特別的禮物,這麼短的時間內,哪能準備什麼驚喜,怕是敷衍他罷了。

    商觴這樣一想,更是生氣,從而堅定了想法,一定要讓景致在這里踫個壁才行。

    景致眼里就有些無措,但也不因商觴不理會而泄氣或是幽怨什麼的,反而更加心疼起來。

    她又看了眼商初,那人沉醉于游戲,絲毫沒有分神,景致就大著膽子攀著他的肩膀,跪在他身前的沙發上,對著右邊的耳朵輕輕說話。

    “老公,別氣了嘛。”

    她故意拖長了聲音,婉轉又悠長,極其富有小女兒情態,害羞地撒著嬌。

    “firstblood”旁邊巨大的游戲聲效掩蓋了一切。

    商觴眼皮子微動,卻仍沒睜開。

    但在她貼上來那一刻,喊出聲的那一刻,嘴角就不受控制地偷偷上揚了起來,只是下意識又想起自己還在生氣,便趕緊拉回。

    景致自然察覺到了他一瞬的變化,心里也有了底,又是欣喜,又是心軟,他怎麼這麼好哄?

    只是好哄歸好哄,人還不願意搭理她,但是方向起碼有了。

    景致雙手環住他的脖頸,自己調整了坐姿,順勢坐在了他的腿上,一時還有些不穩。

    她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剛坐上,卻有些要向前栽去的架勢,心就吊了起來,環住他的手也更緊了幾分。

    下一秒,她的腰就被人緊緊地箍住,整個人被拉了回來,穩穩當當地坐在腿上。

    景致有些後怕,抬頭看箍住她腰的主人。

    那人已然睜開了眼,眼眸沉下來,也多是驚怕,還有些無奈。

    景致就沖他抿唇討好地笑了笑。

    “doublekill”

    游戲聲效再次傳來。

    商觴不高興地聞聲看過去,動了動唇,還沒來得及說什麼。

    就被眼前小姑娘大膽的行為給驚到了。

    景致勾著他的脖子,仰著頭,先是親了下他的下巴,又看著他的脖子。

    唇,就緩慢地貼上他的喉結。

    商觴的喉結猛地就滑動了下,在她腰間的手重了幾分。

    “triblekill”

    景致眼里便有了幾分笑意,知道他是快撐不住了。

    眸間閃過絲狡黠,使壞地張開了唇,舌尖舔了下某人的喉結,又含了含,學著挑逗的樣子,鬧著他。

    商觴果然忍不住,抱她的手揉捏了幾下,像是想要把她揉進骨子里。

    “景致,別…”

    一開口,聲音就有些啞,眸子里的欲.色濃得化不開。

    景致故作單純的模樣,裝成什麼也不懂地看著他。

    商觴清了清嗓子,還準備說些什麼。

    景致一抬頭,卻吻上了他的唇,以唇封緘。

    商觴就把本來要警告她的話,又吞了下去,連帶著某些…曖昧絲絲纏繞的東西。

    這下,徹底是把生氣扔到了腦後,那些之前信誓旦旦說要敲打敲打她的話恍若無物。

    商觴抵著景致的額頭,盯著她的唇。

    “quadrakill”

    商觴忍無可忍,沖一旁的商初凶道。

    “游戲玩得這麼爛,回屋玩去。”

    商初滿臉迷茫地站起來,長呼一口氣,壓下怨氣,就上樓回屋去了。

    走的時候,小聲罵罵咧咧的。

    “凶不了小嫂子,就凶我,什麼男人吧?”

    “對小嫂子沒脾氣,對我就這?真是親哥,男人啊!”

    “哼,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