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小祖宗,過來抱抱 > 二百零七番外婚後生活

二百零七番外婚後生活

    番外婚後生活

    之爭寵一

    這什麼道理?

    這什麼道理???

    為什麼說要給她驚喜,卻還要累著她?

    景致累的手指都懶得動一動。

    好容易睡醒了,就覺得日光都打在了被褥上,她一下子就坐起來了,看了看床頭櫃上放著的手機。

    已經十點鐘了。

    她上班要遲到了。

    天殺的,景致趕忙掀開被子,準備下床的時候就覺得腿一軟,差點兒直接跪下。

    “嘶。”

    撐在被子上的手都抖了幾抖,腳趾也不適地蜷縮起來。

    景致坐在床邊,穩了下。

    等著再下床的時候,商觴就這樣推開房門進來了。

    他眉頭都皺了起來,幾步上前,又將她抱起,重新放在床的中央,蓋上被子,這才安心地坐在床邊守著她。

    景致正準備說什麼呢,就被商觴搶先截住話了。

    “我給你請假了,請了一天的,我今天的也請了,听你前幾天說過,這幾天公司不忙來著,你也有些閑空,所以我便自作主張幫你請假了,可以嗎?”

    景致有些不高興,既是為昨晚的瘋狂,又是為商觴今早的擅作主張,導致她虛驚一場。

    但是…

    生氣的話就在嘴邊,氣卻不知不覺地就消了。

    她這時才發現…今早的商觴…有些和平常不一樣。

    他的頭發全梳到後面去了,梳成一個大背頭,頭發有些凌亂卻似凌亂得恰到好處,每一根發絲都好似有自己的最佳位置一般,組合在一起來倒像是特意那般梳的一樣。

    頭發抓起來後,就露出了他精致的眉眼,眉目傳神,淺色的瞳仁深情又迷人,眼角彎彎,眼尾微微上翹,眉骨細致又性感。

    鼻子高而挺,唇瓣薄而紅潤,微微一擰,抿出一個恰當的弧度,特別好親的模樣。

    他像是有些抱歉,又有些難堪,不敢看她,臉頰和耳廓有些紅。

    嘴唇微啟,空張了張,卻又什麼也沒說。

    作勢又要起身。

    景致就拉住了他。

    “怎麼了?我沒生你氣,商觴,你想說什麼?”

    商觴就難為情地坐下,雙腿自然疊起,雙手交叉放于膝頭,眼神聚焦于地上。

    “景致…我…,你該生氣的,是我做錯了,我不該這樣的,但是我…唉,算了,是我錯了。”

    他欲言又止,欲言再止。

    景致更是好奇他想說什麼了,更覺得他做這件事的背後有什麼她不知道的隱情。

    一時間聲音也放輕了,溫柔地道。

    “商觴,我發誓,你說什麼我都不生氣,真的,你和我說吧,你忘了嗎?我之前說過的,我是你最忠實的傾听者,什麼你都可以同我說的,我不喜歡你瞞著我,嗯?哥哥。”

    商觴看著她握著自己的手,沉思了會兒,抿著唇,這才回道。

    “我…怕你忽略我,因為之前你忘了我的生日,不是埋怨你,但是景致,你發現沒有,你最近的工作真的好多啊,晚上回來的比我都晚,洗漱完後就很快去睡覺了…”

    商觴低頭盯著她的手,本來想伸手回握住,但頓一頓,還是沒動。

    “我怕這樣下去的話,我們的感情會變淡,工作變多了,我們交流少了,話題就說不到一起去,久而久之,你更會覺得我無趣…所以也算是處心積慮吧,我故意在今天留住了你,景致,對不起,應該先和你說這些的…”

    她更緊地握住了他,想到剛剛注意到的他的小動作,心便像是被人用力捏了一把似的。

    什麼時候他連握住她手的動作都要小心翼翼了?

    她這段時間著實忽略他了,為什麼商觴工作忙卻仍能估計她的感受,甚至抽空陪她去玩,她忙起工作的時候卻忘記了他?

    為什麼?

    難不成她不如商觴更愛嗎?

    不是,只是她走錯路了,昏了頭了罷了。

    景致想到這里,更是難受得緊,心疼得緊。

    她從床上掙扎起來,撲進了商觴的懷里。

    商觴一下子就接住了她,手慢慢地順著她的背。

    景致就更心疼了,用力地抱著他。

    “商觴,是我錯了,以後我會更加愛你,再不忽略你,我會調整好家庭和工作的關系的,真的,我們不會有任何感情危機的,我一直都不覺得你無趣,商觴,我真的很愛你。”

    “我知道。”

    他輕撫著她的背,又說。

    “我也愛你。”

    景致攀著他的肩,主動地去親吻他的下頜,吻他的鼻子和眼楮,然後才虔誠地去親吻他的唇。

    商觴眸色漸沉,手攬上她的腰,反動為主。

    …

    商觴下樓倒水回來。

    站在門口,還沒進去呢。

    就听里面有打電話的聲音,一時便也沒方便推門進,只站在門口。

    里面是景致在打電話,听樣子是她大師兄。

    對話听得是一清二楚。

    “師兄,我沒喝醉,日後出差的工作盡量少安排到我這里,我想起我們之前訂合同時,我們說好了的,我只接待最難攻克的那些,不到十分之一,但是近期工作也太多了。”

    “是,我知道我的獎金會很多,但是我並不缺錢啊,師兄,我只是需要一份喜歡的工作而已,我不在乎賺多少的,但是現在的工作量嚴重影響了我的生活。”

    “…您說的對,但那又如何?我先生對我來說就是很重要,比我的工作還要重要,我喜歡我的工作,也喜歡我先生,既然一方影響到了另一方,那自然便要改動。”

    “師兄,謝謝您,但是我的私事您不便再過插手了。”

    商觴就在門口听著,不在他面前的小貓,在別人面前也是會有脾氣地亮爪子的。

    他微勾著唇,抿了口水。

    這世上不僅有陰謀,還有陽謀,陰謀可能會得利,但陽謀卻很收人心。

    商觴摸了摸自己特意梳上去的頭發,眉眼彎彎。

    有時候示弱比一切無理取鬧都好用得多,她喜歡便好,什麼辦法不是辦法呢。

    說真話和說假話,達到目的就好,她高興就達到目的了。

    商觴又抿了口水,水溫正正好。

    他壓下門把手,推門進去。

    “景致,剛剛你打電話的時候,我就站在門口,沒好意思進來,但隔音不好,我不小心听到一點兒。”

    “沒事兒,商觴,沒什麼你听不得的。”

    她溫柔地摸了摸他的臉,現在的商觴低垂著眉眼,乖順的模樣哪還有剛剛在門口恣意張狂的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