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洪荒︰三清是我兄長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變故

第一百九十一章 變故

    “唉!這都什麼啊!我該不會是修煉的是假的吧?!”

    凌天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境界,頓時有些欲哭無淚。

    金仙!

    依舊還是金仙!

    凌天感覺自己很是心累,神農證道人皇的七成功德,直接突破到了準聖大圓滿,自己好歹也獲得了兩成,加上伏羲證道的兩成,也就是四成!

    四成證道人皇的功德之力啊!

    咱不說一樣突破到準聖大圓滿,自己要求也不高,突破這個該死的金仙還不行麼?

    ……

    雲朵之上。

    “大兄,察覺到了嗎!”

    通天一臉震驚的看向了老子,沉聲道。

    “這小家伙的靈魂似乎又突破了?!”

    老子眼楮微眯,盯著下方的凌天。

    “咻!”

    這時,兩道流光突然出現在了場中。

    “諸位道友,敢問何人突破聖境,我師兄弟二人也好道賀一番。”

    來人正是從西方趕到的準提和接引。

    兩人一刻也不敢懈怠,這可是關系到他們日後如何在東方謀利的大事。

    這要是跟他們無冤無仇的最好,若是有過節,那……

    準提和接引對視了一眼,眼色有些凝重。

    “見過兩位聖人。”

    昊天見到準提和接引來了,雖說因為很是不感冒,但是該有的禮儀還是需要有的。

    “聖境?”

    通天撇了準提和接引一眼。

    “是極,就是方才那股滔天的氣息。”

    接引連連問道。

    “喏,就在那,就是吾四弟。”

    通天努了努嘴,說道。

    通天沒有隱瞞,這事情也沒有必要隱瞞,凌天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突破的,四周不少觀察這邊的大能都已經發現了。

    哪怕他不說,過不了多久,兩人同樣會知曉。

    準提和接引听到通天說是他的四弟突破,臉色一下就黑了下來。

    四弟?那不就是凌天嗎!

    他突破聖境了?!

    他不是才金仙境界嗎?

    就算他有兩個人皇的功德,也不能突破聖境吧?

    而且方才那氣息,可是要比他們二人合力還要強大不少的!

    帶著惶恐的心情,兩人看向了凌天的方向。

    金仙!完了,真的是他……

    咦?不對?金仙?

    這一定是看錯了。

    阿彌陀佛。

    兩人揉了揉眼楮,再次看了過去。

    還是金仙?

    再三確定之後,準提和接引對視了一眼,都是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

    其他人或許還好說,若是真的是凌天突破了,那可就真的完了。

    三清和女媧見狀,大致也猜出了他們的想法,並沒有過多的解釋。

    而是將目光落到了凌天的身上。

    先前凌天還未突破的時候,就已經需要他們四人合力,才能夠阻擋,如今突破了,這恐怕……

    可惜了……

    幾人是又欣慰,又感到可惜,若是這靈魂的實力能夠化為自身的實力,這洪荒第一人,怕就是凌天了。

    下方,神農在族人的攙扶之下,來到了凌天的身旁︰

    “師尊,你……”

    神農如今也已經是準聖大圓滿,洪荒諸多事情,掐指就能知道。

    可面對凌天,卻始終算不出來,最讓他感到疑惑的是,先前凌天那氣息明明已經遠超了準聖大圓滿,怕是已經擁有聖人的實力了。

    可是現在一看,卻只有金仙?

    “難道師尊這是在隱藏修為,在扮豬吃老虎?”

    神農心中暗自猜測道。

    “咦,小農啊,你這是怎麼肥事?”

    凌天見到神農衣服有些凌亂,不由得好奇的問道。

    神農“……”

    ……

    神農證道人皇,駕雲離去,飛升火雲洞。

    而在神農離去之後,人族下方,有一人卻是目光落到了軒轅身上。

    “祭天大典最後一項!人皇繼位!”

    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凌天剛要離開的腳步頓了頓,想起了前世的一些劇情,人皇軒轅繼位,怕是不會這麼順利。

    念自此,凌天也不著急了,打算等結束之後再回去。

    “踏踏踏!”

    只見軒轅邁步往高台走去,準備繼任新任的人族共主之位!

    眼見軒轅就要走到高台之上,凌天的目光不停的在人族身上掃過。

    “慢!軒轅何德何能,為人族做過什麼貢獻,有何資格繼位人皇,我蚩尤卻不服!”

    陡然間,一聲如雷霆般的炸響聲響起,響徹了整個人族都城!

    ……

    來了!

    “蚩尤?”

    凌天目光看了過去了,只見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蚩尤生的虎背熊腰,高有九尺,背後背著一柄血紅色巨刀,昂首闊步的走上高台。

    這一聲大喝,不僅僅是吸引了凌天的注意,人族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蚩尤的身上。

    “這是九黎部落的首領蚩尤!”

    “人皇之中,有能力與軒轅抗衡的,或許就是蚩尤了!”

    “難怪先前人皇大典並沒有看到蚩尤,沒想到居然會發生事故!”

    “蚩尤,人皇大典,豈容你在此放肆!”

    ……

    在場的人族見到蚩尤打斷人皇繼位,紛紛指責他,但也有人族認為蚩尤的話不無道理,軒轅的確沒有為人族做過什麼貢獻,並不能得到他們的認可!

    繼位人皇,其威望不足,若是不能讓他們信服,人皇之位,恐怕當不穩!

    即便有神農的旨意,那又如何?

    自古成王敗寇,一向如此!

    人族長老見到議論紛紛的人族,皆是沉默了下來。

    他們同樣認為軒轅是沒有資格當人族共主,但是,這畢竟是神農的旨意!

    他們從神農繼位以來,就一直跟隨者神農,對神農很是信服,雖然不明白為何會選軒轅作為人族共主,但還是選擇相信他。

    這些長老見到蚩尤走上了高台,剛要為軒轅說話,就被後者給制止了。

    “軒轅,你何德何能成為人皇?若是說你只有神農聖皇的旨意,那便不必多說,我蚩尤第一個不服!”

    “沒錯!”

    “蚩尤說的不無道理!”

    隨著九黎部落的人連連附和,其余部落的人族也是議論紛紛,認為蚩尤說的有理。

    “靜一靜!”

    軒轅雙手往下一壓,呼叫聲這才平緩了下來。

    “蚩尤,那依你之言,應當如何?”

    軒轅雙手附在身後,目光如炬的看向了蚩尤。

    的確,他自己也清楚,之所以能夠當上這人皇,不少都是給神農的面子罷了。

    至于支持他的,恐怕也不過只有半數!