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二百零六番外婚後生活

二百零六番外婚後生活

    番外婚後生活

    之驚喜二

    第二天.

    景致腰酸腿軟地從床上下來,看到垃圾桶里,變成了碎布的衣服後,默了。

    她好像知道他為什麼說‘可能不行’了。

    商觴能不能惜著點兒?

    景致捂著臉,手揉了揉。

    她買的時候真的特別不好意思…

    某寶有個這樣的購物記錄特別羞恥啊啊啊啊啊…

    門‘吱呀’一聲開了。

    商觴進來了。

    “怎麼滑到地上去了?”

    他伸到她的腋下,抱她像抱個孩子似的,還輕輕地安撫地拍了拍她的背。

    “要我抱你去洗漱嗎?還是自己去?”

    “我自己就行。”

    她喃喃著,臉有些紅,眼神有些飄忽,又落到垃圾桶上,繼而更飄忽了。

    商觴循著她的目光看過去。

    垃圾桶里堆著幾件破碎的布料和白色的團成團的衛生紙。

    他也難得地不自在,手握成拳掩下唇邊的笑意。

    “行,你去吧。”

    等她進了衛生間後,商觴蹲下身,將垃圾桶里的垃圾袋封緊,打成結,提著出來了。

    提到客廳,和廚余垃圾放在一起,擱置大門邊,等著人來收。

    剛起身,就見另一個封好口的垃圾袋,整齊地放在旁邊。

    商觴順著看去,同樣動作的剛起身的裴謹言也怔了下。

    兩人相視無言。

    商觴輕咳了兩聲。

    “小裴,去下盤棋?”

    “好啊。”

    兩人坐在棋盤前,各自心懷鬼胎地下著棋。

    “我妹呢?”

    裴謹言手就一頓,將棋子緩緩放在棋格里。

    “剛起,在洗漱。”

    “小嫂子呢?”

    商觴也一頓,手摩挲著圓潤的黑棋。

    “也在洗漱。”

    “嗯。”

    裴謹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嗯。”

    商觴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昨晚,商初沒鬧吧?”

    裴謹言就愣了愣,臉有些紅。

    “沒有,她…脾氣挺好的。”

    全天下說商初脾氣好的,恐怕也就這麼一位。

    商觴不動聲色地打量了下他。

    就听裴謹言問道。

    “小嫂子沒被嚇到吧?”

    商觴就緩了緩,嘴角浮上抹笑,也有些不自在。

    “沒有,她…膽子挺大的。”

    “嗯。”

    話又被堵死,裴謹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嗯。”

    商觴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只好又重新找話題。

    “一會兒一起吃早餐。”

    “好。”

    “喜歡的話可以多待幾天。”

    “好。”

    商觴就不說話了,又換裴謹言受不住沉默,努力找話題了。

    “哥,如果您和小嫂子不嫌棄的話,有空我可以給你們畫張合照。”

    “挺好,你嫂子就喜歡這種的。”

    “嗯,到時候您和嫂子到我們那邊去玩的話,一定要去我們大學,風景還不錯,我作為東道主一定好好招待。”

    “可以,之後就和你嫂子提一提。”

    兩人又你來我往地尬聊了一會兒,正不知道說著什麼呢。

    就見張嫂去收拾垃圾了,便收拾還邊說。

    “小先生和小裴先生,這房間垃圾放著我去收拾就行了,您怎麼還自己收拾好了呢?”

    兩人都默不作聲。

    張嫂繼續說。

    “唉,這黑色垃圾袋怎麼不系好呢?萬一灑出來怎麼辦?兩位先生,這以後還是我來做吧,唉,這個得拆開重新系…”

    這話剛落下,商觴和裴謹言同時站了起來,異口同聲道。

    “不可。”

    張嫂就愣住了,默默又將垃圾袋放回那里,重新拿了個大袋子套著幾個垃圾袋就匆匆出去了。

    商觴和裴謹言尷尬地站在那里,然後兩人腳步匆匆地各自回房間了。

    …

    下午。

    商氏總部,董事長辦公室。

    商觴沉著臉看著手中的報表。

    下排幾個人並肩站著,大氣不敢出一聲,仿佛呼吸重了就是原罪似的。

    門口的小助理急得團團轉,他們主管進去,到現在還沒出來呢。

    主管進去前,交代他,如果二十分鐘內沒出來,讓他趕緊能找個救兵撈一撈他。

    這下可好,他一個小小的助理,怎麼撈他?

    正急著呢,就見電梯里出來一人,看清楚後,眼楮都亮了幾分。

    趕忙跑去迎上。

    “夫人,董事在辦公室呢,需要幫您通報一聲嗎?”

    景致被他殷勤的樣子還嚇了跳,正了神,笑著回。

    “不用。”

    小助理差點兒急得要喊出聲了,幸好克制住了,勸道。

    “現在也是下班時間了,董事長交代了,只要是您來了,一律就要通報提醒的。”

    景致沒說哈,只笑著搖頭看他。

    小助理被她看得面色通紅,知道她是看透了,只囁囁地說。

    “我們主管進去好久了,真的沒犯大錯,但是上一個匯報工作的卻踩了董事長的雷點,心情不好,主管是倒霉被遷怒了,所以我才敢…希望您去回轉一下董事長的心情。”

    “真的?”

    小助理知曉她這是願意幫了,忙連聲回。

    “真的是真的,比黃金還真。”

    “黃金可不一定全是真的。”

    她這麼一句話說得小助理心里正沒底,卻見她朝著辦公室就去了,這才松口氣。

    景致站在門外,敲了三下門。

    就听里面明顯壓著怒氣的沉聲。

    “進。”

    景致就打開門,認真一低頭,一副正經匯報工作的樣子,說。

    “小先生,門外有一位重要的客人,有大事想要同您商討,請問您是否有空?”

    商觴正火大呢,但一听這聲音,火氣就去了一半。

    抬頭看去,卻見剛還低著頭的小姑娘此時正悄咪咪地偷偷抬頭看他,對上視線了,便無奈地歪了下頭,沖著他討好似的笑了笑,笑得甜絲絲的。

    商觴差點兒沒繃住笑出來,忙又皺了眉,沖那幾個大氣不敢喘兩聲的幾人,沉聲道。

    “你們回去吧,明天再來,必要給我一份滿意的答卷。”

    幾人就忙匆匆退下了。

    小助理正在遠遠地一臉仰慕地看著景致。

    滿腦子都是“還能這樣?”“竟然還能那樣?”“小先生竟真的不生氣了?”

    不愧是你,景小姐!

    幾人出去後,商觴就親自將門關上了。

    這才回身,問。

    “是我遲了,不過這個重要的事是什麼?嗯?”

    他一個‘嗯’就讓人招架不住。

    但景致卻不吃他這套,壓根不怕地去湊了上去,仰頭笑嘻嘻地看他。

    “叫你回家不算是大事兒嗎?”

    “算,自然算。”

    商觴無奈地勾了下她的鼻子,但眼楮卻眯了眯,繼續道。

    “不過我倒有個驚喜給你。”

    “什麼啊?”

    …

    商觴死活不說,但等到晚上,景致才明白。

    他所謂的‘驚喜’是穿著她喜歡的白襯衣黑褲子來誘惑她,景致被身上的人壓著作亂的時候還懵呢。

    為什麼給她的驚喜還要她累著?

    這什麼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